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三十二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農門棄婦不愁嫁 長陵 傾城嬌女:將軍,太生猛 農門傻女:神尊相公,來雙修! 女配軍嫂重生路 童養媳之桃李滿天下 長嫂為妻 漫天撒錢 東風惡 絕色妖嬈:鬼醫至尊(天醫鳳九)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折騰了整整一晚, 季文明灰頭土臉地換上了朝服抹了把臉就急急忙忙地趕去早朝了。

    大燕凡是六品以上官員都有資格參與朝會, 但因為朝中官員眾多, 只有三品及以上官員可以站在殿內, 四品及以下官員只能站在殿外。

    雖說生了爐子, 但殿外兩面透風, 這大冬天的, 冷風吹來,可不好受,有經驗資格老的官員早尋好了避風的好位置。等季文明趕到時候, 只剩中間一段風最大的地方,那也恰好是五品官員站的位置。

    季文明自恃年輕力壯,也沒介意, 往風口一站。

    他這是第一回參加早朝, 不知道早朝往往要花幾個時辰,而且若是大臣們分歧太大, 扯嘴皮子打嘴仗的話, 到中午都還不能退朝。這上朝可不是一件輕松活。

    這不, 今天季文明這一站就是兩個時辰, 寒風刺骨, 饒是他身強體壯也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本以為這趟朝會他只是來點個卯就完事了,誰知到了巳時二刻, 司禮監的袁公公突然大聲道:“宣武義將軍季文明上殿?!?

    叫到他的時候,季文明都以為是自己耳朵聽錯了, 不過, 見周圍的人都望著他,他連忙回過神來,垂首目不斜視地隨著袁公公進了內殿。

    洪光殿內金鑾寶座巍峨屹立,威嚴肅穆,季文明跪拜伏地不敢直視龍顏,心里卻在揣測皇帝召他何事。

    若說封賞獎勵,先前已把旨意和賞賜送到安順,此次回京還有征遠大將軍曹廣在,再怎么加封也輪不到他頭上。

    那皇帝把他叫來所謂何事呢?

    卻聽上方傳來一道威嚴的成熟男聲:“季愛卿,馮大人參奏你治家不嚴,是與不是?”

    隨著而來的是一本奏折,遞到了季文明面前。

    他心中一涼,連忙伸手接過奏折,打開一開,奏折里參他治家不嚴有兩件事,一件是他母親萬氏與堂嬸當街撒潑斗毆,第二件是她母親在大庭廣眾之下讓人去搜兒媳的房間。歷朝歷代都有律法規定,媳婦的嫁妝屬于她的私產,婆家不得動用和干涉,季家人這是知法犯法。

    最后,馮道遠還深刻的在折子上陳情,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一家尚治不好,何以為官?

    季文明看得大汗淋漓,不過是兩件家中小事,怎么就扯到有沒有能力做官上去了,京城的御史就是兇殘。

    他才剛回京,還沒有結交任何京城的官員,此時也沒個官員替他說兩句話。

    季文明一時之間有些左右為難,母親與二嬸當街毆打的事,他不知情,但萬氏搜傅芷璇的房間可是他默許的,怎么都推脫不過去。

    而且邪門的是,這位馮御史好像是親眼見到事情的起因經過似的,一言一詞極盡詳實,他無從辯駁。

    雖說最后也開了傅芷璇的箱子,但到底沒拿她的東西,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錯誤。

    想了想,季文明伏地認錯:“微臣有罪?!?

    陸棲行沒想到他一句話都沒辯駁就認罪了,跟昨晚曹廣口中那個狡猾的投機分子極不相符,頓覺沒趣。這種小事,原也不需要他親自過問,便道:“武義將軍季文明治家不嚴,致使家宅不寧,念其凱旋而歸,又是初犯,罰俸半年,望諸位以此為戒?!?

    還好,只是罰俸半年。季文明松了口氣,抬起手背擦了一下額頭上冒出來的虛汗。

    后來的幾件政事跟他沒關系,又困又累的季文明迷迷糊糊地參加完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場朝會。及至踏出皇宮的大門時,他連小皇帝長啥樣都沒看清,反而感覺比他以前操練一整天還累。

    輕吁了口氣,季文明抬腳正欲回家,忽地聽到后面傳來一道沙啞滄桑的聲音:“瘋老頭,你今天又發什么瘋?連個剛回京的五品年輕人都不放過?!?

    聽到這話,季文明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貼到墻角,他也想聽聽這位素未謀面的馮御史為何會參他一本。

    “哼,”馮御史冷哼一聲,嗤道,“管他幾品,此乃老夫職責所在?!?

    另一人說:“你這牛脾氣,滿朝文武都要被你得罪個遍了?!?

    馮御史滿不在乎:“江庸,老夫這輩子就這樣了,你不必勸老夫。依老夫所見,那姓季的小兒,心胸狹隘,不堪為官?!?

    “哦,瘋老頭你何出此言?”江庸是真的好奇,馮御史雖是個認死理的,但卻極少摻雜個人情緒,他跟季文明都還沒見過,竟會如此厭惡一個武將,實屬稀奇。

    馮御史沒有隱瞞:“你知道的,老夫素來喜歡得月樓的杏花釀,可惜那杏花樓的丘老頭摳門,只肯在每月的最后一天放出幾壇,而且還不能買回家。昨日老夫像往常一樣在得月樓喝酒,結果無意中看到這位季將軍把一位手無縛雞之力的婦人推到了馬路中央,幸虧后面的將士反應快,否則那位婦人只怕要被馬蹄踏成肉泥,事后還沒一點悔意。而那位婦人也不過是一時沒站穩,差點摔倒在這位季將軍母親的身上而已?!?

    江庸理解馮道遠,連他聽了都覺得季文明做得太過分了,更別提嫉惡如仇的馮御史。這位季將軍要救母,方法多的是,何必非要把一無辜婦人推到馬路中央。

    “難怪呢!”江庸拍了拍馮御史的肩,“別氣了,今兒我家婆子回娘家了,我再請你去得月樓吃一頓?!?

    直至兩人離去,季文明才慢慢從墻角處走出門,目光晦暗不明地瞥了一眼馮御史遠去的背影。

    他原先還猜測是有人故意針對他,莫非這只是他的錯覺?也是,他才剛回京,將來的職務還未定下來,算不上擋了誰的道,旁人何至于如此煞費苦心地針對他,應該只是巧合罷了。

    ***

    回到家時,季文明已經收起了沮喪的情緒,恢復成了那副翩翩公子的模樣,一路都笑瞇瞇的,偶遇幾個街坊還親切地跟對方打招呼,寒暄幾句。

    等他走到家門口,就看見季長源帶著幾個族人站在院子門口,手上還拿著鐵鏟等器具,瞧見他,季長源上前道:“文明回來了!”

    季文明看向這位不聲不響做了族長的族叔,笑道:“嗯,勞煩三叔了,大家站在這里做甚,進去吧,中午了,正好咱們叔伯兄弟幾個一起好好喝一杯?!?

    別人一大早就來家里幫忙平整地面,清理沒燒透的房梁和碎石瓦礫,修繕房屋,怎么也該好酒好菜地招待對方一頓才是。

    誰料,季文明說完這話后,季長源身后幾個族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很微妙,季文明感覺不妙,正想旁敲側擊一番,季長源已經先一步憨笑著拒絕了:“不用了,時辰還早,你嬸子和幾個堂弟還等著我回去呢,我要沒回去,他們會擔心的?!?

    聞言,季文明笑了:“這有什么,待會兒派個人去家里跟三嬸說一聲就是?!?

    季長源尷尬地摸了摸脖子,一個勁兒地說:“不用,不用,真不用……”

    其他人也跟著不住地點頭,都說家里做好飯了。

    季文明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沒再勉強,笑道:“那好,那就多謝諸位叔伯兄弟了,改日文明再向大家道謝?!?

    等人一走,轉過身,季文明的臉刷地沉了下來。

    他推開門走了進去,昨晚燒毀的房屋地面已經平整好,細碎的瓦礫石子也已經平填到了低矮的坑洼處,沒有被燒毀的房梁拆了下來,碼成一堆,建房子的時候還可以用上,已經燒得發黑或是斷成幾截廢棄木料也統統安放在了院子邊離廚房最近的角落里,可以劈來當柴燒。

    院子里到處都干干凈凈的,若是忽視了中央那一團黑漆漆的地面和少了的房子,跟火災前也沒什么兩樣。

    季文明不得不承認,這位一直素來沉默不多言的族叔做事很利索,也很細心,比起耳根子軟不著調的二叔,難怪伯祖父會更屬意他做族長。

    聽到腳步聲,季美瑜連忙從廚房里跑了出來,欣喜地喊了一句:“嫂……大哥?!?

    她突地改了口,臉上的喜色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季文明覺得心里堵得慌,十一歲那年父親死后,他就一手撐起這個家,眼看讀書無望,他不甘沉寂,像族中的父輩祖輩們那樣做著一份低賤的工,養家糊口混日子,才過而立就被生活的重擔壓彎了腰。

    十七歲那年,他不顧那天是他成親的好日子,拜了堂就隨連校尉帶領的新兵一起去了安順,辛苦掙扎七年,吃了多少苦頭,流了多少血汗,終于苦盡甘來,衣錦還鄉,封官加爵,嬌妻在懷,正該春風得意的時候,現實卻給了他狠狠的一擊。

    不但沒有他想象中的風光意氣,就連心心念念的親人也變得陌生了。在小妹的心目中,他連傅芷璇都不如,在母親心里他也不是個好兒子,做人做到他這份上還真是失敗。

    季美瑜有些怕季文明,見他站在那兒不說話,也不進門,很不自在,搓著手問:“大哥,你吃飯了沒有?”

    季文明回過神來,搖頭問道:“沒,你們呢?”

    季美瑜瞥了后院一眼,指指廚房:“那你要不要進去吃一點?!?

    飯廳昨晚也被燒了,他們今天也只有在廚房吃飯了,季文明點頭,走了過去,刻意找了個話題跟妹子拉近距離:“你們今天中午吃的什么?”

    提起這個,季美瑜臉上的表情就不大好看,她沒說話,推開了門,指著廚房的小桌道:“那,大哥你看吧?!?

    季文明抬眼望去就看見,小方桌中央擺了一碟子咸菜,還有兩只瓷碗,碗中放著兩只饅頭。而他娘正蹲在灶間生火,可能是不熟練的關系,再加上昨晚提水救火,進進出出,撒了不少水在廚房,木柴被潤濕,很難點燃,萬氏點了幾次都沒成功,反搞得自己灰頭土臉。

    “你們準備做什么?”季文明覺得自己都快麻木了。

    季美瑜努了努嘴:“燒開水喝??!”

    所以說,這一早上,季長源帶著族人來他們家干了一上午的活,不說吃飯,連口熱水都沒有。

    深呼吸了一口,季文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阻止自己向萬氏發火的沖動。

    “如意,紅燕他們呢?”

    萬氏似乎瞧出兒子正在生氣,縮了縮頭,不敢吭聲。

    季美瑜其實也不贊同萬氏的做法,索性一口氣說了出來:“娘說咱們家房子燒了,最近一段時間住不開,就放她們回去探親了,正好也省下一筆口糧和月錢?!?

    季文明這會兒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他木然地指著桌子上的兩個饅頭和一疊咸菜問道:“那這些呢,從哪來的?”

    他可不指望生火都不大會的母親和小妹會做饅頭。

    果然,季美瑜回答道:“咸菜是以前廚房的張媽做的,饅頭是娘讓我去巷子口的劉阿叔家買的?!?

    季文明氣得閉上眼:“所以你們就當著長源三叔他們的面買了兩個饅頭回來?”

    萬氏也覺得很委屈:“文明,娘這算啥,后院那個早早地去饕餮居定了好幾個好菜回來,現在正藏在屋子里一個人吃呢?!?

    “吃吃吃,吃個屁……”季文明突然一腳踢倒了小方桌,兩個碗一個碟子咕嚕咕嚕滾到地上,摔碎發出砰砰砰地聲響。

    萬氏傻眼了,又開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文明,娘,娘做錯什么了嗎?娘也是想省幾個錢,咱們家還要建房子,木料,瓦片那樣不要錢,還有請人的工錢……”

    季文明伸手撫額,不知道該怎么跟她說。一頓飯能省出幾個錢來,有錢就弄豐盛點,沒錢就買一堆饅頭,炒幾個小菜,再來一碗熱騰騰的湯,也不至于寒了人心。

    萬氏這樣做,讓他以后還有什么臉去面對族人。傳出去,他這輩子也別想在族里抬頭了。

    他從未覺得這么疲憊過,這簡直比他以前打仗還累。

    他閉上眼,緩了口氣,問道:“以前家里的事都是誰做主?”

    其實他心里早有譜了,問,也不過是想確認一番罷了。

    果然,萬氏回答道:“都是傅氏在張羅?!?1筆趣閣 www.61zd.com

    季文明點頭,對季美瑜說:“去,把傅……你嫂子叫回來,下午還有人要來幫忙打地基,讓她回來張羅?!敝竿f氏和季美瑜還不知得得罪多少人。

    季美瑜臉上的喜色掩也掩不?。骸昂?,我馬上去?!?

    “慢著,不許去!”錢珍珍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了廚房門口,怒瞪著季美瑜。

    季美瑜無辜地聳了聳肩,眼神瞟向季文明,就只差沒說“是我大哥讓我去的了”。

    季文明看到她,放軟了語調:“珍珍,家里下午還有人來幫忙。這都十一月了,還有兩個月就要過年了,咱們必須得在年前把房子建好。你還懷著身孕,我這不是怕你累著了嗎?”

    錢珍珍聽了,臉上的怒意稍退,猶豫道:“可是……這樣大家都會認為她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

    季文明走過去,安撫地按住她的肩:“不會的,我心里有誰你還不清楚嗎?再說,你不想房子早日建好,咱們的孩子生下來就有新房子住嗎?”

    錢珍珍被他勾畫的美好藍圖所吸引,再加上她心里也明白,要讓她去給那些泥腿子煮茶倒水,張羅飯菜,應酬招呼,她一萬個不樂意。便勉強點了點頭:“好吧,不過你不許搭理她,還有,以前咱們在爹面前說的事你也要早日辦到。別忘了,咱們還等著去見羅大人呢?!?

    錢珍珍口中的羅大人全名羅家棟,是錢世坤的至交好友,現在在兵部任職。季文明現在初回京,一無人脈路子,二無錢銀疏通關系,想要調個如意的差事,現在也只能指望錢世坤的這位好友了。

    因而,錢珍珍一說這話,他臉上的笑更溫柔了,輕拍著錢珍珍的手道:“嗯,知道了,你抽空也給羅大人府上遞個帖子,挑個日子,備上禮物,咱們去拜見羅世伯?!?

    “好,我都聽你的?!卞X珍珍示威地瞥了季美瑜一眼。

    季文明這會一腦門子官司,實在沒心情調解他們姑嫂之間的關系,只能把錢珍珍支開:“你不是一直想吃京城聚賢莊的烤鴨嗎,待會兒我去給你帶一只回來,你先去回房休息,可別累著咱們兒子了?!?

    錢珍珍也不想待在這滿是煙熏味的廚房:“好吧,那你要早點回來了?!?

    等她一走,季美瑜再也忍不住了,撇嘴不滿地說:“大哥,你怎么會看上這樣一個刁蠻任性女人,大嫂比她好多了好吧,我可不要她做我的嫂子?!?

    萬氏見了,拍了一下她的手:“你個傻孩子,胡說什么呢,難不成還想把手伸到你哥房里。這種話以后不許說,你哥心里有數呢?!?

    季文明有些意外地看著她,這會兒她怎么就突然變明理了,那先前呢,怎么就不知道招待一下長源三叔他們。

    聽到兒子的質問,萬氏垂下了頭,小聲嘟囔:“這不是沒銀子了嗎?”

    她的私房錢花掉了一大半,所剩無幾,傅芷璇那邊,也是一身債,而且這個以前很好說話的兒媳婦也像變了個人一樣,動不動就擺個誥命夫人的架子,連兒子似乎都暫時拿她沒辦法,就更別指望她還會拿銀子回來了。

    “你……你那兒不是還有銀子嗎?先拿出來應付應付,等回頭兒子領了俸祿再交給娘?!奔疚拿髌D澀地開了口。他最近半年都沒一文錢的俸祿,謀職還要使銀子,羅大人那邊雖有岳父這層關系在,但也不能不打點,還有家里的房子,重修也要花錢。

    他手上雖然還有點銀子,但對比這幾項龐大的開車,無異于杯水車薪。

    一文錢難倒好漢,他算是體會到這滋味了。

    萬氏聽了兒子的保證,總算放下心來:“那我明日就讓如意她們回來?!?

    再不回來,她連熱水都喝不上一口。

    季文明這才放下心來,他側過頭瞥了一眼季美瑜,聲音帶著誘惑:“你想過好日子嗎?想,就去把你嫂子叫回來?!?

    季美瑜咬住下唇,嫂子才離開半天,她就覺得這家不是家了。

    “好,你別說了,我去?!?

    ***

    客棧里,傅芷璇和小嵐睡了整整一上午,終于恢復了精氣神。

    用過午飯,傅芷璇拿起糕點鋪子那邊上個月的賬本查賬,小嵐坐在窗前,沐浴著冬日的陽光,在陽光下飛針引線。

    “少夫人,咱們今晚還回去嗎?”小嵐繡了一會兒花,覺得眼花,抬手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問道。

    傅芷璇頭也不抬:“你不想回去?”

    小嵐搖頭:“也不是,就是擔心我們回去沒住的地方?!?

    少夫人的房間肯定已經修好了,但家里也只有兩個房間,錢珍珍不可能把她的房間讓出來,那老夫人肯定要去住少夫人的房間,她們只能去下人房擠一擠了,她本就是下人,倒無所謂,可少夫人怎么能跟著她一起去擠呢。

    傅芷璇不以為意地說:“沒關系,我們住客棧就是?!?

    小嵐聽了很是高興:“那奴婢回去收拾幾件換洗的衣服過來?!?

    “小嵐,你收拾衣服做什么?”季美瑜一上樓就聽到這句話,張口問道。

    小嵐扭頭看到是她,連忙站了起來:“小姐?!?

    傅芷璇聽到聲音,從賬本里抬起頭瞥了她一眼:“美瑜,你怎么來了?”

    季美瑜坐到她對面,眼巴巴地看著她,討好地說:“嫂子,大哥讓我來請你回去?!?

    聞言,傅芷璇撥算盤的手一頓,無緣無故叫她回去?這可不像季文明無利不起早的作風。

    “家里發生什么事了嗎?”傅芷璇了然地問道。

    季美瑜絞著手指頭,吞吞吐吐地說:“就是……就是有很多街坊鄰居和族叔伯,哥哥們來幫忙?!?

    那也用不著她回去啊,家里有廚娘,有丫鬟,端茶送水,幫忙打下手,有的是人,萬氏只要動動嘴皮子,掏掏銀子就是。

    “還有呢?”傅芷璇抬頭睨了她一眼。

    季美瑜垂下了頭,聲音低了好幾度:“娘讓如意、紅燕她們幾個回家探親了?!?

    傅芷璇的臉徹底冷了下來,敢情這是指望她和小嵐回去做丫頭廚娘呢,而且還是自掏腰包的那種,真當她欠季家人的不成。

    “美瑜,你也看見了,我這兒還有許多賬本還沒核實,只怕沒功夫,你先回去吧,等我忙完就回來?!备弟畦谴蚨ㄖ饕饬?,這段時間就是要回去也要早出晚歸,絕不能給人白白使喚了。

    季美瑜沒想到向來好說話的嫂子竟這么毫不猶豫地拒絕她了,一張小臉漲得通紅,淚珠在眼眶中打轉:“嫂子,你就回去吧,你不在,這家都不像家了?!?

    看著季美瑜可憐巴巴的樣子,傅芷璇心里也不好受。哪怕今生很多事情都變了,自己沒多管閑事去打斷她自以為美好的姻緣,季美瑜母女跟錢珍珍一開始就不對付,季美瑜這輩子很可能不會再倒向錢珍珍那邊,但她仍然無法忘掉她曾經的背叛,心無芥蒂的面對她。

    “美瑜,你應該明白,那已經不是我的家了?!被蛟S從來都不是。

    季美瑜沒料到她會說出如此絕情的一句話,再也忍不住哇地一聲哭了出來,拽著她的袖子:“嫂子,你別這樣,我只認你是我的嫂子?!?

    傅芷璇不為所動,只是示意小嵐遞手帕給她。

    季美瑜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忽然,嚴掌柜出現在了門口,詫異地瞥了一眼屋子里的情形,然后道:“少夫人,有位自稱范大人府上的畢管事求見?!?

    傅芷璇聽聞此言,忙站起身,走到隔壁:“請她進來?!?

    畢管事走進來,先向傅芷璇行了一禮:“奴婢見過季夫人,奴婢奉我家夫人的命,給季夫人送請帖過來?!?

    語畢,雙手奉上一張紅色的請帖。

    傅芷璇接過請帖,打開一看,原來是范夫人準備開個賞梅會,日期就定在五日后。

    范夫人貴為二品尚書夫人,所邀請的無不是達官貴人,她能拿到這張帖子還真是意外。

    不過不管怎么說,多結識幾個人總沒壞處。以后她和離了,說不準還要靠這些大財主們賞口飯吃呢。

    傅芷璇合上了請帖,笑瞇瞇地說:“勞煩畢管事了,請你回稟范夫人,五日后我一定準時達到?!?

    “是,奴婢告辭?!碑吂苁赂I硗肆顺鋈?。

    隔壁房間的季美瑜聽到這邊的動靜,也停止了哭泣,探頭望了過來。

    傅芷璇正愁沒人給她拉大旗呢,這范夫人就送上門來,不好好利用豈不是辜負了范大夫夫婦的提攜照顧之情。

    她揚起手中的請帖道:“美瑜,你也看到了,范夫人邀請我去參加賞梅會,我這幾日還要準備送范夫人的禮物,實在是沒空?!?

    “嗯?!奔久黎さ偷偷貞艘宦?,剛才那個婦人她也看到了,雖是口稱奴婢,但氣勢十足,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

    季文明看到空手而歸的季美瑜,詫異地重復道:“你說范大人的夫人邀請她去參加賞梅會,她要備禮物,沒空回家?”

    季美瑜垂頭喪氣地點了下頭。

    季文明露出深思的神色,這京城里姓范的大人并不多,他知道的僅僅只有一位,那就是戶部尚書范嘉義。

    不過傅芷璇何時跟這位大員扯上了關系?

    不對,傅芷璇當時捐糧不就是捐給戶部的嗎?莫非因而結交上了這位范尚書?

    季文明精神為之一振,戶部可是油水十足的實權部門,范尚書又是一部之首,哪個衙門不給他幾分面子?若是能跟他搭上關系,他何愁不能調個好差事。

    這可是比那位正五品的兵部郎中羅大人更有用。

    “娘,岳父岳母可有什么喜好?”

    這話倒把萬氏給問住了,他吃驚地看向兒子:“你說的是傅松源夫婦?”

    季文明笑了:“這京城除了他們,兒子難不成還有其他岳父岳母?”

    萬氏呆愣住了,兒子不是一心打定主意要休了傅氏嗎?怎么這會兒還要備禮去傅家,她瞥了后院的方向一眼:“那……她怎么辦?”

    這個媳婦兒可是個氣性大的,若是鬧起來,萬一傷到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辦?

    季文明眼一撇,低聲道:“你先別告訴她,這事攸關兒子前程。若是成了,你兒子就攀上了一棵大樹,從此前途無量?!?

    一聽這話,萬氏當即忙不迭地答應了:“好,你放心,娘絕對不說。這傅松源以前是你父親的至交,你知道的他為人迂腐耿直,不容易討好,反倒是那辛氏耳根子軟,說幾句好話……”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三十二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