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四十七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農繡 國色生香 萌妻食神 撒嬌福晉最好命 勿忘 家養小首輔 戰王妃 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 俏漢寵農妻:這個娘子好辣 獨寵嬌女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辛氏在堂外聽到傅芷璇這話, 手中的帕子都握不穩了, 捂住胸口哭得肝腸寸斷:“阿璇這孩子好生糊涂, 她這是不想過日子了嗎?讓那錢氏留下, 她和離, 把丈夫讓給錢氏, 她怎么這么傻, 她都二十二歲了,和離了以后怎么辦???”

    “比她年紀小沒成過親的哪愿意娶一個和離的女人,比她年紀大的不是鰥夫就是休妻, 家里肯定有孩子成群了,她年紀輕輕,連自己的孩子都沒有, 就去給人做后娘。我的兒, 你怎么這么傻???”

    楊氏瞧大家都看著她們,心里又尷尬又無奈, 只得耐心勸道:“娘, 別哭了, 小姑子像你, 心地善良, 正所謂善有善報,老天爺會保佑她的, 你就放寬心吧?!?

    楊氏這話說得她自己都心虛。自家這位小姑子連娘家唯一的兄長都能威脅,你指望她對情敵心善?做夢吧。分明是她這小姑子瞧不上季文明, 想跟他和離而已。

    但這一幕落到不明就里的圍觀人群眼中, 大家倒是對傅芷璇有所改觀。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太太搖頭惋惜地說:“哎,這孩子真是個實心眼的,可憐那孩子沒媽,竟愿意讓出正妻之位?!?

    旁邊一婦人笑瞇瞇不動聲色地奉承道:“水老夫人說得是。這個婦人啊,就是脾氣太倔了,心眼卻是個好的。她這樣子啊,容易吃虧?!?

    旁邊幾人也跟著附和,幾句話下來,簡直把傅芷璇說成了一個心地善良,性子倔強,眼里容不下沙子的有情人。

    楊氏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切。她們剛才不還在暗地里譴責自家小姑子性子擰,善妒,得理不饒人嗎?怎么才轉眼的功夫這風向就變了。

    楊氏忘了,人都有同情弱者的心理,他們先前是看不慣傅芷璇咄咄逼人,狀告丈夫這種出格的行為。但后來府尹大人查明,傅芷璇所言不虛,確實是季文明有負于她,她一下子就變成了貨真價實的受害者。

    但現在這個受害者竟不計前嫌,自請讓位,還替丈夫和他的后娶之妻求情,只是因為可憐那個初生的嬰孩沒有母親。而辛氏又在一旁哭得慘兮兮的,似乎傅芷璇和離之后就只有到廟里絞了頭發做姑子一途似的,吃瓜群眾自然免不了要動幾分惻隱之心。

    再加上這位地位似乎頗高的水老夫人替傅芷璇說話,輿論的轉變就不足為奇了。

    此刻,別說吃瓜群眾,就連當事人之一的錢珍珍也懵了,她扭頭,神色復雜地看著傅芷璇,能趕走自己她不應該放鞭炮祝賀嗎,為何還要替自己求情?她這么做是為什么?難道真的是因為同情自己的孩兒?可自己的孩子出生后,她看都沒來看過一眼,明顯是連面子情都不屑做。

    錢珍珍不明白,季文明心里卻豁然開朗,只怕這才是傅氏的真正目的吧。他陰惻惻的眸子死死盯著傅芷璇,難怪一直不愿意讓他碰呢,敢情是一開始就打著和離的主意,壓根兒沒想過跟他一起過日子。

    這傅氏好生奸猾。

    終日打雁卻不曾想反被雁啄了眼,也怪他大意,一直以為傅芷璇是在跟他使小性子,鬧別扭,心想冷她一冷,她終會明白,丈夫才是她的天,遲早會變得乖順聽話。

    誰料這女人竟暗地里給他整這么一出。哼,到官府告了他,讓他徒一年半,丟了大臉,還想全身而退,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要拼做戲,誰不會!

    季文明眼皮往下一耷,做出一副慚愧懺悔的模樣:“府尹大人,此事確系下官思慮不周所致,但看在下官此舉情有可原的份上,但求大人給下官一個補救的機會。下官以后一定改過自新,好好對待傅氏,絕無二心?!?

    人長得好就是占便宜,他這幅浪子回頭的模樣倒是糊弄了不少墻頭草。許多人都覺得他只是一時糊涂,情有可原,畢竟夫妻倆相距千里之遙,又是在隨時都可能掉腦袋的戰場上,碰上個年輕美貌又溫柔如水的女子,有幾個男人不心動。他錯就錯在不該以正室之禮迎娶錢氏,亂了夫妻倫常。

    這小子倒是長了一張巧嘴!府尹大人打量了季文明幾眼,轉而看向傅芷璇:“季夫人,你丈夫誠心悔過,夫妻不至決裂。你又身負誥命,若要和離也需禮部批準,你可想清楚了?”

    府尹大人這是暗示她,若是和離,她的誥命夫人就要被削去,成為一介白丁。

    這一點傅芷璇早已預料到。

    誥命夫人固然珍貴,但說到底也不過是一紙死的文書,它能護住她不被婆家休棄,不被人正大光明地弄死,除此之外呢?這些虛名就能讓她過得舒心順暢幸福安康了嗎?

    不會,婆家的冷漠,丈夫的算計,錢氏的耀武揚威,小妾的爭風吃醋,照常會上演。誥命這道護身符能做的實在有限。

    若是只有失去誥命才能和離,才能離開季家,那她愿意,愿意舍棄這一紙榮耀,換來自由新生。

    各種神色在她的黑瞳中交織變幻,最后都匯聚成了一如既往的堅定和決絕。

    “大人,婚姻本是結兩姓之好,若結緣不合,比是怨家,既以二心不同,難歸一意,何不各還本道,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傅松源的聲音突兀地在堂中響起。

    傅芷璇扭頭詫異地看著他,父親不是一直不大贊成自己和離嗎?他又怎會如此堅定的支持自己和離。

    對上女兒不解的眼神,傅松源安撫地看了她一眼,壓低聲音解釋道:“你已把他告上公堂,若再回季家如何有好果子吃?”

    自從傅芷璇拿出那一紙休書后,傅松源心里頭就憋著一團火,這季家真是欺人太甚,季文明還沒回來就打算休了他的女兒。以前尚且能如此對自己的女兒,那現如今已撕破臉,還不知會使出何等陰險的毒計對付阿璇,他是絕不能放阿璇再回季家那狼窩了。

    “謝謝爹?!备弟畦闹懈袆硬灰?,父親還是如從前那樣,總是為自己考慮。也好,由父親出面,很多她不宜說,不好說的話爹說出來都無妨,旁人只會覺得他愛女心切,而不會覺得她牙尖嘴利,得理不饒人。

    傅芷璇雖不在意名聲,但若能在達成目的的情況下,保持一個美名,誰會不愿意呢?

    傅松源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季文明,冷冷地說:“以后遇到事別一個人扛著,別忘了,你也是有娘家的人。若有人再敢欺你,為父定要替你討回一個公道?!?

    因為是在公堂上,他的聲音并不大,但季文明只站在幾尺外,因而還是聽了個一清二楚。

    傅松源這話分明是說給自己聽的,都這時候了,這老頭還不忘警告自己。季文明惱火不已,這個又倔又迂腐的臭老頭,他弄這一出頭,頓時把場面變成了他傅松源這個岳父不滿自己這個女婿苛待女兒,因而強烈要求和離。

    倒是完全把傅芷璇這個不守婦道的女人給摘了出去,而且傅松源占著長輩優勢,這樣一來,似乎又成了他的不是。

    季文明陰沉沉地看著傅松源:“岳父大人,和離這條路可不好走,你別害了阿璇的前程,到時候再后悔就晚了?!?

    傅松源實在是對季文明失望得緊,這個世侄以前文質彬彬,學問好,知禮守信,哪知幾年不見竟成了這幅無恥的德性。都這時候了,不但沒有絲毫的悔改之意,竟還出言威脅他。他的女兒就是嫁不出去,也不能跟這種衣冠禽獸過一輩子。

    傅松源連話都不愿意跟他說,拱手朝堂上的府尹道:“大人,季家停妻再娶在前,無故休棄小女在后,不仁不義,絕非良配,請大人成全小人的一片拳拳愛女之心?!?

    一個咬死要和離,一個不愿意,雙方僵持不下,但季家有錯在先,于情于理都更應該考慮傅家人的訴求。

    府尹沉吟片刻,定了主意:“就如同傅松源所言,婚姻是結兩姓之好,現在你們雙方既已反目,夫妻不諧,這已違背婚姻的本意。本官就做主,判你二人和離,由季文明簽下放妻書,放傅氏歸宗?!?

    說罷,招來一衙役,寫了一張文書,讓他送去禮部。

    半個時辰后,禮部的文書送了回來,府尹看了傅芷璇一眼:“傅氏,你一意求去,禮部已削去你的誥命,寫下放妻書,你與季文明將再無瓜葛,各自安好,你可想清楚了?”

    傅芷璇磕頭行了一禮:“民婦明白,多謝大人成全?!?

    見她沒有任何的悔意,府尹大人朝旁邊的衙役一揮手。

    那衙役立即端上筆墨紙硯,擺在季文明面前。

    季文明提起筆,瞥了神色冷漠的傅芷璇一眼,心有不甘:“傅氏,總有你后悔的時候?!?

    他可不相信,離了他,就傅氏這幅冷得如糞坑里的石頭的臭脾氣,有男人能受得了她。她就是再嫁,也嫁不了任何的好人家。

    大堂外,看著這急轉直下的一幕,季美瑜驚呆了,她捂住嘴,揮手低泣道:“嫂子,嫂子,你別走,你不要走??!”

    萬氏聽了心頭來氣,傅芷璇狀告了她的兒子,害得她的兒子要徒一年半,她現在恨死了傅芷璇這個喪門星了,巴不得把她踢出季家。這會兒女兒竟還向著她,真真是可氣,萬氏想也不想伸手狠狠地扇了季美瑜一巴掌:“休再提那惡婦?!?

    季美瑜捂住紅腫的臉,難以置信地看著萬氏:“娘,你打我!”

    萬氏看到女兒臉上明顯的紅印子,心里后悔得緊,這是可她當成眼珠子一樣疼愛的女兒,打了她,自己也很難受,只是拉不下臉道歉,便甕聲甕氣地說:“誰讓你提那賤人,她害得你哥哥還不慘嗎?”

    “可是……”季美瑜捂住臉,扭過頭望著傅芷璇一眼,咬緊下唇,難過地問道,“嫂子,你早就想走了,對嗎?你為什么連我都瞞著呢?”

    傅芷璇抬眸看著她,眼神一如既然地平靜,她今生對季美瑜僅有的耐心都在那一夜耗盡了。

    長長的嘆了口氣,傅芷璇冷幽幽地說:“美瑜,你我的姑嫂緣分今日已盡,自此,山高水長,各自珍重!”不遇不見,形同陌路,也許是她們最好的結局。千軍萬馬 www.qjwm.com

    季美瑜面露不舍之色,她今生與錢珍珍的關系遠不如前世好,自是舍不得傅芷璇。

    萬氏看了心中來氣,瞪了季美瑜一眼:“聽到沒?人家都不理你,你還上趕著去巴上這等沒良心的東西作甚?”

    季美瑜只顧著傷心,木然地站在那兒抹眼淚,也不搭理萬氏。

    萬氏心里積攢的火氣本就無處可發,現又見女兒這幅哭哭啼啼為傅芷璇傷心難過的模樣,心里煩得很,忍不住用力推了她一把:“哭哭哭,就知道哭,再哭就給我滾回去?!?

    季美瑜一時不察,被她推倒,狠狠地摔在石頭鋪就的地面上。

    “好痛……”季美瑜嬌氣地叫了一聲。

    剛開始萬氏也沒當成一回事,不就摔一跤,這地面雖說是石板鋪就的,但除了冷一些,地面平坦無凸起,能有多疼。

    但很快,四周就響起了抽氣聲和竊竊私語聲。

    “哎呀,流血了,怎么摔一下就流了那么多的血?”

    “這,我看……還是去叫大夫吧,別弄出了人命……”

    “嘖嘖,世風日下,現在的小姑娘怎如此……”

    ……

    模模糊糊地聽到只言片語,萬氏意識到不對勁兒,她連忙低頭望向女兒。

    只見季美瑜疼得小臉發白,汗如雨下,雙手抱著小腹,不停地喊痛,猩紅的血從她的裙擺下方流淌出來,淌在青白色的地面,一紅一白,觸目驚心。

    萬氏看了兩眼,瞳孔驟縮,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瘋狂又令人難以相信的可能。自從兒子回來后,家里就不大太平,總是吵吵嚷嚷,女兒這些日子經常往外跑,因為要管家,她也顧不上她,只當她是隔壁去找鄰家姑娘玩耍了,卻不曾想另有隱情。

    哎,她真不該推美瑜的。萬氏臉色大變,連忙蹲下身,輕輕攬住季美瑜的肩,心疼地斥責道:“你這孩子,葵水來了都不知道?!?

    然后她又抬頭,求助地看向族人:“茯苓嫂子,族長家的,你們幫幫忙,幫我扶一下美瑜,帶她回去,喝點熱水,休息一晚她就好了?!?

    大庭廣眾之下大聲嚷嚷葵水來了,還刻意強調休息一晚就好了,萬氏這幅欲蓋彌彰的態度反引得人側目。相熟的人之間,彼此露出心照不宣的眼神,誰都不是傻子,葵水來了也不可能一下子淌這么多的血,這姑娘肚子里分明是多了塊孽障。

    不過到底是同宗同源的族人,季美瑜出丑丟臉,他們也討不了好。于是被萬氏點名的幾個婦人都蹲下身,打算幫她把季美瑜帶回去,把這樁丟臉的事掩過去。

    但萬氏忘了,這里還有一個混不吝發起瘋來不管不顧的顏氏。

    顏氏一瞧季美瑜死死捂住肚子的舉動就知道這其中有貓膩,故意撇嘴高聲嚷嚷:“哎呀,嫂子,美瑜一直抱著肚子喊痛,你看她都快痛得暈過去了,依我看,還是先去給她請個大夫比較好,大家說是不是?”

    有個別看出貓膩的人不愿摻和這趟渾水,緘默不語。但也有許多不明真相和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跟著附和道:“對啊,梁大夫的藥鋪就在前面,咱派個人去請他過來,很快的,要不了幾息功夫?!?

    萬氏臉上的笑僵住了:“不用,不用,只是女兒家的小事而已,何必勞煩大夫?!?

    顏氏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轉,落到季美瑜蒼白的小臉上:“嫂子,美瑜這小事可不小,你看她嘴唇都咬得發白了,再這么拖下去,當心弄出人命啊,到時候后悔就晚了!”

    她的話剛說完,季美瑜就痛暈了過去。

    聞聲注意到這邊的季老太爺見了心一沉,厲聲道:“快送她去看大夫!”

    萬氏看了他一眼,推脫道:“大伯,沒事的,美瑜她就是葵水來了肚子痛,沒事的,我帶她回家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也不知是在說服她自己還是在說服別人。

    季老太爺瞥了她一眼:“你還想不想讓她活?”

    萬氏猛然清醒過來,看著女兒昏迷不醒半死不活的模樣,心如刀割,牙一咬,終于改變了主意:“麻煩大家幫我帶美瑜去藥鋪?!?

    他們一走,人群里立即傳來一陣陣議論聲。

    這事雖然沒有明著戳穿,但是在場的誰也不是傻子,季美瑜這模樣分明是珠胎暗結了。

    一個未婚姑娘,還沒許配人家就鬧出這種丑聞,真真是丟死人。如顏氏所說,這一家子的家教都不怎么好了,否則怎么會做出這種丟死人的事。

    再看季文明,也不覺得他溫文儒雅了,只覺得這人心思不正,虛偽無教養,難怪能做出停妻再娶這種不合規矩的事。

    季文明發現,不過轉眼間,堂外的人看他的眼神都變了,全都帶著鄙夷和不屑。

    他心里一緊,抬頭往人群望了望,卻只模糊聽到,似乎是妹子生了病,母親正要帶她去看大夫。

    但這關他什么事?

    季文明百思不得其解,傅芷璇倒是猜出了一些端倪。

    葵水是女子的私密事,萬氏竟會在這種場合大聲嚷嚷,想必季美瑜身上發生的事比來葵水還嚴重。

    一個女子,肚子痛,下身淌血,又不是來了月信,這還用猜嗎?更何況傅芷璇還知道季美瑜跟祝公子的事。

    傅芷璇唏噓不已,長長的嘆了口氣,季美瑜怎會如此糊涂,無媒無聘,就逾了矩,爆出這等丑聞,以后誰還愿娶她?就那祝公子?呵呵,但凡他有一絲要娶季美瑜的意思,就不會與她無媒茍合了。

    因為惦記著妹子的事,季文明這回倒是沒有拖沓,提起筆,飛快地寫下了一封言簡意賅的放妻書,遞給了衙役。

    衙役接過放妻書,先讓府尹大人過目,確認無誤之后,再拿到季家族人面前。

    因為季美瑜的事,季家族人都羞愧得緊,頗有些抬不起頭的感覺。其中尤以季長源最甚,他慚愧地低下頭:“老太爺……”

    季老太爺右掌豎起,制止了他接下來的話,面無表情地說:“我是季家前任族長,季文明的伯祖父,放妻書拿來?!?

    聞言,衙役把放妻書和印泥拿了過去。

    季老太爺伸出瘦如枯樹枝的大拇指,沾上紅色的印泥,在季文明的名字旁,重重地按了下去。

    隨后,衙役又把這放妻書送到傅松源面前。傅松源照著季老太爺的樣子,簽字畫押。

    等雙方長輩和季文明都簽字畫押后,這張放妻書終于遞到了傅芷璇手里,至此,她期盼已久的和離總算完成。

    傅芷璇目露激動之色,收起衙役遞來的放妻書,鄭重地卷好,放進了懷里。

    此后,天寬地闊,她與季家再無干系!

    這一樁“停妻再娶”案總算結束。

    府尹大人當場宣布:“季文明與傅氏和離?!?

    接下來就是去季家輕點嫁妝帶走,并把她的戶籍遷回傅家。

    一想到戶籍,傅芷璇的眸光閃了閃,目露掙扎之色,半晌她忽地雙膝跪地,磕頭大聲道:“府尹大人,民女乃和離之人,辱沒了家族祖宗,實在沒臉歸宗,請大人準許民女自立女戶!”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四十七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四十六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四十八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