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六十二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戰王妃 重生逆天凰后:帝尊,你再撩! 良陳美錦 傾城嬌女:將軍,太生猛 蜜寵田園:神醫辣妻山里漢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萌妻食神 寵妻如令 絕色妖嬈:鬼醫至尊(天醫鳳九) 神醫凰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苗夫人里面穿著一件月牙白的中衣, 外面罩了一件冰藍色銀紋蟬紗絲衣, 頭發松松垮垮的在腦后挽了一個髻, 整個人散發著一種慵懶迷人的味道。

    更讓傅芷璇臉紅心跳地是, 她胸口處的衣服都沒攏緊, 露出鎖骨處大片雪白的肌膚, 上面還帶著一些曖昧的紅痕, 瞧得傅芷璇面紅耳赤,都不好意思直視她。

    苗夫人見了,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伸手輕點了一下她的臉頰,然后慢悠悠地關上門:“走吧,有甚害羞的, 我有的你也有?!?

    傅芷璇的臉瞬間爆紅, 她實在沒辦法把這個奔放的婦人跟她記憶中端莊大氣爽朗的苗夫人聯系在一塊兒。不過想到她敢跟徐大人幽會,這似乎也不足為奇了。

    苗夫人徑自走到方桌前坐定, 傅芷璇本來慢吞吞他跟在她后面, 但她一抬頭就發現, 苗夫人正對的位置竟是床側的柜子。

    想到陸棲行就藏在那里, 她一個心驚, 也顧不得羞窘了,忙走到苗夫人對面坐定, 借機擋住了苗夫人的視線。

    苗夫人誤以為是自己讓她緊張了,遂即收起了臉上的笑, 眉一斂, 羽睫一扇,眼眶泛紅,瞬間從一粉面含春的俏佳人變成了凄楚悲涼的苦命人。

    她拿起繡帕,擦了一下眼,苦笑道:“阿璇,做女子難,做寡婦更難,你的情況雖與我不大相同,但結局卻是殊途同歸,當明白,夜半醒來,孤枕難眠的滋味才是?!?

    一直獨守空房的傅芷璇還真不明白這種感覺。

    想到苗夫人這段日子以來的照拂,傅芷璇實不忍敷衍她,蹙緊眉頭勸道:“夫人這樣終不是長久之計,天下沒有不透分的墻,若是哪天出了差池,恐夫人名譽盡毀?,F夫人當家,苗公子也亦成人,夫人何不招一接腳夫,朝朝暮暮,總比偷偷摸摸強?!?

    苗夫人才三十多歲,徐娘半老,風韻猶存,長相出挑,又有萬貫家財,興許找不到如徐大人這樣位高權重的,但找個家徒四壁,長相俊朗的男兒還是不難的。

    見傅芷璇并沒有一味順從敷衍她,反而苦口婆心勸她離開徐大人,招個男人過正常日子。苗夫人臉上的笑容也真實了一些,只是語氣中帶著一股子惆悵:“你以為我不想?阿璇,我守寡的時候才十九歲,那時候阿錚也才兩歲,剛牙牙學語,我們孤兒寡母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應,你以為我是怎么守住這偌大家業的?”

    傅芷璇的瞳孔猛然睜大,驚訝地看著苗夫人。

    看到她眼里的詫異,苗夫人自嘲一笑,毫不避諱地說:“沒錯,若非徐榮平幫忙,我一個養在深閨中的婦道人家哪爭得過苗家那群不要臉的老不休,震得住底下那群倚老賣老的掌柜?!?

    她一提起苗家的老不休,傅芷璇就想起為老不尊,路都走不動了苗太叔公,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還帶著子孫輩上門對這孤兒寡母咄咄相逼。苗錚都長大了,苗夫人也已經完全掌控苗家產業他們都敢如此放肆,可想而知,當年是何等的囂張。

    若非苗夫人強硬,只怕早被他們娘倆如今連骨頭都不剩了。自古以來,民間就有吃絕戶的惡習,傅芷璇記得在雜記上見過一樁慘劇,有一人家有四個兒子,老四死得早,留下孤兒寡母,他的三個兄長就把他的家產給分了,把弟媳婦給賣了,老四的兒子隨便過繼給了族里沒兒子的人家。一家子就這么死的死,散的散了。

    想來苗夫人此舉也實屬無奈,只是這終歸不是一條正道,稍有不慎就能讓她粉身碎骨。而這也不是不可能,傅芷璇想到當初讓史哥去調查苗家,他那句模模糊糊一筆帶過的“苗夫人風評不大好”。既然史哥這樣在京城什么背景都沒有的普通人都能聽到風聲,那更逞論苗夫人的對手敵人。

    只是傅芷璇也不知道該怎么勸苗夫人。既然這段關系是當初她有求于徐大人才開始的,現如今只怕也不是她一個人說停就能停的。

    苗夫人見她久久不做聲,而且眉頭還越擰越緊,以為她是不屑自己,這也實屬正常,世人對女子的德行操守諸多要求,她這樣的,不少女人都會斥她一聲不守婦道。

    在心里嘆了口氣,苗夫人的表情淡了一些,凄楚一笑:“你也看不起我,罷了,強扭的瓜不甜。阿璇,等回京之后,要去要留,你自便,我不攔你,但你得替我保密此事,否則,事發后,就是我不追究,徐榮平也不肯放過你?!?

    傅芷璇看著她,搖頭道:“夫人說笑了,若非夫人看得起,有意提攜阿璇,阿璇還是那個待在市井之中,整日為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奔波忙碌的小婦人,哪能見到這大好河山。阿璇感謝夫人還來不及,哪有嫌棄的道理。況且阿璇也是世人眼中的逆經叛道之人,有什么資格看不起夫人,阿璇只是擔憂夫人?!?

    接著,她把從市井中聽來的傳聞告訴了苗夫人。

    苗夫人一怔,臉上的神色逐漸變得凝重。顯然,她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連傅芷璇都聽到了風聲,那其他人呢?

    這還是沒被他們抓到把柄,若哪一天此事真的暴露,光苗家那群老不死的就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用口水淹死她。

    “阿璇,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讓我好好想想?!泵绶蛉碎]上眼,疲憊地撐住額頭。

    過了片刻,她再睜開眼,眸中已恢復了平時那淡定從容的模樣,只是細看之下,還是能發現她握住茶杯的手有些抖。

    把茶杯舉到唇邊,看著被子里盈滿的水,她忽然反應過來,偏頭看傅芷璇:“阿璇,大半夜是被渴醒了吧?倒了這滿滿的一杯水都沒來得及喝,現在更渴了吧?!?

    說完,笑瞇瞇地把水遞給傅芷璇。

    傅芷璇正好沒找到起夜的借口,苗夫人這么一說,她只能順勢接下:“是啊,正好有些渴,可能是白天吃多了?!?

    苗夫人表示理解:“也是,你好多天沒吃晚飯了,今天一下子吃得多了點,胃不舒服也正常,多喝點水有助于消化?!?

    在她關切的目光下,傅芷璇只能接過茶杯,但拿在手里,她才想起,這茶杯是陸棲行用過的。

    “喝啊,你不是渴了嗎,怎么不喝?”苗夫人催促道。

    真是的,她說內急也好啊,干嘛順著苗夫人的話說渴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也不能收回來。

    罷了,不就是同用一個茶杯,她就當去飯館吃飯了。傅芷璇硬著頭皮,喝了水,臉上毫無意外地染上了紅霞。

    苗夫人看她突然變紅的臉,還以為是自己害她不自在,把胸口的中衣攏緊,感嘆道:“沒想到你這么害羞?!?

    完全不像是嫁過人的少婦,倒跟那些還沒經人事的姑娘差不多。不過她前夫一直在外出征,回來才兩三個月就和離了,想來夫妻之間親近的機會不多,也難怪她如此不自在呢。

    自以為弄明白了原因的苗夫人,搖搖頭,對傅芷璇又多了一層同情和親切,哎,她這和離婦比自己這寡婦還冤。

    “阿璇,謝謝你,今日之事也希望你能替我保密,至于其他的容我再想想?!泵绶蛉藝@了口氣,無奈地說。

    傅芷璇也知道,苗夫人不可能會這么快下決定。

    她沉了沉眼瞼,在話終之時,再度表了一番忠心:“夫人待阿璇一片赤誠,多次提攜阿璇,阿璇感激不盡,自是希望夫人好。你能長長久久,苗公子的好日子方能長長久久,請夫人三思?!?

    這話說得情真意切,又恰好戳中苗夫人的軟肋,若說這世上最令她放不下的,非苗錚莫屬,她不怕丟臉,但她怕讓兒子蒙羞。

    苗夫人感動地拉著傅芷璇的手,輕輕拍了拍:“阿璇,你是個好孩子?!?

    傅芷璇故作害羞地垂下了頭,忽然,船外傳來一陣嗖嗖嗖的聲響。

    在船上呆了十日,傅芷璇對這個聲音很熟悉了,她猛地抬頭,驚訝地看著苗夫人:“夫人,不是說明日再啟程嗎?怎么這才半夜就開船了?”

    苗夫人眉頭微顰,無奈地笑了笑:“應該是徐榮平下的命令,他惱羞成怒了吧。阿璇,你放心,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傅芷璇對她的保證毫無信心。苗夫人雖是這十一艘船的主人,但在船上真正做主,權力最大的卻是轉運使徐榮平,若是兩人□□暴露,按照燕律“和奸者,男女徒一年半”的規定,他也跑不掉。誰知道他會不會為了避免刑罰,殺人滅口呢。在這長長的江河之上,要讓一個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連尸首都找不到,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苗夫人見她嚇得手腳冰涼,忍不住輕笑了一下,抓住她的手柔聲安撫道:“阿璇,徐榮平我認識快二十年了,他不是那等兇狠濫殺之徒。你真的不必擔心,我的話他還是聽得進去幾分。你想,他若真想對你不利,又何須如此,剛才直接闖進來,把你的嘴捂住綁起來,丟進河里,誰能曉得。等船開走后,再說你昨夜并未回船上,這船上有誰會跟他過不去,為你抱不平?”

    傅芷璇也漸漸冷靜下來,擔憂亦無用,若徐榮平鐵了心要她的性命多的是法子?,F如今最要緊的是把陸棲行送下船,否則等船一開,不知何時才會停下,萬一他被暴露,那她可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夫人,不是說好明天再走嗎?咱們能否到天明再開船?”傅芷璇緊張地抓住手帕問道。有緣書吧 www.yyshu8.com

    看到她蒼白的臉色,苗夫人以為前一陣暈船的陰影嚇到了她,走過去支起窗戶,往外瞥了一眼,扭過頭無奈地:“船已經開出上百丈了,再退回去很??亢苈闊┑?。阿璇,反正現在離天明也只有一個多時辰而已,船早晚得開,你得適應?!?

    “可是……”傅芷璇忍不住偷瞄了陸棲行藏身的地方,心中著實焦急,“夫人,真的不能停嗎?就停一小會兒好不好?”

    她的著急寫在了臉上,苗夫人狐疑地看著她:“阿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這苗夫人還真是敏銳,傅芷璇心里咯噔了一下,扯了下嘴角,笑得很難看:“夫人又不是不知道,船一開,我就暈得昏天黑地,實在是怕極了,因而哪怕能拖一時半刻我也……”

    苗夫人拍了一下她的肩,遺憾地說:“看來下次南下也不能指望你了,行了,趁著還沒開始暈船,你先睡一會兒,我出去看看?!?

    惦記著陸棲行,傅芷璇也不留她。

    等她一走,傅芷璇立即關上門,疾步走到柜子旁,無奈地看著藏在后面的陸棲行:“你水性好嗎?能不能泅回去?”

    陸棲行走出來,彎腰蹲在窗前,輕輕把窗戶掀起一條縫,往外瞄了一眼,回頭黑眸不善地盯著傅芷璇:“現已離岸兩三百丈,此處水深至少數丈,你要本王泅回去?”

    傅芷璇無語,你不泅水回去就不泅,直說就是,干嘛用這種懾人的眼神盯著人看。

    傅芷璇避開他的眼神:“只是現下船已開走,恐會耽誤了王爺的正事?!本筒恍拍悴患?。

    但陸棲行還真不急,他慢悠悠地走到方桌前,拿起傅芷璇剛才喝過的那只杯子在手里緩緩轉悠。

    傅芷璇一看那杯子臉再次囧得通紅,這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就不信,他剛才沒看見自己用那杯子喝過水。

    她忍不住狠狠瞪了他的背影一記,恰在這時,陸棲行忽然回頭,四目相對,傅芷璇尷尬極了,瞥了他一眼,訕訕地收回目光不看他。

    “忘了跟你說,本王這次的目的地跟你們一致,正好搭個順風船?!?

    傅芷璇驚聞此言,連尷尬都忘了,猛地扭過頭,目光灼灼地盯著他:“你要找的人不在徽州?”

    提起這個,陸棲行眉目發沉:“老頭子太會跑了,本王撲了個空,如今他最可能去的是陽順?!?

    陽順就是傅芷璇他們此行的目的地,跟安順呈掎角之勢,是南邊的兩大邊境城池。再往南就到了大梁了,兩國多有不和,常年交戰,好在去年,曹廣率南軍大敗大梁,殺敵五萬,俘虜十余萬人,大傷大梁元氣,這邊境才太平了一些。

    傅芷璇聽了點意思,這位前太醫似乎刻意躲著朝廷的人,所以不顧邊境戰火連連,跑了過去。不過這都不是她關心的,她現在最為難的是:“那你打算怎么辦?”

    陸棲行攤了攤手:“你說本王能怎么辦?”

    傅芷璇頭一回見他耍無賴的模樣,臉都氣青了,目光陰沉地盯著他:“王爺,請自重?!?

    孤男寡女,十天半月獨處一室,傳出去她的清譽都毀了。就是不談清譽,這可是船上,每日活動的地方也不過船艙這方寸之地,兩人吃喝拉撒睡都要待在一塊兒,還不得把人逼瘋。

    看到盛滿怒火的晶眸,陸棲行知道她動了真怒,俯首一笑:“莫擔心,晚上本王會去別處,只是白日恐還得藏在你這里?!?

    傅芷璇擰眉,臉色到底好了些:“你不能白日也去別處嗎?”

    陸棲行搖頭:“白天到處都有人,旁的地方沒你這里安全?!?

    見傅芷璇仍不松口,他轉而道:“你應該往好處想,有本王在,至少不會讓徐榮平動了你?!?

    提起徐榮平,傅芷璇心里一緊,倒是不得不承認,陸棲行在這里,她確實要放心些。雖然苗夫人已經向她再三保證了,但她到底不了解徐榮平的為人,誰知道他往后會不會找機會對付自己。一日不回京,她的心就放不下來。

    心里松了口氣,但傅芷璇也不想這么早就把底牌亮給對方,蹙眉道:“苗夫人剛才已經像我保證了。她跟了徐榮平這么多年,她的面子,徐榮平應還是要給的?!?

    陸棲行嗤笑:“天真,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的話也能信?”

    傅芷璇不贊同地擰起眉,忍下跟他辯駁的欲望。這世上大部分女子都會鄙夷嫌棄苗夫人,更何況男人。

    “怎么,本王說錯了?”陸棲行沒錯過傅芷璇臉上的不贊同。

    傅芷璇的唇繃成了一條直線:“王爺沒錯,但苗夫人也不至于王爺說的這樣罪大惡極。她一介婦人,帶著幼子,群狼環伺,出賣色相也實屬無奈。真要說錯,不該是咄咄逼人,把她逼上這條路的無恥之徒錯得更多嗎?還有那家中嬌妻美妾皆不缺,仍在外以權勢脅迫追逐美色的敗類,這樣的卑劣之輩王爺不追究,卻獨獨追究一手無縛雞之力的婦人,是何道理?”

    這番話有理有據,連陸棲行也愣了一下,他神色復雜地看著傅芷璇:“你說得沒錯,苗家人有錯,徐榮平也有錯,但這并不是你為姜氏開脫的借口?!?

    傅芷璇勾唇冷笑:“民婦亦沒為苗夫人開脫,民婦只是同情她。誰不想堂堂正正做人,寡婦再嫁或招夫入贅,也是律法所許,道德不禁,若能有選擇,民婦相信,苗夫人會更愿意招一相貌堂堂的男子入門,大大方方長相廝守,怎么也比這偷偷摸摸強?!?

    陸棲行的眉皺了起來:“這也是你的想法?”

    傅芷璇無語,他們不是在說苗夫人嗎?怎么又扯到了她頭上。

    不過若是能借此說清楚,讓他明白自己的決心也是好的。

    傅芷璇目光堅定,擲地有聲地說:“沒錯,女子嫁人如同再世投胎,錯了便萬劫不復,輕則受婆母磋磨,丈夫不喜,兒女離心,重則連性命亦要丟掉。民婦已錯了一次,萬不敢再賭第二次?!?

    陸棲行的目光深邃幽長,瞥了她一眼,沒與她爭辯,反而把話題又轉了回去:“本王認真的,徐榮平此人你有所不知,他原出身貧寒,后得了妻族提攜,方能穩坐這肥得流油的轉運使一職。此事若暴露,他不光名譽掃地,家中悍妻也不會饒了他,此事關系他的前程性命,你覺得他會輕而易舉放過你嗎?”

    傅芷璇被他這么一說,心里更沒譜了。只是這滿艘船,都是徐榮平的人,她就是想逃也沒地方逃。

    陸棲行等了半天,見她像只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的,也是心塞得很。他握拳低咳了一聲,待傅芷璇抬頭看他時,他終于主動道:“等船到了下一站,你可以跟著本王走?!?

    她是瘋了吧?非親非故的,跟著他走?

    “不用?!备弟畦胍膊幌刖途芙^了他。

    陸棲行臉色霎時變得不好起來:“你寧可信姜氏,也不信本王?”

    這話不好接,傅芷璇干脆不說話。

    陸棲行忍了又忍,拳頭捏得咔嚓作響:“傅芷璇,你救姓季的妾室時,本王曾認為你是非恩怨分明,更難能可貴的是還有顆善良的容人之心。但本王不希望你把你的愚善用到這種地方,以為人人都是善茬?!?

    她當然不天真,更不愚蠢。就她今天對苗夫人說的那番話,有多少不是刻意迎合,只為贏得苗夫人好感和信任?有多少不是為了保住小命的妥協之語?誠然,她并不歧視鄙夷苗夫人,但這并不意味著她贊同苗夫人的做法。

    她眨了眨眼,抬頭直視著他:“王爺你錯了,民婦并無容人之量,更不大度,否則就該聽我娘的,安心跟季文明過日子,又怎會整天琢磨怎么擺脫他。民婦救賴佳,只因一點,民婦厭惡一切用陰私手段毀壞女子清譽的行為,這與她是否是季文明的小妾沒關系,換個不認識的女子,民婦亦不會袖手旁觀?!?

    他所謂的大度就是能容忍丈夫招花納妾?呵呵,這樣的大度和夸贊她還真不稀罕。道不同不相為謀,早點說清楚,讓他早點死了心也好。

    陸棲行的眉心緊蹙,面露困惑之色,良久,他拋下了一句:“你仔細想想本王的話,在下船之前你隨時可更改主意?!?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六十二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捉蟲)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