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六十九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威武不能娶 農門長安 冷面殘王:凰妃太放肆 絕色病王誘啞妃 邪王追妻 戰王妃 春暖香濃 暴虐王爺絕寵妃 妻憑夫貴 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急切地跑到門口, 陸棲行忽然停下了腳步, 近鄉情怯, 他深怕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

    平生頭一次體會到恐懼的滋味, 他不自覺放慢了腳步, 走到床邊時, 彎下腰按在床板上的手不受控制地顫抖了一下。

    別擔心, 她一定會沒事的!陸棲行深呼吸了一口氣,猛地拉開木板,下一瞬, 一支褐色的簪子重重地劃過他的手臂,布帛撕裂,發出清脆的響聲。

    一聽這聲音, 傅芷璇就知道, 她絕對沒刺中來人的要害。完了,跑不掉了, 她咬緊下唇, 緊閉的眼角淌下一滴晶瑩的眼淚, 絕望和不甘充斥在胸腔。

    她不想死, 她好不容易重活一次, 她還背負著苗夫人的重托,她還沒看遍這大好河山, 她還這么年輕,她不甘心!一張張熟悉的臉在她腦海中閃現, 她還沒來得及跟他們說再見, 她若死在這里了,他們會難過嗎?

    但過了一小會兒,想象中的疼痛并沒有來臨。傅芷璇心里打鼓,正準備偷偷睜開一條縫瞅一眼,忽然,一只粗糙的手指貼在了她的眼角,輕輕地撫過那一顆淚珠,動作輕柔得像是怕嚇到她一般。

    她心中一悸,猛地睜開眼,正好與陸棲行關切猩紅的雙眼對上。

    “我不是在做夢吧?你怎么在這兒?”傅芷璇用力眨了眨眼。

    “別怕,沒事了?!彼氖终茰嘏辛?,輕輕摩挲著她的額頭。

    聽到這溫柔的聲音,傅芷璇心中一酸,憋了一晚上的驚嚇和恐懼傾瀉而出,她忽然坐了起來,一把抱住了陸棲行,嚎啕大哭起來。

    陸棲行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后,雙手攬著她的肩,輕撫安慰道:“不要怕,我來了?!?

    傅芷璇更想哭了,她緊緊攥住陸棲行的衣袖,邊哭邊說:“王爺,苗夫人死了,她死前還幫我擋了一記刀?!?

    “好,我們會記住她的好,償還這份恩情?!标憲休p輕拍著她的背,順著她的話往下說。

    “可我還殺人了,我殺人了……”傅芷璇的聲音都在發抖。要知道,在此之前,她連雞都沒殺過一只。

    當時生死攸關,來不及想這些。但一發現自己安全了,那種恐懼感和負罪感就鋪天蓋地的襲來了,現在她都還記得那一刀刺入那士兵胸口時,噴灑出的溫熱血珠,還有他臨死前那錯愕又恐懼的眼神。那個士兵面容稚嫩,身形瘦小,估計只有十幾歲,還是個孩子,但卻死了她的手里。

    陸棲行的眼沉了沉,抱住她的手用力箍緊,低聲道:“你沒有錯,戰場上沒有對錯,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話是如此,他心里卻止不住地擔憂。別說一個善良柔弱的女子了,就是許多剛上戰場的新兵,第一次殺人后,許多人都要情緒低落好幾天,更有甚者會承受不住崩潰。

    更何況,傅芷璇今晚不止殺了人,還親眼目睹了苗夫人和許多熟人的死亡,她現在心中應該充斥著恐懼、歉疚、不安、自責等負面情緒。

    也許讓她放聲大哭一場是最好的選擇。

    陸棲行沒再說話,只是抱著她,騰出一只手,輕撫著她的背,一下一下,溫暖有力,似乎要把他身上所有的力量和勇氣都傳遞給她。

    在他的安撫下,傅芷璇的情緒逐漸安定下來,哭聲也漸漸轉小,變成了抽泣。

    這邊的動靜不小,在安靜的船上格外引人注目。

    聽到傅芷璇的大哭聲,聞方大喜,能哭證明還活著啊?;钪秃?,活著就好,他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剛到門口就跟魏剛澤撞上了。

    “你干嘛?”魏剛澤拉住了他。

    聞方指了指房內,擔憂地說:“傅夫人哭得這么厲害,該不會是受傷了吧,我去問問王爺,要不要想辦法去找個大夫?!?

    魏剛澤被逗笑了,他捶了聞方一拳:“你是不是傻啊,你現在跑過去,等著王爺恨死你吧?!?

    見聞方還是一臉擔憂的樣子,魏剛澤拍了拍他的肩:“行了,能哭得這么中氣十足,肯定沒多大事。況且,她要真受了傷,只怕王爺比你還急,你小子瞎操什么心?!?

    聞方一想也是這個理,這才安心,但仍不敢走,老老實實地守在門口。

    過了一會兒,章衛那里的事情處理完了,他回頭看著半開的門里,兩個相擁的背影,有些猶豫。

    現在天已經蒙蒙亮了,他們必須走,否則等天大亮,被附近的山野村民看到了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章衛想了想,輕輕踢了聞方一腳:“我們要走了,你去跟王爺說?!?

    “是?!甭劮秸酒饋?,輕輕推開門,才踏出兩步,陸棲行忽然扭過頭,懾人的目光不悅地盯著他。

    聞方被盯得頭皮發麻,抓了抓后腦勺,小聲說:“王爺,章統領那里都處理好了?!?

    陸棲行明白了他的意思,一點下巴,輕聲道:“把傅夫人的包袱帶上?!?

    說罷,雙手抱著傅芷璇站了起來,轉過身。

    聞方這才發現,原來傅芷璇已經睡著了。只是可能太傷心,她現在哭得鼻頭紅紅的,眼皮子也有些腫,好在人沒事。

    陸棲行見他的眼神黏在傅芷璇身上不動,擰起眉,輕哼了一聲。

    聞方連忙挪開目光,匆匆往里去找傅芷璇遺落的包袱。

    陸棲行沒理會他,抱著傅芷璇緩緩下樓,一到甲板上就看到了侯在那兒的章衛和魏剛澤。

    章衛眼觀鼻,鼻觀心,沉眉斂目,放低聲音問道:“王爺,這艘船怎么辦?”

    旁邊的魏剛澤就沒那么老實了,他毫不掩飾自己的好奇,端詳的目光在傅芷璇身上打轉,嘖嘖,也不是什么絕色佳人嘛,王爺的眼光真獨特。

    這目光太過放肆,陸棲行警告地斜了他一眼,然后抬起長袖擋住了傅芷璇的臉。

    魏剛澤錯愕地看了他一眼,立即擺手,挪開目光,若無其事地笑道:“王爺,章衛有事情要問你呢!”

    陸棲行沒搭理他,抱著傅芷璇跳下了船,邊走邊說:“保持原樣,清理掉我們的痕跡!”

    “是!”章衛一拱手,立即安排人行動。

    等陸棲行一走,他無奈地嘆了口氣,看向魏剛澤,提點道:“老魏,你別把那一套江湖習氣帶過來,王爺不喜歡?!?

    老魏什么都好,就是這性子太跳脫,好奇心太重,而且去江湖上混了一陣之后,說話行事越來越粗俗,肆無忌憚。若只是對自家兄弟倒是無妨,但他把偏偏把主意打到了傅夫人身上。

    魏剛澤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別擔心,我就是好奇,有分寸呢?!?

    希望如此吧!

    ***

    這邊,陸棲行抱著傅芷璇踏上了隔壁船,剛拐到樓梯口,傅芷璇濃密的睫毛就顫了顫,緊接著一只雪白的柔荑撫上了陸棲行的手臂,他腳步一頓,停了下來,垂眉看著傅芷璇:“醒了?”

    “放我下來吧,我可以走?!备弟畦p拍了一下他的手臂,低聲道。

    雖然看到了陸棲行,知道自己安全了,但她緊繃的神經并沒有完全松懈下來,睡得也不安穩,因而剛才魏剛澤用大嗓門說話時,她就醒了,只是為了避免大家尷尬,故意裝作沒醒而已。

    走到樓梯口,她估摸著已經沒人了,這才開了口。結果這一拍手,竟感覺手掌上黏糊糊的,她低頭瞥了一眼,發現自己無意中一抓竟抓出了一手的血。

    “你受傷了!”傅芷璇倒吸一口涼氣,目光瞟向陸棲行的手臂。

    他今天穿了一件漆黑的衣服,就是受傷淌血了也看不出來,難怪剛才章衛他們都沒發現呢。

    傅芷璇咬住下唇,緊張地說:“王爺,你的手受傷了,快放我下來?!?

    陸棲行看了她一眼,輕輕把她放到地上,低聲安撫道:“沒事,小傷而已,走吧,我送你上去,還是你原先住的房間?!?

    傅芷璇本想拒絕,但昨晚的恐懼還縈繞在心間,她現在極不想一個人單獨待著,因而默認了他的提議。

    兩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樓,進了傅芷璇以前住的房間。

    看著里面熟悉的擺設,傅芷璇眼中閃過一抹復雜,兜兜轉轉,她又回來了,但物是人非,曾經的熟人全都不在了,而且再也不可能回來。

    她收拾起低落的情緒,坐到桌前,沖陸棲行招了招手,等他坐下后立即抓住他的手臂,輕輕撩起袖子。

    一道五六寸長的猙獰傷口橫亙在他的右小臂上,這傷口極窄,長長的一條,由深至淺,其中尤以臨近手腕處最嚇人,那團傷口血肉往外翻,雖不大,但卻很深,到現在還有血在往外流淌。

    “這是我刺的吧……”傅芷璇越看越眼熟,很快便想起來,她剛才以為來的是歹人,下意識地把木簪刺了出去。

    傷口這么深,當時他都沒叫一聲,還抱了自己這么遠的一段路,傅芷璇心里又愧疚又心疼,眼眶泛紅,抱怨道:“你為何不早說?!?

    陸棲行抬起另外一只未受傷的手輕輕按住她的眼角,低笑道:“沒事的,小傷而已?!?28文學網 www.wx228.com

    “都受傷了還不大老實!”傅芷璇一把打開他的手,蹭地站了起來,一溜煙地跑到了隔壁,她記得,苗夫人受傷時,大夫拿了一些藥上來,應該還有剩余。

    陸棲行看著自己的手背,嘴角不自覺地升起一抹弧度,喃喃自語道:“膽子變大了嘛!”

    過了一會兒,傅芷璇拿著藥和一小壺酒走了回來,擺在桌上,有些不知所措:“我不大會上藥,你自己可以嗎?要不我去叫章大人進來幫忙?”

    他這傷口不淺,必須用烈酒清洗?;鹄崩钡木扑鲈趥谏?,光是想,她就覺得頭皮發麻,更別提親自動手了。

    陸棲行點頭,神色自若地說:“不用,把酒壺打開,遞給我?!?

    被他的鎮定所感染,傅芷璇冷靜下來,擰開酒壺,遞給了他。

    陸棲行眼也不眨地把酒撒在傷口上,洗去上面的血污,然后倒上金瘡藥。不過最后一關包扎傷口,還得傅芷璇幫忙。

    傅芷璇拿起繃帶,動作極其輕柔,唯恐弄疼了他。

    陸棲行看著她溫柔專注的眉眼,冷硬的心忽然之間變得柔軟萬分。

    “好了,大功告成?!贝蛏辖Y后,傅芷璇總算松了一口氣。

    突然一只長臂把她拉進了懷里,沙啞的、充滿慶幸的男聲在她頭頂響起:“真好,你沒事?!?

    聲音里濃烈的感情像面前這壺烈酒,香醇又動人,傅芷璇心弦微動,這一刻,所有的顧慮都飄到了九霄云外,她的手臂鬼使神差地纏上了他的腰,頭也乖順地靠到了他的胸口。

    陸棲行的身體僵了一瞬,下一刻,他伸出未受傷的手按住她的頭,緊緊地貼在他的心臟處,兩人的心臟急促地跳了起來,似乎隨時都會蹦出來一樣。

    “我……”陸棲行剛張嘴,忽然門外傳來了聞方的聲音。

    “王爺,傅夫人該用早飯了?!笨吹轿葑永锏那闆r后,聞方的聲音戛然而止,他手足無措地站在門口。難怪老魏讓他來送早飯呢,原來是挖了這么大個坑在這里等他。

    傅芷璇兩頰升起一抹紅霞,飛快松開手,離開陸棲行的懷抱,坐直腰,背對著門,不自然地撫著袖口。

    陸棲行無奈地站了起來,走到門口接過早飯,順便丟了一記眼刀子給聞方:“你很閑?”

    聞方連連擺手:“沒有,王爺,小人想起下面還有事,先下去了!”

    陸棲行瞪了他一眼:“還不滾!”

    聞方真的就地滾過門邊,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

    眼角的余光看到這一幕,傅芷璇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聞方也實在是太實誠了。

    陸棲行嘴角也往上翹起,走過去把早飯放到桌上:“時候不早了,先吃一點墊墊肚子吧?!?

    “嗯?!备弟畦缓攘诵“胪胫嗑屯O聛砹?,她撐著下巴,盈盈的目光看著陸棲行,“我能給苗夫人收尸嗎?”

    她想把苗夫人的骨灰帶回去給苗錚,也算是讓她落葉歸根了。

    陸棲行斂住了笑,看著傅芷璇道:“苗夫人的這一樁生意搞砸了,她背后的人肯定很生氣,她越慘,那人遷怒于苗家的可能性就最低?!?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讓傅芷璇暴露出去。

    當時,帶傅芷璇一起來交易是苗夫人臨時起意,知情者都死在船上,但若傅芷璇把苗夫人的骨灰帶了回去,他們就會知道她是船上唯一的幸存者。屆時,就是為了探知這批銀子和鐵器的去向,他們也不會放過她。

    “但就讓她暴尸荒野嗎?”傅芷璇一想起苗夫人美麗的臉和溫柔的笑,心里就不自覺地抽痛。

    陸棲行輕輕拍了拍她的手:“我讓章衛留下兩個人,此事衙門一定會派人來探查,查完之后應是原地焚燒,到時候讓他們把苗夫人的尸體單獨火化,把骨灰帶回來給你,再找個機會放到她的棺木中就是?!?

    這個辦法也行,傅芷璇點了點頭:“王爺,謝謝你!”

    陸棲行把桌上的饅頭往她那邊推了推:“要真謝我,就吃飯吧?!?

    傅芷璇拿起一只饅頭,分成兩半,低垂的眉眼輕動,忽然問道:“那王爺在這次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陸棲行嘴角的淺笑凝住了,目光直視著傅芷璇:“你這是在質問我嗎?”

    其實傅芷璇心里已經有數了,聽到他們叫那絡腮胡男子“魏剛澤”,再一想陸棲行來得這么巧,什么好處都被他得了,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只是她先前身心疲乏,沒來得及細想罷了。

    “也不是,王爺,我只是不想差點丟了性命,還什么都不清不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聽到“丟了性命”四個字,陸棲行的臉色稍微和緩,手指敲打著桌面,眼神憐惜地看著她:“徐榮平與姜氏用官銀購買大梁的鐵器,你不過是受了無妄之災。至于這銀子的來源和鐵器的用處嘛……”

    他冷笑一聲,霍然改了口:“此事牽涉甚大,等水落石出之后我再告訴你?!?

    傅芷璇沒理會他這句話,抬起下巴,直望入他的眼底:“在鄰水你就知道苗夫人他們在船上藏了官銀,對嗎?”

    陸棲行搖頭:“不是,出了徽州就發現了。你還想問,他們反目成仇是不是本王所為,對吧?沒錯,是我,在鄰水時,我讓魏剛澤偷偷派人把銀子換了。姓成的用一船的鐵器換了一堆石頭回去,焉能罷休!不過本王先前并不知道徐榮平的目的,只是料定他這事有蹊蹺,反正是順道,故而跟在后頭罷了?!?

    傅芷璇恍然大悟,難怪成先生會忽然殺回來呢,這樣就說得通了:“王爺,你還真是算無遺策?!?

    陸棲行聽她聲音不大對,心一沉,冷聲道:“怎么,你怪我?”

    傅芷璇滿心疲憊,搖頭道:“沒有,王爺有王爺的立場,更何況,是苗夫人先違背了律法,不賴王爺?!?

    只是她心里還是有些不大好受,畢竟苗夫人對她有擋刀之恩。若沒有陸棲行橫插這一腳,她昨夜應該不會死。

    陸棲行臉色稍霽,想到她昨晚受的苦和驚嚇,聲音也不自覺地放柔:“你昨晚一夜沒睡,先休息一會吧?!?

    傅芷璇料想他是有事要去處理,加之她的衣服上也濺了一些血,看著都不舒服,正想更衣,便點頭道:“嗯,王爺也早些休息?!?

    陸棲行站起來,走到門口,又不放心地回頭看著她:“我讓聞方守在你門口,有事叫他?!?

    傅芷璇點頭。

    等他走后,她整個人都失去了神采,渾身無力地靠在床頭,捂住嘴,眼淚無聲地流了出來。

    雖然幾乎一夜未睡,但傅芷璇躺在床上還是怎么都睡不著,只要一閉上眼就看到苗夫人臨死前的模樣,還有那個小士兵驚愕的臉。

    她大睜著眼,望著屋頂發呆。

    不知過了多久,她的眼皮終于困得睜不開,不知不覺地閉上了。

    但就在這時,走廊上似乎傳來了一道腳步聲,她霍地爬了起來,一臉戒備地盯著門口。

    下一刻,門被打開,陸棲行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睡不著?”陸棲行看她紅通通的眼和憔悴的眼神便猜到了一些。

    見是他,傅芷璇松了一口,搖頭道:“不困?!?

    說是不困,手卻忍不住揉了一下眼。陸棲行沒有戳穿她,放緩聲音道:“走吧,下船了?!?

    傅芷璇一臉驚訝:“下船?到了嗎?”

    現在應該剛下午才是,船不過開出兩三個時辰,怎會這么快?

    陸棲行搖頭:“不,我還有一事要做,你與我一道去?!?

    船上的東西不方便光明正大的帶回京城,只能讓魏剛澤帶走,因而他們準備提前下船。

    傅芷璇點頭,心里也松了口氣,這艘船跟出事的船布局一模一樣,看到這些,她就想起昨晚那一幕,所以能離開這里她也求之不得。

    “那我們去哪兒?”傅芷璇跟在后頭問道。

    陸棲行邊走邊說:“安順?!?

    安順,傅芷璇默念了一下這兩個字,猛然想起來,這不就是季文明曾經呆了七年的地方嗎?老天真愛逗人玩,前世,她也幻想過安順是何模樣,卻最終不得見,不料今生已對這地方沒感覺了,反而能親眼見識一番。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六十九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七十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