《春日宴》

返回書頁

第96章 壞人也是有感情的

作者:

白鷺成雙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老街中的痞子 清宮引:九爺萬福 跑男之制霸好萊塢 冷面殘王:凰妃太放肆 絕世神偷:廢柴七小姐 重生之毒妃 我身上有條龍 重生之將門毒后 獸妃 第一序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春日宴 熱門小說網(http://www.pdhifv.live)”查找最新章節!
    乘虛有段時間憤憤不平過,因為自家君上對夫人實在是太好了,而夫人每天嘻嘻哈哈的,像是一點也不知道君上的辛苦。

    然而現在,拿著剛從京都送來的消息,乘虛神色很復雜。

    北魏皇帝不知何故與西梁使臣來往密切,大量買入西梁兵器糧草不說,還讓西梁一將軍與柳云烈的妹妹成了親。

    這些事就發生在這短短一個月里,動作之迅速,完全沒有給朝臣多議的機會。西梁的將軍入了國都,大婚之后就趕赴戰火連天的平陵,接管兵力,帶著朝廷之人殺入平陵,連下五城。

    此舉的確是為李懷麟在這危急關頭扳回了不少顏面,但與此同時,眾人也都清楚了——北魏帝王這是不惜引狼入室,也要把那些個封君打壓下去。

    之前有風聲傳東晉借糧草給紫陽,到底是沒實證,可如今西梁的將軍入北魏,卻是滿朝皆知。

    乘虛一瞬間就明白了之前夫人為什么要白送百花君一個人情。

    “她是擔心您。”站在自家君上身邊,乘虛壓低了聲音道。

    丹陽長公主做事向來不顧名聲,但這次,她顧了。

    江玄瑾正在看戰報,聞言一頓,睫毛顫了顫,抬頭看了看內室的李懷玉。

    她最近睡得不太好,眼下有兩片烏青,八個月大的肚子只敢側躺,此時半睡半醒地靠在軟榻上,眉頭還皺著。

    心頭微動,他起身,放輕了步子走過去。

    李懷玉聽見了響動,睜開一雙惺忪的眼:“嗯?”

    有人在她榻邊坐下,從旁邊的木柜上拿了瓷罐子下來,問:“要吃嗎?”

    那罐子里裝的是她當零嘴吃的酸梅,吧砸兩下嘴,懷玉點點頭,撐著身子坐起來,打了個小呵欠,見他伸手捏了梅子遞過來,扭頭就要去咬。

    修長的手指捏著梅子退讓開,江玄瑾低頭接過這位置,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李懷玉:“……”

    這人一向不太主動的,可今兒也不知是怎么了,手按在她的后腦勺上,完全不讓她退,舌尖硬擠開她的牙關,舔弄她的唇齒。

    臉上莫名發熱,懷玉哼唧兩聲,手抵在他的胸口,使勁兒用了點力才得了喘息的機會。

    “不是說……不當著它的面親熱嗎?”瞪眼看他,懷玉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委委屈屈地道,“上回在庭院里我要親你,你都躲!”

    低低地“嗯”了一聲,江玄瑾含了梅子,重新覆上她的唇。

    不是他要躲,而是那日庭院里人實在太多,他不喜歡給人看見自己失控的樣子。

    最近只要一靠近她,他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本還想再忍幾個月的,但……抱歉,實在忍不住了。

    “你……”懷玉哭笑不得,剛想撒嬌說難受,這人就把她半抱在了懷里,手托在腰上替她省力,然后低頭,更深地吻了下來。

    懷玉覺得江玄瑾不太尋常,可又覺得這種不尋常挺好的,也懶得計較了,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不安分地咬他的舌頭。

    春天快到了啊,真是個適合兩個人呆在一起的季節。

    京都傳來的消息除了戰報和朝廷形勢,免不得還有些李懷麟的消息。

    青絲說:“陛下把寧貴妃打入了冷宮。”

    懷玉披散著長發半靠在床上,聞言皺了皺眉。

    懷麟很喜歡寧貴妃的,這樣的舉動是干什么?難不成因為寧鎮東最近沒什么功績,就冷落她了?

    不過小孩子家家的,就是能折騰,總覺得感情這東西由著自己的性子來就好了。也就是到了她這個地步才知道珍惜,知道維系,知道任何人的真心都得來不易。

    很久很久以前的朝堂上,紫陽君斥厲奉行之時,曾問過李懷麟一句話——“敢問陛下,若寧貴妃命在旦夕,又有人蟄伏暗處欲害之,陛下會如何?”

    那時的李懷麟說:“朕定是要守著她,抓出惡人,嚴懲不貸!”

    而如今,寧貴妃在冷宮,李懷麟抱著淑妃坐在她的和喜宮里。

    “陛下在想什么?”淑妃笑著問。

    回過神,李懷麟淡笑:“能想什么,自然是想愛妃。”

    愣了愣,淑妃有些尷尬,面上卻還是一派嬌羞:“臣妾就在這里,陛下哪里還用想?臣妾做了梅花糕,陛下可要嘗嘗?”

    突然有點不耐煩,李懷麟道:“平陵戰事正緊,你倒還有空想這些花頭。”

    淑妃一驚,連忙跪下。

    帝王是不講道理的,他心情好的時候,你做什么他都不會生氣,可一旦心情不好,一盤梅花糕也可能惹得一頓刑罰。

    淑妃眼眶發紅。

    要不是為了家族榮光,誰愿意進宮來呢?尤其是這個皇帝,喜怒無常,陰晴不定,實在令人害怕。之前沒受寵的時候,她還挺嫉妒寧貴妃,可一朝到了圣上面前,淑妃突然覺得,這寵也不好受。

    掃了一眼淑妃的表情,李懷麟薄怒:“你退下吧。”

    如獲大赦,淑妃提著裙子就退了出去,步子很快,似是怕極了。

    嘲諷地笑了笑,李懷麟起身。

    他的后宮大得很,人也多得很,找誰伺候不是伺候?

    只是,這些女人看起來膽子都好小啊,他稍微變個語氣,她們就跪在地上瑟瑟發抖,沒有人敢來拉他的手安慰他,也沒有人給他哼小曲兒。

    在后宮里轉了半晌,李懷麟抿唇,還是去了賀貴嬪的宮里。

    賀貴嬪和寧婉薇是手帕交,這兩人的關系一直很好,哪怕同為妃嬪,也沒有爭風吃醋過。他繞了好大一圈,裝做路過的模樣,跨進了大殿。

    “陛下。”賀貴嬪先行了禮,請他上座,然后問,“怎么有空來嬪妾這兒了?”

    “隨便走走。”李懷麟余光瞥著她,坐著沒動。

    后宮里誰都不會給寧婉薇求情,但賀貴嬪會,只要她開口提一句,他就給她一個顏面,去冷宮里看看。

    然而,賀貴嬪低著頭陪他喝茶,一直沒有說話。

    李懷麟有些煩躁了:“你啞巴了?”

    賀貴嬪一顫,提著裙子起身,也朝他跪了下去:“陛下息怒。”

    怎么都這樣?李懷麟想不明白:“你就不能學學寧婉薇,爭爭寵?”

    神色復雜地盯著地毯,賀貴嬪搖頭:“嬪妾不敢。”

    “怎么就不敢了?”李懷麟怒意更盛,“朕后宮里的妃子都清心寡欲,一個個的與世無爭?”

    “非也。”賀貴嬪低聲道,“只是寧貴妃行事無錯,且愛陛下至深,尚得這樣的下場,嬪妾等人如何敢造次?”

    總算是說了,就算言語有些冒犯,李懷麟也松了眉,嗤笑一聲道:“她愛朕至深?”

    “寧貴妃癡心一片,后宮皆知。”賀貴嬪抿唇,“只是沒由來地被關進冷宮,也不知心涼成了什么樣。”

    會心涼嗎?李懷麟怔了怔,下意識地道:“是她先不理朕的。”

    若不是她那么久都不去給他請安,他也不會突然發脾氣。

    賀貴嬪頓了頓,道:“不知陛下有沒有問過內侍,寧貴妃之前往龍延宮送了很多次甜品,都被攔在了外頭。”

    眼皮跳了跳,李懷麟起身:“你說什么?”

    “她不理誰,也不會不理陛下。”賀貴嬪很想維持平靜,可到底還是有些生氣,語氣微微重了些,“陛下尋她輕而易舉,她尋陛下卻是要百般波折,您不清楚嗎?”

    當然不清楚,最近一直被平陵的事情牽絆著,他都沒什么空閑入后宮。身邊的人是新選上來的,也沒同他多說什么。

    意識到可能是有人在背后動手腳,李懷麟看了賀貴嬪好幾眼,有些不太自在地問:“要去冷宮看看嗎?”

    賀貴嬪起身又行禮:“恭送陛下。”

    李懷麟有點惱,惱賀貴嬪這了然的表情,也惱自己冤枉了人。

    惱怒之余,還有那么一點點心慌。

    寧貴妃,會不會生他的氣?

    天色暗了,李懷麟今日基本把所有的宮殿都走遍了,最后還是停在了冷宮門口。

    破敗的宮殿,一點也比不上和喜宮的華麗,寧婉薇坐在宮燈邊,一身素衣,臉色發白。聽見動靜,以為是丫鬟拿飯回來了,頭也不轉地就道:“你吃吧,本宮不用了。”

    眉頭擰了起來,李懷麟惡聲惡氣地道:“不吃等著餓死?”

    肩頭微抖,寧婉薇回過頭來,看見那襲熟悉的龍袍,怔了怔,跪下行禮:“罪妾給陛下請安。”

    要是不知道情況,李懷麟還會覺得她懂規矩,可知道她沒做錯什么,還聽得“罪妾”二字,懷麟就有些不自在了,伸手去扶她:“平身。”

    順著他的力道站起來,寧貴妃什么也沒說,只輕輕握了握他放在她腕上的手,皺眉道:“陛下受涼了。”

    沒有怨言,也沒有委屈,她先心疼的還是他的身子。

    喉嚨緊了緊,李懷麟別開頭,先前準備好的話倒是說不出口了。

    人都是如此,越被溫柔對待,越是任性刻薄,尤其是缺乏安全感的人,覺得自己不值得這么好的對待,就總會下意識地試探別人,看她究竟能好到什么地步。

    “朕想喝湯。”他梗著脖子道,“你給朕熬兩碗,就可以回和喜宮了。”

春日宴最新章節地址:http://www.pdhifv.live/shu/12421.html

春日宴全文閱讀地址:http://www.pdhifv.live/12421/

春日宴txt下載地址:http://www.pdhifv.live/txtxz/12421.html

春日宴手機閱讀:https://mm.remenxs.com/12421/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96章 壞人也是有感情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春日宴》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95章 骨子里的惡 春日宴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97章 臨盆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