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四十八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女首富的攝政王夫君 萌妻食神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一世傾城(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嬌娘難養 帝師夫婦日常 山河枕 軍痞嫡女:兇猛邪王,惹上身 隨身空間紅樓之林辰玉 鬼醫毒妃:嫁個絕色小相公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所謂女戶, 便是戶無男丁, 由女子做了戶主。

    民間女戶大致有兩種情況, 一是夫妻有女無子, 讓女招贅婿上門, 由女兒支撐門戶。還有一類, 夫死子幼, 由寡婦擔任戶主,頂立門戶。

    此外也有和離或被休后,無子不愿意嫁人或回娘家婦人, 單獨立女戶的。但這種情況極少,因為女子獨立支撐門太過艱難。

    因而傅芷璇一提出這個要求,傅松源當即色變, 厲聲呵斥到:“阿璇, 萬萬不可!”

    傅芷璇側過身,面朝著他, 連磕了三個響頭:“父親, 女兒不孝!”

    傅松源看著女兒堅毅的神色, 心知她這念頭不是一時興起, 心里又是難過又是慚愧, 都是他的錯,不然女兒何至于要走女戶這條路。他伸出顫抖的手, 想扶傅芷璇起來,到半空中時, 又頹廢地垂了下去, 用沙啞的聲音問道:“阿璇,為父就如此不值得你信任嗎?”

    想到這里,他又忍不住狠狠剜了季文明一眼,季家究竟是什么龍潭虎穴,他單純善良的女兒嫁過去不過七載竟變得如此敏感多疑,連娘家人都不敢信任了。

    傅芷璇抬起亮閃閃的眸子,看著傅松源,鄭重其事地說道:“不,阿璇最是信任父親,若父親都不能信,那這世上再無人可讓阿璇信任?!钡矁H此而已。

    余下的話,傅芷璇沒有明說,但傅松源還是聽明白了。她這是不信任自己的母親和兄嫂。

    傅松源再也無法指責傅芷璇,臉上殘余的憤懣之色也如潮水般退了下去。家中什么情況,他再清楚不過,老妻懦弱保守,一直不贊成女兒和離。女兒和離對她來說無異于天塌下來了一樣,以后一個屋檐下生活,她少不得埋怨女兒。

    還有兒子和兒媳,天意現在看起來是靠譜多了,但兒媳楊氏卻是個見了銀子就挪不開腳的,女兒長期待在家,久了,誰能保證她不會有其他想法。枕邊風的力量不可小覷,尤其是天意又是個耳根子軟的人。他自己的身體他自己知道,他能護住女兒一時,卻不能護住一世。

    明白女兒的顧慮是一回事,但傅松源還是皺緊了眉頭,擔憂地看著女兒:“女戶這條路可不好走,還是回家吧,為父,為父親自替你把關,一定會給你找個合心意的,你若不愿,我也不勉強你?!?

    這已經算是父親極大的讓步了,傅芷璇的眸光閃了閃,猶豫半晌,還是搖頭道:“讓父親擔憂了,女兒心意已決,請父親放心,女兒早有安排?!?

    其實在今天之前,她也一直沒下定決心是否要脫離娘家,獨成一戶。是母親幫她下定了決心,在母親眼里,男人是天,女人沒了天怎么能活下去。依她今天在堂上的表現來看,歸家之后少不得又會拉著自己哭好幾天。

    這都是輕的,傅芷璇最怕前腳歸家,母親后腳就找人給她相看,把她嫁出去。依母親的想法,這是極有可能的事。

    自古以來,婚約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母親看上了,她焉能拒絕?就是能拒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呢?依母親的性子,不把她嫁出去絕不會罷休,目前也許還有父親在前擋著。

    但當父親被母親說服了抑或是有一日不在了呢?

    那時候,不止是母親辛氏,就是大哥大嫂夫妻也是想把她嫁給誰就嫁給誰,就是為妾為婢,她也無可奈何。就像前世大嫂楊氏不許母親和大哥接納她歸家一樣,她就只能流落街頭。

    傅芷璇實在厭倦了這種受制于人的日子,她不想好不容易跳出季家這個牢籠又鉆進另一個籠子,把自己的命運掌控在他人手中。

    我命由我不由人,哪怕前路一片荊棘,她也無所畏懼。

    父女倆雖未明說,但傅天意又不是傻子,他也聽出了傅芷璇的未竟之意,眼神黯然地看著她,許諾道:“阿璇,回家吧,以前都是大哥的不對,以后有大哥一口飯吃,就有你的那一口?!?

    傅芷璇聽了,心里有動容也有欣慰,這句話,她等了兩輩子,總算等到了。不管如何,至少這一刻,大哥是真心的,這就足夠了。

    但她不準備接受傅天意的好意。

    遠香近臭這個道理用在親人身上也合適。也許她回去后,大哥和楊氏暫時會接納她,但時日一長,誰能保證以楊氏那見利忘義的性子,不會在傅天意耳畔吹風。

    也許一次兩次傅天意不會聽從,但次數多了,他焉能不改變主意,傅芷璇不想讓他夾在妻子和妹妹之間為難,也不愿意讓今生好不容易重拾起來的兄妹之情再經受人性的考驗。

    “大哥,謝謝你?!?

    聽到這話,傅天意就明白,她是不準備回傅家了。

    傅天意的眼神中難掩受傷之意。他長長的嘆了口氣:“阿璇,女戶不易,世間男兒,但凡有氣性的都不愿做贅婿。你再思量思量,大哥不會害你的!”

    傅芷璇明白他的意思,自古贅婿就被人瞧不起。這世上的男兒,稍有志氣都不會愿意做贅婿,因為不止會被人嘲笑吃軟飯,還要改隨妻子的姓氏。因而愿意入贅的男子要么是窮得叮當響,不但娶不上媳婦,甚至連飯也吃不上,要么就是心思不正、好逸惡勞之徒。

    傅芷璇目光堅定地看著他道:“大哥,前朝比陽富人王八郎之妻丁氏,和離后分得一半家產,自立女戶,終身未再嫁。若不能遇到良人,不如不嫁!我意已決,你不必勸我了?!?

    傅天意知道自己這個妹子性子里跟父親最像,說一不二,她既已如此說,那定然是不準備改變主意了,尤其是父親對此也聽之任之,他還能怎么樣。

    罷了,都隨她去吧,傅天意勉強擠出一抹笑,鄭重承諾道:“阿璇,就是獨立門戶了,你仍是我的妹子,記著,以后若是有人欺負你,你還有家,有父母和大哥?!?

    傅芷璇感激地笑看著他。她的父母兄弟姐妹或多或少都有些私心,但他們愛護她的心毋庸置疑。

    季文明在一旁看著傅芷璇三言兩語就說服了父兄,心里的震撼難以言表。

    他以前只覺得錢世坤已經足夠寵女兒了。在安順,錢珍珍就是要天上的月亮,錢世坤也會盡量滿足她,為此不惜與母親、發妻發生爭執,當初他們成親,錢世坤更是幾乎是把他的私房都掏干凈給他們置辦新房,給錢珍珍準備豐厚的嫁妝。

    但對比傅家人,他忽然就發現了其中的不同。錢世坤對女兒是捧在掌心,不問緣由地寵,但傅氏父子卻是把傅芷璇當成一個平等的個體,會尊重的她的想法和意見,哪怕她的想法驚世駭俗,惹人非議,哪怕他們心里并不贊成她的想法。

    滔天的權勢和無盡的財富固然動人心,但這種對女兒對妹妹無條件的支持就不可貴了嗎?

    季文明捫心自問,換做是他,他能做到嗎?

    答案是否定的。但傅家父子做到了,尤其是傅松源這個在他記憶里迂腐又固執的老頭,竟這么輕易就被說服了。

    季文明的目光落到傅芷璇沉靜的臉上,哪怕今天發生了這么多事,但她眸子依然堅定澄澈,沒有一絲達成目的的狂喜,也沒有一絲對前途未卜的茫然與擔憂。

    這樣的沉得住氣,別說女子,就是男兒也不多。

    季文明好似明白傅芷璇為何會贏得父兄的尊重和看重了。

    他似乎做錯了,回來一開始打著休妻的主意,后來瞧休妻不成,又凈想著怎么利用她去了,卻從未了解過這個結發妻子。

    現在想想,這些早有端倪,母親被照顧得福泰安康,妹子被養得天真爛漫,這都是傅芷璇的功勞。否則以母親管家的方式,家里早亂成樣,如何能比他走之前更井井有條。

    這一刻,季文明隱隱感覺到自己似乎要失去什么了。

    但府尹大人的話打斷了他的思緒。

    “傅氏,女子自立門戶后,賦稅徭役皆要自負,你可想明白了?”

    大燕雖在有關女戶的律法上承襲了前朝,管得頗松散,但卻一改前朝對女戶頗減免賦稅徭役的做法,這對不少女戶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因為常年戰亂,人口銳減,寡婦比之前朝多了好幾倍,若再對對比前朝,對女戶諸多優待,國家財政第一個就吃不消。

    因而,如今想要自立女戶,最要緊的一關就是銀錢。只要有固定的居所和田產地鋪等并能拿得出每年的賦役,凡是成年家無男丁的女子,皆可到州縣府衙申請。

    傅芷璇垂眸答道:“回大人,民婦明白?!?

    府尹大人大筆一揮,允了她自立女戶的要求。

    傅芷璇松了口氣,跟隨父兄一起前往季家,拿走她的嫁妝。

    其實季家如今并無多少她的嫁妝。當初陪嫁之物,除了一應家具和衣服,其余值錢的東西都被她換成了銀子,拿去開了店。

    現如今,要去拿的也就是當初成親時,父親為她置辦的黃花梨木架子床、梳妝臺、樟木箱、立柜等物。

    這些家具都是父親費盡心思,請城東的巧匠王二麻子花了三個月打的。自成親后,季文明并未在新房里過過夜,傅芷璇也不想自己的東西留給他們。

    因為事出突然,傅松源只能叫傅天意快快回家叫些宗親和相好的鄰里來幫忙搬東西,他則先一步跟傅芷璇一起去季家。

    等出了大堂,哭得眼睛紅腫的辛氏馬上迎了上來,抓住傅芷璇的手又是一頓好哭:“我苦命的女兒,你怎么這么傻,你怎么這么傻啊……”

    哭到一半兒,又開始埋怨丈夫:“你怎么就不勸著她點。你讓女兒以后怎么辦,咱們又沒萬貫家財,哪個男人愿意入贅??!”

    哭哭哭,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哭。傅松源對老妻的這性子實在是沒轍,未免女兒聽了更難過,他側頭對兒媳楊氏道:“你先帶你母親回家,我與天意、阿璇一起去季家?!笨徜浳膶W www.ku6cn.com

    和離已經塵埃落定,再去季家也無濟于事,辛氏這次倒是沒要求跟著一塊兒去。

    傅芷璇握住辛氏的手,安慰她:“母親無妨的,過去七年,我不一樣過了嗎?”

    “這能一樣嗎?以前還有個盼頭,可現在呢!你這孩子怎么這么傻,官老爺都說了,要和離的是錢氏,好好的,你把季文明讓給她作甚?”辛氏說著說著才剛止住的淚又流了下來。

    傅松源一聽她話里話外都無絲毫責備季文明的意思,反而怪女兒,心里難受得緊,當即拉下臉說:“行了,別提那一家子無情無義的東西了?!?

    辛氏不滿地看了丈夫一眼,低聲嘀咕:“還不是你當年非要把阿璇嫁過去?!?

    聽到這話,傅松源的身體一顫,壓在心底的愧疚和后悔如潮水般涌了上來。

    似乎一瞬間他就老了十歲,頓了片刻,他佝僂著背,閉上眼,疲憊地說:“你說得沒錯,都怪我識人不清?!?

    這樁婚事當初是他定下的,后來季家落敗,受嫌貧愛富的楊氏影響,妻子和兒子都不大看得上這門親事,也是他一意孤行,不肯悔婚,堅持把女兒嫁過去。妻子說得沒錯,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

    傅芷璇一看傅松源的神情就知道,他又鉆進牛角尖去了,又是無奈又是心疼,只得溫言勸道:“爹,知人知面不知心,這事不怪你。再說,我現在不好好的嗎?”

    她是真的不怪父親,就算她不嫁到季家,換個人嫁,就一定能保證所托非人了?那可未必,像她大姐婆家,是母親精挑細選的人家,大姐當初也很滿意,但現在呢,不也一樣一地雞毛。

    傅松源不想讓女兒擔心,隨即斂起了自責與后悔,沖她笑道:“走吧,我們去拿回你的嫁妝?!?

    ***

    等進了朝云巷,遠遠的,傅芷璇就看見一大堆人圍在季家門口。

    她扭頭與傅松源對視了一眼,父女倆刻意放慢了腳步,等人群開始散去時才走過去。

    剛到門口,正欲回家的劉大娘轉身就看到傅芷璇,連忙把她拉到一邊,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樣:“阿璇,你知道嗎?你家那小姑子啊……”

    似乎一副極其難以啟齒的模樣,傅芷璇瞬間明白她想說什么了,她抬頭望向大門口,目光最后鎖在了地面上那一攤巴掌大的血跡上。

    “大夫來了嗎?她身體沒事吧?”傅芷璇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問了出來。

    劉大娘唏噓地搖搖頭:“誰知道呢,你那婆婆怕被我們知道了,街坊鄰居好心幫忙,她也不愿意。呵呵,她要真想瞞得死死的,就不該在大街上大呼小叫啊?!?

    原來剛才萬氏帶著季美瑜回家,半途又看到女兒在淌血,嚇得放聲尖叫,這才引來了鄰里。

    傅芷璇都不知道該說萬氏什么好了,用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來形容她都是侮辱了這個詞。

    拍了拍劉大娘的手,傅芷璇轉身欲進季家。

    劉大娘看到站在門口的傅松源,眼珠子一轉,拉著傅芷璇低聲問道:“這是?”

    傅芷璇笑著說:“這是我父親?!?

    其余的再不肯多說。

    但劉大娘看著兩人進去的背影,嘴一撇,喃喃自語:“肯定是出事了?!辈蝗贿@非年非節,從未登門的老丈人又怎么會在季家大亂這個節骨眼上過來呢。

    果不其然,她還沒走回家就看到傅天意帶了十幾個青壯年男丁,一臉不善的朝季家走去。

    這季家肯定是出大事了,劉大娘眼珠子瞪得老大,蹬蹬蹬地跑到了對門的江大嬸家。

    因為對這一天的到來心知肚明,傅芷璇早就把四季衣物收攏起來,裝到了柜子里,所以這會兒只需要稍作收拾就可以走了。

    所以等傅天意把人帶到季家院子里時,傅芷璇的東西已經基本收拾好了。

    小嵐忙引人大家去搬這些物什。

    小東西還好說,像架子床、八仙桌這些家具,鬧出的動靜可不小。

    萬氏在屋子里看女兒睡下后就聽到了外面的動靜,她連忙跑出來問如意:“怎么回事?”

    如意縮著肩,低聲道:“是少……是傅氏來拿她的嫁妝了?!?

    萬氏眉一皺,吊梢眼里全是戾氣:“哼,嫁妝,她傅氏哪來的嫁妝?!?

    說完,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正想出口攔下這些人,一抬頭就撞上匆匆跑進來的季文明。

    看到兒子,萬氏就跟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連忙迎上去,拉著他說:“文明,傅氏都快把咱們家給搬空了……”

    “夠了?!奔疚拿鲄柭暣驍嗔怂?,“讓他們走?!?

    他剛才一出公堂就跑去了藥鋪,從大夫口中知道了季美瑜有孕的事。為了給她善后,他好說歹說,又塞了一些銀子給大夫,好不容易勉強把這事給掩下去。哪知回來,母親又在這里為了一堆破家具斤斤計較,她是怕街坊四鄰看不到他們家的笑話是吧。

    季文明心累得緊,他伸手按住太陽穴,無奈地說:“娘,以后這些事你就別管了?!?

    她都是為了誰?萬氏委屈得眼睛都紅了:“娘不管,那誰管?珍珍還在月子里,而且她一個大家小姐也不是管家的料?!?

    這倒是實話,季文明有一瞬間的茫然,過幾天他就要去服刑了。他一走,留下四個女人和一個孩子,這個家該怎么辦?

    母親這樣,他是萬萬不敢把家交給她管的。美瑜就更不靠譜了,想來想,也只有錢珍珍。

    “珍珍呢?”季文明問萬氏。

    萬氏指了指后院:“在她房里呢?!?

    季文明點頭:“不要管傅家人,快快把他們送走,然后把門關了?!?

    “嫁妝單子也不對了嗎?”萬氏不甘心地問道。萬一傅氏把他們家的東西也一并順走了呢。

    季文明耐著性子道:“不用管,她房里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

    見兒子一臉陰鷙,萬氏只得不情不愿地噤了聲。

    不到半個時辰,傅芷璇的東西都收拾完了,全搬出了季家,擺在巷子里。

    傅天意請的親戚趕著牛車和騾車,相繼出現在巷子口,把各種物什運了出去。

    及至最后一件立柜抬出來,萬氏正要關上門,突然幾個穿著灰褐色褂子的男人氣勢洶洶地闖了過來,蒲扇一樣的大手按在門上。

    萬氏合不上門,急了,戰戰兢兢地說:“你們,你們要做什么?”

    為首那人瞪著一雙銅眼,粗聲粗氣地說:“季老夫人,你欠我們的工錢什么時候結?”

    后面一人說:“林大哥,還有我的木材錢,青老弟家的青磚錢……”

    萬氏懵了:“我……老身什么時候欠過你們的錢?”

    那個叫林大哥的冷笑道:“季老夫人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季家的族學和祠堂,還記得嗎?”

    他一提醒,萬氏就記起來了。這是給修繕祠堂和建族學的領頭人,當時所需的木料砂石磚瓦也都是他替他們找的,這位林掌柜自己就是開瓦窯的。

    當時說好年關由傅芷璇來結這筆賬,因而萬氏下意識地看向不遠處的傅芷璇,指著她說:“你們找她結賬?!?

    林掌柜粗黑的眉毛一拉,兇戾之氣盡顯:“季老夫人,你就別耍咱們了?咱們就是聽說你們家出了事,債主正上門要債,這才過來的。你當我們傻,讓咱們去找債主要錢?!?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四十八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四十七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四十九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