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四十二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勿忘 邪帝梟寵:神醫狂后 農門嬌娘來種田 王府寵妾 絕寵妖妃:邪王,太悶騷! 元后傳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威武不能娶 冷皇獨寵:青梅皇后,休要逃 空間農女:彪悍辣媳山里漢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傅芷璇被帶去了一間擺設簡單的客房。

    她等了片刻, 先前那個丫鬟手捧了一套月牙白繡紅梅的襦裙走了進來, 滿是歉意地看著傅芷璇:“夫人, 抱歉, 府里沒有合適的衣服, 這是奴婢才做的新衣, 還未穿過, 請夫人將就一下?!?

    傅芷璇一怔,摸不準這個叫思琪的丫鬟是故意給她下馬威還是真沒有衣服。不過眼前這件襦裙質地柔軟,染色均勻, 上面的紅梅栩栩如生,無論是做工還是布料都比不少小富之家、小官千金身上的衣服還要好。

    她也不是矯情之人,丫鬟的衣服也一樣是人穿的, 有什么好介意的。

    傅芷璇抿嘴一笑:“謝謝, 奪了姑娘所好,改日賠姑娘一件新衣?!?

    思琪慣會察言觀色, 見傅芷璇是真心實意道謝, 心里很是受用, 福身笑道:“夫人身上的衣服都濕了, 這么穿著不舒服, 出去吹了風也容易受風寒,奴婢讓人給夫人燒了熱水, 夫人請到隔壁的浴室沐浴一番?!?

    傅芷璇這會兒渾身都是汗,里衣都濕透了, 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而且路上摔了好幾跤,身上沾了不少塵土。思琪的提議她很心動,只是這是別人家,到底不大合適。

    “不用,這太麻煩了?!?

    聞言,思琪笑著安慰傅芷璇:“夫人不必客氣,你是將軍的貴客,奴婢若不好好招待你,將軍會怪罪奴婢的?!?

    她都這樣說了,傅芷璇頓了一下,點頭答應,只是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洗快點,不然讓曹大將軍誤以為她是故意賴在他府上就不好了。

    婉拒了思琪幫忙沐浴的提議,傅芷璇飛快地洗了個澡,換上思琪準備的新衣,走了出去。

    思琪見了眼前一亮,忽然想起一句詩“人面桃花相映紅”,蒸騰的熱氣熏得她的臉頰泛紅,真是人比花嬌。初初見來,這位夫人五官平平,并無特別出彩的地方,但越看卻越有味道,她的五官大氣溫婉,神情舉止帶著一種時下女子所沒有的飄逸灑脫,越看越讓人挪不開眼。

    “我穿得不合適嗎?”傅芷璇見思琪愣神,抬起袖子問道。

    思琪掩嘴笑了:“不是,奴婢是看夫人看傻眼了?!?

    傅芷璇笑笑不說話,她有自知之明,若論長相,她只能算是中等,頂多中上之姿,思琪待在權貴云集的大將軍府,什么樣的絕色美人沒見過,這應只是她的恭維之詞罷了。

    “思琪姑娘請帶路,我去謝過大將軍?!?

    思琪點頭,在前面給她引路。

    傅芷璇發現,這大將軍府極大,僅僅從客房走到待客的廳堂就走了半盞茶的功夫。只是這么大的宅院,一路走來卻連仆從都沒遇到幾個,四周靜得像一潭死水,曹大將軍這么一個歡脫不羈的人怎么會住這樣一個宅子,真是奇怪。

    唯恐惹主人家不悅,傅芷璇一路謹言慎行,目不斜視,安靜地隨著思琪走到了前廳。

    思琪替她打起簾子:“夫人請?!?

    傅芷璇點頭,邁步走了進去,結果一眼望去,偌大的廳堂卻只有陸棲行一人。

    她怔了一下,陸棲行從茶盞中抬頭,瞧見她發傻的模樣,心道,曹廣這回倒是沒看走眼,果然是個傻的,在他面前也能走神。

    他輕咳一聲,右手握拳抵在唇間,用公事公辦的態度道:“你家在住哪兒?本王讓人送你回去?!?

    傅芷璇的目光飛快地在廳堂里掃了一周,確定曹廣已經不在了,心道只有下次再跟這位熱心腸的征遠大將軍道謝了。

    她收回目光,福身道:“多謝攝政王殿下,臣婦家住在外城的朝云巷?!?

    她一出聲,上首的陸棲行的目光就變了,手一揮,指著右側的椅子道:“坐?!?

    傅芷璇懵了,他不是要送她回去嗎?怎么這會兒又叫她坐,難道是因為吩咐下面的人還需一些時間。

    “多謝攝政王殿下賜座?!备弟畦幰幘鼐氐匦辛硕Y,走到椅子前,矮下身坐了下去,背脊挺得直直的。

    陸棲行略微頷首,朝門口喊道:“???,倒茶!”

    “是?!币粋€白面無須,嗓子尖尖的,面上帶著彌勒佛般笑意的中年男子躬身走了過來,提起茶壺給傅芷璇倒了一杯熱茶,然后笑盈盈地說,“夫人請用茶!”

    傅芷璇連忙站了起來,客氣有禮地說:“有勞公公了?!?

    ??敌Σ[瞇地說:“使不得,使不得,夫人太客氣了?!?

    哼,平時對他都沒笑得這么諂媚!陸棲行看著??的樕系K眼的笑,不悅地擰緊了眉,揮手道:“沒你的事了,下去!”

    “是?!备?倒惩肆顺鋈?。

    偌大的廳堂里又只剩下傅芷璇和陸棲行兩人。

    跟這位位高權重又捉摸不透的攝政王待在一個密閉的空間,傅芷璇感覺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毛孔都豎了起來。

    她不大自在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那邊,陸棲行也在喝茶,不過他的動作比起傅芷璇斯文多了。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端起茶杯,送到鼻端輕輕一嗅,嘴角微勾,低頭微抿了一小口,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

    “這是今年新摘的頂級信陽毛尖,總共不到兩斤?!?

    聞言,剛喝茶如牛飲的傅芷璇臉一紅,手攥緊裙子,尷尬地岔開話題:“殿下,曹將軍呢?臣婦還未謝他,若非他伸出援手,賴佳就被那兩個賊人帶走了?!?

    陸棲行瞥了她一眼:“回去了?!?

    “回去?不,這不是曹大將軍的府邸嗎?”傅芷璇脫口問道。

    陸棲行放下茶杯,手指輕敲著桌面,俊顏上忽地浮現出一抹戲謔的笑:“當然不是,誰告訴你這是曹廣的家了,這是本王的王府!”

    傅芷璇被這個消息震暈了,敢情這不是曹廣的府邸,那他作為一個客人,這么熱情地邀請自己前來換衣服,就不覺得不合適嗎?

    這位征遠大將軍可真是個奇人,下次再不可聽他的!

    傅芷璇心亂如麻,坐立難安,面上不免帶出幾分。

    陸棲行瞧了,臉突地拉了下來,冷聲道:“怎么?是本王的府邸就令你這么難接受?”

    完了,果然又變臉了。傅芷璇連忙垂首否認道:“沒有,臣婦實在是太意外了,剛才見曹大將軍那自來熟的模樣,臣婦誤以為這是他的府邸?!?

    這個理由勉強說得過去,陸棲行冷哼一聲,道:“曹廣回去了,他家里的三個母老虎打了起來,他得回去滅火?!?

    傅芷璇訝異地瞥了他一眼,實在有點不敢相信,“母老虎”這么粗俗的字眼會從這位大人物口中說出。

    她這一緊張,又伸手攥緊了茶杯。

    陸棲行看到她的小動作,目光不經意之間掠過她的手,眉心驀地蹙起,斥責道:“你都不知道痛嗎?”

    “還好?!备弟畦樣樀胤畔虏璞?,蜷緊拳頭,放到膝上。

    陸棲行眉頭打結,他就沒見過這么擰,這么不知道愛惜自己的女人,幾乎每次見她,她都要惹點事出來。偏偏這個女人每次做的似乎都是好事,不理會她都說不過去。

    “???,拿藥來?!?

    “是?!备?档哪_步聲在門口響起。

    沒過多久,??稻湍弥幓貋砹?,身后還跟著端著一盆清水的思琪。

    傅芷璇見了,總覺得太過興師動眾,很是不自在,勉強擠出笑容道:“不必這么麻煩的,勞煩殿下派人送臣婦回去,臣婦家中亦有藥?!?

    陸棲行沒理會她,直接對思琪道:“你給她上藥?!?

    思琪點頭,朝傅芷璇笑了笑:“夫人伸出手來,奴婢先給你洗干凈再上藥?!?

    傅芷璇見躲不過,只能輕輕攤開手。

    這雙手,手背與手心完全是兩個樣。手背白皙如玉,細膩柔軟,但掌心卻慘不忍睹,上面布滿了細細密密的紅痕和傷口,中指與掌心交匯處還磨起了三個水泡,此外最難處理的是幾道比較深的傷口里滲進去的砂石泥土。

    思琪見了,臉色發白,驚訝地看了傅芷璇一眼:“你不痛嗎?”

    同為女子,光看著,她都覺得痛。

    傅芷璇淡笑不語,都磨破了一層皮怎么會不痛,火辣辣的,痛得她都快麻木了。只是這點痛比之大火焚身之痛又算得了什么,今天能親眼看到毛蛋和痣哥被抓,被繩之以法,得到應有的報應,這點傷,這點痛又算得了什么。

    思琪見她還笑得出來,心里佩服不已,放軟口氣道:“夫人你忍著點,洗傷口比較痛?!?

    傅芷璇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笑容:“沒事,我忍得住?!?

    思琪點頭,一只手抓住傅芷璇的右手,另外一只手澆起清水,輕輕潑在上面。

    只是表面上的污跡很好清理,但藏在傷口里的泥土小石子就不好弄了。

    思琪看了傅芷璇一眼,用哄小孩子的語調說:“你閉上眼睛別看?!?

    傅芷璇領了她的好意,聽話的閉上了眼。

    思琪拿出一條干凈的帕子,沾了水,掰開她的傷口,輕輕擦了擦。十二文學網 www.12txt.com

    傅芷璇的手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思琪意識到把她弄痛了,抬頭就看見傅芷璇牙關咬得死死的,額頭上汗珠大顆大顆地往下滾。顯然,傅芷璇她不是不痛,她只是太能忍了而已。

    思琪又是佩服有是不忍,接下來的動作更慢了,力氣也小了許多,生怕弄疼了傅芷璇。只是她的好意對傅芷璇來說無異于從挨一刀變成了凌遲,這種軟刀子割肉的方式真是折磨人得很。

    傅芷璇明白思琪的好意,只是她這么慢吞吞的弄下去,只怕一只手都還沒洗干凈,她就會痛暈過去。于是傅芷璇提醒她:“思琪,沒事的,你盡管洗,我能忍得住?!?

    “哦,好?!彼肩髯焐洗饝?,但下手的動作仍然很輕。

    旁邊的陸棲行看不下去了,伸手奪過她手里的帕子:“重新打盆水來,再讓??的靡粔亓揖七^來?!?

    “是!”有人主動接手這燙手山芋,思琪松了一口氣,連忙把水端出去倒了,又換了一盆新的來。

    傅芷璇詫異地看著準備親身上陣的陸棲行,婉拒道:“我自己來吧?!?

    思琪是不指望了,這姑娘心太軟,下不了手。

    陸棲行瞥了遍布傷痕的左手,嗤笑道:“另一只手也不想要了?”

    傅芷璇說不過他,只得閉上嘴,罷了,手最重要。

    陸棲行用力抓住她的右手,掰開傷口,不停地澆水,很快,里面的淤泥砂石就被沖了出來,直到血色變得紅艷艷的,陸棲行才停了下來。

    “忍一忍,有點痛!”他拿起酒壺揭開塞子就往她的傷口上澆。

    “??!”傅芷璇忍不住叫出聲,這豈止是有點痛而已,簡直痛死了好不好,她用力把右手往回縮,只是陸棲行的力氣太大,她根本掙脫不出來。

    傅芷璇急得眼眶都紅了:“夠了,夠了,別澆酒了?!?

    陸棲行看她渾身顫抖的模樣,終于把酒壺放到了一邊。

    等她這股勁兒痛過去了,陸棲行才給她撒上了金瘡藥,止住血,包扎上干凈的白布。

    傅芷璇瞥了一眼還未清洗上藥的左手,頗有點生無可戀的感覺。自知避不過,她閉上眼道:“你快點?!睓喈斣缢涝缤短グ?。

    陸棲行見她一副都快暈過去的模樣,沒再打擊她,沉默地抓住她的手,重復了一遍先前的動作。

    期間傅芷璇痛得實在太難受,沒話找話:“殿下,你清洗傷口,上藥的動作好熟練,是跟大夫學過嗎?”

    “你若去戰場上呆幾年,你也會?!标憲蓄^也不抬地說道。

    傅芷璇想起他手心里那道猙獰的傷口,恍然大悟。

    陸棲行的速度很快,傅芷璇雖又受了一次罪,但總算抗過去了。

    只是這連番折騰,終于耗盡了傅芷璇身上的力氣。等澆完酒,她原本還挺直的背脊這會兒已軟趴趴地靠在了椅背上,只剩一只紅通通的手攤在桌上。

    上好藥,包扎好傷口,陸棲行抬起頭,發現她竟睡了過去。

    思琪也看見了,連忙輕輕地叫了一聲:“夫人……”

    “隨她去?!标憲兄浦沽怂肩?。

    思琪瞥了一眼傅芷璇汗濕的頭發和蒼白的臉,小聲問道:“殿下,需要奴婢把夫人挪到客房嗎?”這冬天的,在廳堂睡很容易著涼。

    陸棲行瞥了一眼外頭的天色,搖頭道:“不用,讓??禍蕚浜民R車,你送她回去?!?

    思琪只得應聲:“是?!?

    ***

    傅芷璇是被馬車顛簸的聲音驚醒的。

    她睜開眼就看見自己躺在一輛富麗堂皇的寬大馬車上,身子底下墊著柔軟的毛毯,身上還蓋著一床白色的暖和的毯子,若不是身下傳來車轱轆滾動的聲音,她都會誤以為自己躺在臥房舒服的大床上。

    “夫人,你醒了!”思琪看她醒了,很是高興,連忙拿起一個迎枕墊在她的腰后,把她扶了起來。

    看到她,昏睡前的記憶又回籠了,傅芷璇頓時明白現在是什么狀況了,連忙感激地說:“多謝思琪姑娘送我回來?!?

    思琪端起一杯熱茶,送到她嘴邊:“夫人客氣了,你睡了這么久,也渴了吧,喝口水?!?

    傅芷璇驚愕地看著嘴邊的茶,伸手道:“還是我自己來吧?!?

    思琪卻收回了茶杯:“夫人不可,殿下說了你的手這幾日要靜養,切不可用力,更不能沾水,否則會留下疤痕的?!?

    得,她成瓷娃娃了,傅芷璇哭笑不得,看著堅持的思琪,只能乖順地喝了喂到嘴邊的茶。

    喝完茶水,思琪又像變戲法一樣,從旁邊的抽屜里拿出一支糖葫蘆,遞到傅芷璇面前:“夫人,吃一顆就沒那么痛了?!?

    “思琪,你真貼心?!备弟畦行┖眯?,又有些感動。

    糖葫蘆不是什么難得的東西,難得的是思琪這份心意。萍水相逢,她能精心照顧自己,還貼心地安撫自己的情緒,實屬難得。

    思琪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夫人,你不用感謝我,要感謝就感謝殿下吧,這是他讓奴婢準備的?!?

    傅芷璇再次愣住了,她實在沒法把那個威嚴肅穆的攝政王跟這么一串甜甜的糖葫蘆聯系在一塊兒。

    “你不會弄錯了吧?”

    思琪笑著搖頭道:“這是殿下親口吩咐奴婢的。夫人不必驚訝,大長公主每次吃了藥都會喊苦,王爺就會讓人準備一支糖葫蘆哄公主?!?

    原來是寵妹子寵成了習慣,傅芷璇聽了安心的同時,又非常意外,沒想到這位陰晴不定的攝政王殿下還有如此溫情的一面,真想羨慕大長公主有這樣一位兄長。

    她含笑道:“那麻煩你回去替我謝過你家殿下?!?

    “是?!彼肩鲬艘宦?,目光落到傅芷璇的手上,話語里帶著濃濃的好奇,“夫人,聽說你是為了救你丈夫的外室才受傷的,你覺得值嗎?”

    傅芷璇看得出來,思琪的目光只是單純的好奇,沒有任何的惡意。她想了一下道:“思琪姑娘,我只是希望萬一有一天悲劇若發生在我身上,也有個人能對我施以援手而已?!?

    這是她前世在絕望時刻最深切的期盼,她經歷過那種絕望,又怎么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女子陷入那種絕境,重復她上輩子的悲劇呢。更何況,毛蛋和痣哥她恨之入骨的仇人。

    思琪不知道傅芷璇的這段經歷,只當她是天生心胸豁達善良,頓時兩眼冒星星:“夫人,你人真好?!?

    至少她還沒見過這么心胸寬闊的正室。

    傅芷璇垂頭不語,她人好嗎?若不是她在后頭推了一把,賴佳很可能不會卷入季家這潭泥淖。若是思琪知道她背后做了什么,只怕再也不會覺得她是好人了。

    馬車噠噠噠,終于駛入朝云巷。

    朝云巷是條小巷子,路很窄,這輛馬車如此寬大,駛進去不好掉頭,傅芷璇便讓車夫停下了車,扭頭對思琪道:“麻煩思琪姑娘特意送我一程,今日家中有事,不便招待姑娘,改日等我有空了,再謝過姑娘?!?

    思琪笑盈盈地說:“夫人太客氣了,這是奴婢應該做的。奴婢就把你送到這兒了,請夫人多保重,這幾日手絕不能沾水?!?

    “好,有勞思琪姑娘惦記?!备弟畦克退鸟R車離開,這才轉身往季家走去。

    還未走到家門口,遠遠地就看見小嵐哭著鼻子跑了出來:“少夫人,你總算回來了,擔心死奴婢了?!?

    傅芷璇笑瞇瞇地說:“我這不沒事嗎?”

    小嵐抹了一把淚,用被淚水洗刷過的閃亮眼珠子上下打量了傅芷璇一番,最后落到她那雙包扎得嚴嚴實實的手上:“還說沒事,你這手怎么啦?”

    傅芷璇輕輕揮了揮手:“就是一些皮外傷,過幾天就好了。你看,手臂都還能動呢?!?

    小嵐信以為真,頓時轉悲為喜:“那就好,少夫人這幾日要做什么都叫奴婢,千萬不要自己動手?!?

    “好,我知道了?!备弟畦斐霭门趾鹾醯氖直彻瘟艘幌滤谋亲?,“走了,回去吧?!?

    一聽要回去,小嵐立即拽住了傅芷璇,顫抖著聲音說:“少夫人,咱們還是先別回去了,賴家人找上門來,正在問將軍要說法呢?!?

    傅芷璇很是意外:“這么快?”

    小嵐輕輕點頭,附到傅芷璇耳邊說:“是啊,已經來了一會兒了,家里現在亂成了一鍋粥,奴婢就是怕你跑回來撞上了,特意跑出來等你的?!?

    “這樣啊,”傅芷璇悠長的目光飄向季家,停留片刻,又挪了回來,看向小嵐,“好,那咱們先不回……你的脖子上是怎么回事?”

    傅芷璇這一扭頭正好看到小嵐脖子上有一塊巴掌大的淤青。

    小嵐見被她發現縮了縮脖子,小聲說:“就是,就是無意中被他們砸中的?!?

    傅芷璇不信,板著臉說:“其他地方還有嗎?說實話,把你的袖子挽起來?!?

    小嵐低垂著頭,怯生生地說:“沒事的,就胳膊上,還有背上有一點,真的是他們不小心砸到的,少夫人,咱們別回去了,他們人多,萬一打起來,咱們要吃虧的?!?

    若真是不小心,小嵐就不會一個勁兒地勸自己別回去了。傅芷璇深呼吸了一口氣,壓下心里的怒火:“放心,吃不了虧。你去找巡街大人,就說有人在咱們家鬧事,他們既然好好的日子不想過了,那就去牢獄里呆著吧?!?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四十二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