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三十九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鬼醫毒妃:嫁個絕色小相公 良陳美錦 空間錦鯉之農門藥香 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重生嫡女有空間 農家福女,有點甜 暴虐王爺絕寵妃 秦氏有好女 鳳帝九傾 春日宴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第二天, 雙方人馬在北城門口見面了。

    賴佳看著馬車里只坐著傅芷璇與楊氏, 俏臉一皺, 眼眶泛紅, 眼淚差點當場就滾了出來。

    賴氏見了, 連忙把側身擋住她, 把她推進了馬車里, 然后偏頭跟傅芷璇打了個招呼,又對楊氏道:“一梅,恭喜你了?!?

    猝不及防在這兒遇到她, 楊氏手一抖,手帕都差點被她戳破了,她僵硬地說:“阿燕, 你也去上香?”

    賴氏摸了一下平坦的小腹, 苦澀地說:“聽說寧安寺的送子娘娘最靈驗,反正在家閑著也是閑著, 我也跟去沾沾你的福氣?!?

    “哦?!睏钍宵c點頭, 借口昨夜沒睡好, 吹不得風, 上了馬車, 拉上了簾子。

    傅芷璇也沒有跟賴氏多談,只是商定好了行程也回到了馬車上。

    楊氏見她回來, 連忙坐直,緊張地問:“你怎么把她也給叫來了?”

    傅芷璇瞥了她一眼:“嫂子忘了, 你答應過我的, 今天一切都聽我的?!?

    “可是……”楊氏咬唇,一臉為難,“賴氏那人表面看起來爽朗好說話,實際上心眼多得很,萬一,萬一被她發現了怎么辦?!?

    傅芷璇拿起湯婆子暖了暖手,側頭笑看著她:“嫂子是怕她知道你蒙她十兩銀子的事吧?放心,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呢。所以為了不把吞進去的銀子又吐出來,嫂子你可一定記得別被她看出了破綻?!?

    楊氏聽了,臉立即皺成了苦瓜狀:“我,我盡量。阿璇,你叫上她,還有賴佳,有什么打算?”

    “你說呢?”傅芷璇垂眸慢條斯理地搓著被凍紅的手指。

    楊氏抿了抿唇,壓低嗓音道:“你該不會想把賴佳拖進來做擋箭牌吧?”

    傅芷璇抬眸看了她一眼,含笑糾正道:“這可不是我想把她拖進來,是她們心甘情愿入局的。不然,你以為她為何會讓你賺那十兩銀子?”

    這下輪到楊氏愕然了,她目瞪口呆地看著傅芷璇:“她們是瘋了吧?!?

    這季家可不是什么好去處,那個錢珍珍囂張跋扈,又有做大官的老爹當靠山,自家這小姑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對自己唯一的兄長都能下狠手,更別提情敵了。

    賴燕是得了什么失心瘋,非要摻和進這潭爛泥里。

    富貴迷人眼,賴氏姐妹不過是被季家這花團錦簇的空架子引得迷失了理智。

    傅芷璇不想跟鉆進錢眼里的楊氏解釋,拿起靠枕抵在腰間往后一仰,打了個哈欠:“誰知道呢,我瞇會兒,到了叫我?!?

    “好?!睏钍蠠o奈地看著她,現在也就只有她還能睡得著。

    算了,還是想想待會兒怎么避開賴氏吧,免得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壞了小姑子的事,小姑子不高興不說,賴氏還會討回那十兩銀子。

    ***

    與楊氏她們馬車里的平靜不同,賴氏姐妹這會兒正鬧做一團。準確地說,應該是賴氏在訓斥妹妹:“你哭什么哭,不就一個才見過一面的男人,值得你這樣?一聽說他沒來,你就當場哭了,生怕別人不知道你的心思是吧?!?

    賴佳聽了,捂住鼻子,委屈地說:“阿姐,她說季文明今天會來的?!?

    賴氏見她還揪著這事不放,也來了火氣:“腳長在人身上,來不來還不是人說了算。你要不愿意,現在就下車回去?!?

    賴佳這才住了嘴。

    賴氏嘆了口氣,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只見了一面就被男人勾走了魂兒的妹子,蹙眉道:“佳佳,昨晚回去我思量了一夜,這事恐怕不妥,是姐姐當初聽了那萬氏的竄唆,豬油蒙了心,要不咱們還是算了?!?

    賴氏雖羨慕季家的富貴,但季文明到底是有兩房妻子的人了,自己這妹子就跟水做的似的,動輒就流眼淚,冷靜下來一想,賴氏又忍不住有些擔憂。

    賴佳聽了,也不哭,鼓起臉頰,怒睜著眼瞪她:“好也是姐姐在說,壞也是姐姐在說,你都把我帶去季家好幾回了才說這種話,不嫌太遲了嗎?為了你這邊的消息,爹娘拒絕了多少次媒人?!?

    “我這都是為了誰?!辟囀习醋√栄?,不耐煩地揮了揮手絹,“行了,我不說總可以了吧。能不能勾住季文明就看自己的了,姐姐也只能為你做這么多了?!?

    賴佳不高興地撅起嘴:“那也得我能見到人啊?!?

    想到這冬天的白跑一趟,賴佳就沒勁兒,往車里一窩,氣悶地打起了盹兒。

    馬車開出城沒多遠,天空中又飄起了綿細如針尖的小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

    黃泥路面濕滑,馬車的速度降了下來,直到未時二刻,馬車才駛到寧安寺山腳下。

    寧安寺因為香火鼎盛又遠離城鎮,久而久之,這山腳下倒是形成了小型的集鎮。

    不過規模實在小得可憐,只有一家客棧,一家飯館,還有一家賣香蠟棉衣等的雜貨店。此外,還偶爾有農人挑些自家地里產出的果子或是自家做的小零嘴前來擺攤。

    四人下了馬車,在飯館里吃了飯,這才動身去山上。

    為表虔誠,她們沒再坐馬車上去,而是步行上山。

    所幸,南山并不高,只有不到一百丈高,四人走了不到半個時辰就爬上了山。

    山上氣溫較低,前幾日下的小雪堆積在一起并未融化,蒼山青松上都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雪衣,放眼望去,白瑩瑩的一片,宛如置身在冰雪世界里。

    但幾人都沒心思欣賞這美景,賴氏是誠心求子,一上山就往送子娘娘的大殿里走去,虔誠地跪拜磕頭。

    楊氏心里有鬼,總擔心被人拆穿,拜佛時都惴惴不安的。賴佳是渾身沒勁兒,因為季文明沒來,她似乎看什么都覺得不順眼,至于傅芷璇,她倒是心誠,但她拜的不是送子娘娘,而是觀音菩薩。

    寧安寺最出名的是送子娘娘,觀音菩薩的大殿相對較為冷清,尤其是這又不是初一十五,因而這殿內只有傅芷璇一人。

    她跪在大殿上,抬頭看著眼前這寶相莊嚴,慈眉善目,眼神悲憫柔和的菩薩塑像,虔誠地磕了三個響頭,奉上香,恭敬地退了出去。

    走到門口,突然聽到殿外傳來一道愉悅的女聲。

    “文明哥哥,你來了!”少女的聲音清脆靈動,宛如黃鶯,尤其是聲音里濃濃的驚喜和崇拜之意,更是讓聽者心悅。

    季文明看到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少女,俊眉一揚,笑道:“巧了,賴家妹妹也在!”

    賴佳見他認出了自己,更開心了,櫻桃小嘴一張,沒話找話:“我陪姐姐來上香?!?

    季文明點頭,問道:“那你見過你阿璇嫂子沒有?”

    賴佳聽他問起傅芷璇,不高興了,美目一眨,嘟囔道:“在里面拜佛求子呢?!?

    季文明聽了,折身去了送子娘娘殿里,沒看到傅芷璇,回頭出了大殿,轉到走廊上,沒走多遠就看見傅芷璇從觀音菩薩殿里出來。

    他立即迎了上去,自以為親昵地說:“怎么沒在送子娘娘殿里?”

    傅芷璇瞟了他一眼,譏誚地說:“讓我請送子娘娘送個麟兒給將軍?放心,我不求,送子娘娘下個月也會送個大胖小子給將軍的?!?

    季文明這才意識到自己哪壺不開提哪壺,尷尬地笑了笑,撇開這個話題,轉而道:“我看下雪了,擔心山路難走,特意來接你回家?!?

    冬天天黑得早,現在都過申時了,要不了一個時辰,天就會黑,她們還在山上,接她回去,這話也就能騙騙情竇初開的小姑娘,比如旁邊一臉星星眼的賴佳。

    傅芷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有勞將軍了?!?

    “阿璇,你太客氣了,我們是夫妻。山上冷,你穿這么少,小心得了風寒?!奔疚拿鳒厍槊}脈地脫下身上的披風,披到傅芷璇肩上,又湊過去,溫柔地替她系好了披風上的帶子。

    傅芷璇側目看著眼前這張溫柔如水,含情脈脈的眼睛,有一瞬間的怔忪。

    她似乎有些明白,錢珍珍為何會看上季文明,并死心塌地地跟著他了。不得不說,季文明若有心討好一個女人,真是放得下身段,在這個以夫為天的時代,實在是太難得了,再加上他這張好皮囊,鮮少有女人不動心的。

    她若不是知道他溫文爾雅面具下自私自利的真面孔,搞不好也會被迷惑。

    深呼吸了一口冷氣,傅芷璇往后退了兩步,拉開兩人的距離,冷靜自持地說:“多謝將軍?!?

    他愿意挨凍就凍唄,與她何關。

    本來想順勢牽起傅芷璇手的季文明有些意外,他都做到這份上了,她還能無動于衷,有點意思,他眼中斗志昂揚,看向傅芷璇的目光更加灼熱,語氣也深情得能膩死個人:“阿璇,我說過了,我們是夫妻。過去的事都是我不對,你就原諒我吧?!?

    傅芷璇聽得牙酸,勉強抿嘴笑了一下:“你又沒做錯什么,哪有什么原諒不原諒的?!?

    見他皺眉,似難過又似自責,似乎又想說什么,實在厭惡得緊,傅芷璇又先一步道:“我去殿里看看嫂子,她有孕在身,我不放心她?!?

    說罷,不給季文明任何機會,轉身就走。168小說 www.168jxs.com

    季文明本想追上去的,但卻被賴佳給攔住了。

    賴佳紅著臉,捏著左側空蕩蕩的耳垂說:“文明哥哥,我的耳墜好像掉在雪地里了,你能陪我去找找嗎?這耳墜是我及笄時,我娘送我的,說是我奶奶那一輩留下來?!?

    看她含羞帶怯的模樣,季文明如何不知道她的心思。若是閑來無事,他也不介意滿足滿足小姑娘的心愿,但現在他正處于博取傅芷璇好感的關鍵時期,可不能跟別的小姑娘牽扯不清。

    季文明委婉地拒絕了她:“我們先去找你姐姐,到時候大家一起找,人多力量大,很快就能找到的?!?

    賴佳聽了失望地垂下了眼,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無論是對錢珍珍還是傅芷璇都那么溫柔,可對她卻如此冷淡,她哪點比那兩個老女人差了?

    心里憋著一口氣,賴佳下山的時候,也不知是精神恍惚還是故意的,竟一不小心扭了腳。

    賴氏聽見她的呼痛聲,回頭就看見她抱著腳痛哭流涕的樣子。

    “怎么回事,你走個路怎么都不知道小心點呢?!辟囀现钡赝氏滤男m,看著她紅腫的腳背,很是擔憂,“腫這么厲害,怎么辦?”

    賴佳淚珠在眼眶中打轉,嬌滴滴地說:“痛,姐,好痛啊……”

    賴氏這會兒是真慌了,她抬起頭環顧四周一眼,最后落在一旁的季文明身上:“文明兄弟,你看我妹子這樣,能不能麻煩你把她背下山?”

    一行五人,就他一個男人,季文明推脫不得,好在大燕男女大防不嚴,他用無可奈何的眼神看了傅芷璇一眼,走過去,蹲下身背起了賴佳。

    賴佳抹了抹淚,腳上的痛楚漸漸沒那么厲害了,她趴在季文明結實的背上,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好聞味道,滿心歡喜,就像春天百花齊放的花園,說不出的喜悅。

    這種開心的情緒直接持續到他們下山,住進客棧里。直到被放到床上,賴佳仍臉紅心跳,目含春水,若不是賴氏擰了她一把,她恐怕就要在大伙兒面前鬧笑話了。

    客棧的老板去請了附近的大夫來給賴佳正腳,又給她敷上了藥膏。

    見她的腳沒什么大恙,傅芷璇和楊氏才回了自己的房間。

    房間里燒著炭,暖洋洋的,楊氏脫下身上沉重的裘衣,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邊喝邊吐槽:“那賴佳當咱們是瞎子啊,眼珠子都快跳到季文明身上去了,呸呸呸,也忒不要臉了?!?

    說完,偷偷覬了傅芷璇一眼,一般人遇到別的女人覬覦自己的丈夫可沒這么淡定,這小姑子越來越讓人捉摸不透了。

    傅芷璇瞥了她一眼,笑道:“行了,你不必試探我,反正他又不會只守著我一個人,再多娶幾個又有什么關系?”

    這小姑子說話還真……楊氏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雖覺不妥,但找不到話反駁,只能訕訕地恭維她:“阿璇說話還是這么有意思?!?

    傅芷璇不想聽她廢話,直接問道:“今天季文明在送子娘娘殿外的柱子旁偷偷找你說了什么?”

    楊氏驚訝地望著她:“你看見了,他……他也就是讓我今晚等你睡熟后尋個借口出去跟他換一個房間,我本來準備回來告訴你的,誰知后來忘記了?!?

    除去車夫,他們這一次一共要了三個房間,其中傅芷璇和楊氏住一個房間,賴氏姐妹一間,季文明單獨一間房。

    季文明這分明打的是半夜爬床,生米煮成熟飯的主意。他可能以為兩人行了周公之禮,傅芷璇就會對他言聽計從,死心塌地。

    見傅芷璇臉上的笑冷得嚇人,楊氏有些心虛,她扯了下嘴角,連忙舉手表忠心:“真的,我沒騙你,我原是準備回來告訴你的,誰知道被賴佳那小浪蹄子氣得忘記了?!?

    傅芷璇收起笑:“我又沒說懷疑你。我過一會兒下樓再要一個房間,我們晚上住隔壁,你待會兒再去探望一次賴佳,順便跟她們姐妹聊聊天?!?

    “啊……”楊氏有些不情愿,面對賴氏,她本來就心虛,這會兒再去,事情爆發后,若是被賴氏發現了,還不得撕了她。

    不過看傅芷璇的樣子,也容不得她不去。兩相權衡,她覺得還是選擇得罪賴氏比較好:“你別這么看我,我去,我去還不成嗎?”

    又過了一會兒,楊氏回來了,她笑瞇瞇地向傅芷璇邀功:“我剛才假模假樣地抱怨了一番,說你們夫妻鬧矛盾,反弄得我這個娘家嫂子里外不是人,幫哪個都不是,又假裝無意中把你的打算說了出來,你看這樣行嗎?”

    傅芷璇拿起包袱,吹滅了燈:“行,嫂子,走吧?!?

    兩人摸黑去了隔壁那間屋,和衣躺下睡了。

    但想到即將發生的事,兩人都睡不著,楊氏緊張地攥緊被子,小聲問:“阿璇,待會兒我們怎么辦?要不要跳出去捉奸?”

    就她們倆,捉什么奸。傅芷璇打了個哈欠:“不怎么辦,睡吧?!?

    楊氏將信將疑,但自從懷孕后,她就嗜睡得很,等著等著,她實在熬不住了,眼皮開始打架,沒過多久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聽到她綿長均勻的呼吸聲,傅芷璇睜開一對晶亮的眼,輕手輕腳地站了起來,披上楊氏的裘衣,戴上了帽子,并點亮了蠟燭,悄悄打開門,然后低垂著頭,把臉埋進了裘衣的帽子里,藏了起來,舉著蠟燭,慢慢往茅房的方向走去。

    走到季文明的房間外時,她故意加重了腳步聲,漆黑的影子被蠟燭跳動的光芒投影在窗棱上,形成一道清晰的人影,隨著腳步聲的逐漸遠去,這道人影漸漸拉長,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房里的季文明得到暗示,連忙翻身爬了起來。

    他躡手躡腳地打開了門,摸黑闖到白日里傅芷璇和楊氏的房間,輕輕擰了一下門把,木門發出輕微的嘎吱聲,一推就開。

    季文明欣喜不已,這楊氏辦事還真是牢靠,他這銀子花得不冤。

    他放慢腳步走到床前,看到床上的被子里隆起一團,估計這就是傅芷璇了。

    季文明把被子一拉,剛躺下去,一雙光滑如玉的胳膊攬上了他的脖子。

    季文明怔了下,隨即反應過來,反客為主,唇壓了上去,干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夜半溫度極低,傅芷璇在茅房外站了一小會兒就被凍成了冰棍。

    她跺了跺腳,估計季文明與賴佳已經好上,便吹滅了燭火,輕手輕腳,盡量不驚動任何人,原路返回房間。

    走到她今晚原本要住的那一間房時,果然,傅芷璇聽到了細碎壓抑的呻、吟聲。

    傅芷璇悄無聲息地勾了下嘴角,若無其事地回了房。

    ***

    第二天,天光大亮,楊氏醒來,猛地坐起,這才發現,她緊張了大半天,昨夜似乎什么都沒發生。

    出去吃飯的時候,她不自覺地多瞟了幾眼季文明和賴佳。季文明臉色如常,對傅芷璇關懷備至,好似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而賴佳臉色發青,看向傅芷璇的眼神帶著不善。

    那這昨晚的事究竟是成還是沒成呢?

    上了馬車,眼見四周無人,楊氏把自己心里的疑惑問了出來。

    “你說成沒成?”傅芷璇反問,又說,“等著看好戲吧?!?

    這意思是成了?可賴佳為何還不高興呢?

    楊氏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想到已到手的銀子,她隨后又把這事拋到了腦后。

    回去后,接下來幾日,季文明三天兩頭不見蹤影,錢珍珍臨產在即,心里很不安,丈夫又時常不在家,她心里憂思更甚,整日都板著一張臉。

    荷香見了,安慰她:“小姐,姑爺不是說了嗎?他要去走動,早點把差事定下來,這樣就不用看那傅氏的臉色了?!?

    錢珍珍聽了臉色稍緩,也是,這幾日文明都問她要了兩百兩,說是跟吏部的一位大人搭上了線,需要銀錢疏通。

    見他說得頭頭是道,錢珍珍不疑有他。但今晚,季文明比前兩日回來得還晚,一回來倒頭就睡,錢珍珍本想跟他說會兒話,但見他疲憊得很的模樣,只得歇了這心思。

    半夜,錢珍珍肚子脹得慌,起來方便,叫醒了季文明。

    季文明點燃蠟燭,把她扶到夜盆旁邊。

    錢珍珍方便完,起身回去的時候,無疑中看到季文明垂下的后脖子處有一道熟悉的紅痕。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本欲發作,轉念一想,又無證據,只得按捺下來。

    次日,季文明出門后,她立即叫荷香偷偷跟了上去。

    荷香回來后,臉都白了,說話都結結巴巴地:“小姐,奴婢,奴婢看見姑爺去了安平巷的一座宅子?!?

    好個季文明,竟騙她的銀子在外頭置了宅子養外室。

    錢珍珍如遭雷擊,坐在椅子上,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半晌,她閉上眼,憤怒地說:“叫上張莽,讓他帶幾個人,咱們去捉這對奸夫淫婦!”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三十九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四十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