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七十三章(添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農門長安 良陳美錦 俏漢寵農妻:這個娘子好辣 重生嫡女有空間 絕世大小姐:王爺太妖孽 歡喜記事 大帝姬 鬼醫毒妃:嫁個絕色小相公 異能特工:軍火皇后 農家福女,有點甜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次日, 傅芷璇醒來的時候床側已經沒有了陸棲行的身影。她梳洗了一番, 出了房門才看見他與烏文忠站在堂屋的屋檐下說話。

    見到她, 烏文忠收了話, 拋下一句:“吃早飯了?!?

    然后弓著背先一步進了堂屋。

    剎那間, 小小的院子里只剩傅芷璇與陸棲行兩人。

    傅芷璇藏在袖子下的手指扭作一團, 抿唇一笑, 抬頭小聲問:“你什么時候起來的?怎么不叫我,烏伯伯這么大年紀了,還讓他給咱們做早飯, 多不好?!?

    陸棲行沒接她的話,只說:“進來吧?!?

    然后轉身大步跨入了屋子里,臉上的表情與以往沒什么區別, 似乎還更冷酷了。

    傅芷璇臉上的笑容凝住了, 莫非昨晚的事他真忘了?那他這算酒后吐真言還是酒后發瘋呢?

    既然都不記得了,那這兩者之間又有什么區別呢。

    傅芷璇撇了撇嘴, 跟了進來。

    靠近墻角的小方桌上擺上了早飯, 有粥、饅頭、一碟咸菜、一碟香酥花生米, 還有傅芷璇最喜歡的豆腐腦, 算不上特別豐盛, 但也算不錯了。

    讓傅芷璇自己做,估計也弄不出這么多東西, 尤其是豆腐腦。白生生,嫩嫩的, 看起來就很可口, 傅芷璇拿起勺子挖了一勺放入嘴里,這豆腐腦也沒令她失望,水嫩細膩、吹彈可破、入口即化,還帶著豆子濃厚的醇香味,比她以往所吃過的味道都要好。

    傅芷璇眼前一亮,激動地看著烏文忠,由衷地說:“烏伯伯,你做的豆腐腦真好吃?!?

    烏文忠抬頭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微妙:“喜歡就把我這一碗也吃了?!?

    語氣仍舊不咸不淡,不過動作倒是不慢,沒等傅芷璇拒絕,他就已經把那一碗還未動過的豆腐腦推到了傅芷璇面前。

    傅芷璇感覺很不好意思,她只是誠心夸他,并不是想吃他的:“烏伯伯,我不是這個意思?!?

    見她沒動,陸棲行又把碗往她旁邊推了一下,低聲勸道:“吃吧,烏伯伯不愛吃這個?!?

    說話的口吻與以往并無不同,傅芷璇伸出手,接過碗,故意在他松手的時候撓了一下他的手心。

    陸棲行眼皮一跳,抬頭,泛著精光的眸子猛地射向傅芷璇。

    而傅芷璇好巧不巧地低垂下了頭,用木勺輕輕挖了一勺豆腐腦,只留給陸棲行一段如凝脂般的脖子。

    陸棲行深邃的目光在傅芷璇頭上停留了片刻,然后緩緩移開,若無其事地吃飯,一時之間,飯桌上只有碗筷輕觸的聲音。

    小小地調戲了陸棲行一回,傅芷璇心情大好,愉快地用完了另外一碗豆腐腦。放下碗后,她抬頭望向烏文忠,笑瞇瞇地說:“烏伯伯,你做的豆腐腦與別家的大不相同,可是有什么訣竅,能否教我?”

    “咳咳咳……”烏文忠一口氣嗆在喉管里,不住地咳嗽。

    旁邊的陸棲行連忙輕撫了一下他的背,等他平靜下來后,才接過傅芷璇遞來的水,送到他嘴邊。

    烏文忠只喝了一口就擺手示意陸棲行放下,然后干癟的嘴微微揚起,聲音里帶著一絲幾不可察的笑意:“你想學?”

    傅芷璇點頭,眼里的渴盼一覽無余。

    烏文忠輕笑了一下:“不是我不想教你,而是……”

    “這是烏伯伯家祖上留下來的秘方,不能傳給外人?!焙鋈?,陸棲行出言打斷了他們的話。

    烏文忠布滿法令紋的老眼深深地看了陸棲行一眼,順著他的話往下說:“抱歉了,璇丫頭,王爺說的是,這是我家祖傳的秘方,傳媳不傳女?!?

    “烏伯伯言重了,是阿璇唐突了?!备弟畦Σ[瞇應道。心里卻狐疑得很,烏文忠雖然拒絕了她,但語氣卻比昨日親近多了,似乎是真把她當做了一個晚輩。

    傅芷璇的這種感覺在吃過飯再次得到了確認。

    擱下碗筷,烏文忠也不避諱她還坐在堂屋里,當著她的面就問陸棲行:“昨晚出去可有收獲?”

    陸棲行先前的閑適蕩然無存,神色變得凝重起來:“目前能確認已投敵叛國的有參將錢世坤以及他直屬的五個將領,副將史燦和另外一個參將甘源不知所蹤,除了甘源下屬的把總劉士余曾在當晚與梁軍交戰,戰敗而亡外,其余各營將士都沒有明顯的反抗跡象。因而也不知史燦與甘源究竟是死是活,是否投敵了?!?

    形勢比他們原先預料的還嚴重,可以說,梁軍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奪得了安順,烏文忠嘆息了一聲:“難怪那晚沒什么動靜,清晨起來就變了天!”

    陸棲行頭抵在手背上,凝眉沉思:“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到史燦與甘源二人,弄清楚大軍嘩變的原因。僅憑錢世坤一人不可能做到如此程度,史甘二人中至少有一人是他的同伙或是無意中做了他的幫兇?!?

    南軍名義上的最高將領還是征南大將軍曹廣。但曹廣滯留京城未歸,南軍的實際大權就落到了副將史燦手中,其次是兩個參將錢世坤與甘源。余下的中下級將領皆以這三人為首,三方互相牽制,原是極穩固的關系,誰料會出這么大個岔子。

    烏文忠猜到了他的心思:“王爺是準備先著重尋找甘源?”

    陸棲行點頭:“沒錯,史、錢兩家扎根安順好幾代,在此地根基甚深,而且兩家是姻親,史燦可是錢世坤的大舅子,錢世坤既然叛變了,史燦的嫌疑也很大。甘源籍貫燕京城,兄長宗親皆留在燕京,況且他還是曹廣的心腹愛將,深得曹廣器重,叛變的可能性要比史燦低得多?!?

    傅芷璇聽到這里,總算從這堆關系中弄清楚了一件事:“這么說,史燦的妹妹就是錢夫人?”

    陸棲行頷首:“沒錯?!?

    傅芷璇沉吟片刻,說出了自己知道的消息:“錢夫人與錢世坤夫妻關系極差,甚至比陌生人都不如?!?

    在安順生活了一二十年的烏文忠也知道這事。他扯著嘴角不以為意地說:“兩家是實打實的姻親,投敵叛國是連誅九族的大罪。夫妻不睦在這里算不得什么,更左右不了兩家人的決定?!?

    這也是實情,傅芷璇笑笑不說話,她只是把自己所知道的說出來,并沒想過在這事上給陸棲行出謀劃策。

    但她的出言提醒卻給陸棲行提供了另外一條思路。

    他豁然開朗,笑道:“阿璇倒是提醒了我,烏伯伯,要找甘源一人難,但咱們完全可以從他的親眷下手,側面突擊?!?

    甘源的妻兒子女也在安順。不管他是被囚還是叛變,從他的妻兒身上總能尋出一些端倪。在目前他們人手不夠,城中戒備森嚴的條件下,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烏文忠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贊道:“沒錯,不過你們都是外地人,出去一言一行太惹人注目,這事還是由老頭子我出面,先給你們探探風吧?!?

    陸棲行沒有拒絕,起身重重地朝他躬身行了一禮:“勞煩烏伯伯了?!?

    烏文忠擺了擺手:“別忘了,老頭子我也是北夷人?!?

    ***

    等傅芷璇收拾好出來后,屋子里已沒了烏文忠的身影,只有陸棲行坐在桌前,對著一張輿圖凝眉沉思。

    傅芷璇走過去掃了一眼,上面溝豁縱橫,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圖標,她不大會看輿圖,也沒什么興趣,所以只看了一眼就回去了。

    等到中午,陸棲行終于把輿圖收了起來,然后走到傅芷璇身邊問道:“今天中午吃什么?”

    傅芷璇抬頭看了他一眼,二話不說,直接走到堂屋朝里的一角,從涂了黑漆的案桌下抱出一個小壇子,擱到了陸棲行面前:“這就是今天的午飯!”

    陸棲行看著眼前這一壇子酒,黑瞳中閃過一抹笑意,故意問道:“光喝酒,不吃飯,不怕喝醉了?”

    她可不相信,他一丁點記憶都沒有,傅芷璇直勾勾地盯著他:“沒錯?!焙茸砹俗詈?。

    “什么沒錯?”烏文忠竟不知何時回來了。

    撒潑耍無賴竟被長輩撞見了,傅芷璇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訕訕地笑了笑,掩飾地拿起手帕擦了擦壇子口,隨意扯了個理由:“烏伯伯你回來了,我瞧這壇子口有灰塵,拿出來擦一擦?!?

    烏文忠沒有揭穿她,頷首道:“辛苦你了。今天中午也別做飯了,去阿楊家隔壁買一只烤鴨回來,再熱一熱昨晚的剩菜,將就著吃吧?!?

    傅芷璇正愁沒借口開溜,他就給了這么一個現成的理由,忙收起帕子,笑道:“好,烏伯伯,我這就去?!?

    等傅芷璇一走,烏文忠看著陸棲行,搖了搖頭,很是感慨:“沒想到你也有這么不穩重的時候?!笨煅劭磿?www.kuaiyankanshu.org

    這話說得陸棲行面色一紅。他有些羞赧地摸了一下下巴,強行轉移了話題:“烏伯伯,怎么樣了?”

    烏文忠見他不愿多談,也沒再多言,轉而說起了正事:“甘源的妻兒都還在家,只是外面圍了一群士兵,戒備森嚴,不可硬闖,只能另辟蹊徑,想辦法進去一探究竟?!?

    這一點不出陸棲行所料,不管甘源是投敵還是被軟禁,抑或是已經身首異處,只要他的死訊沒有明確地傳出來,為了穩住他手下那幫士兵,目前梁軍也不會傻得動甘源的妻兒。

    陸棲行頷首道:“有勞烏伯伯了,我會另外安排人混入甘家,與甘源妻子接觸?!?

    ***

    這廂,傅芷璇拿著錢出了家門,輕輕往巷子口而去。阿楊家在三塘巷巷尾,再過去就是寬闊干凈的主道福林街,街邊店鋪林立,烏文忠點名要吃的烤鴨就在這里。

    走出巷子,傅芷璇就敏感的察覺到今天街上的氣息似乎比昨日少了那么一絲肅殺和緊張之氣。路上行人比以往多了不少,巡邏的士兵卻不見了蹤影。

    而烤鴨店門口已經站了幾個人在排隊等候,傅芷璇也站到人群后面,一邊安靜地排隊,一邊不動聲色地觀察四周。

    忽然,一個人影走到了她身后,輕輕地叫了一聲:“弟妹?!?

    傅芷璇扭頭,一看是阿楊,臉上揚起三分笑,打招呼道:“阿楊哥,你也來買烤鴨?!?

    阿楊點頭,憨厚地笑了,朝她解釋道:“康叔家的烤鴨肉質細嫩、味道醇厚、肥而不膩,老人和小孩子都很喜歡吃他家的烤鴨。我家里那小毛頭早吵嚷著好多日沒吃了,這不今兒一瞧見康叔開門了就非要叫我來買?!?

    看不出來,大塊頭又是做巡街的阿楊還是這樣一個慈父。

    他身后一個穿著湖藍色長衫,做丫鬟打扮的小丫頭聽到這話跟找到了知音一樣,跟著笑道:“可不是,我家小公子和姑娘也最喜歡康家的烤鴨了,這幾天康老板沒開門,他們倆天天在家念叨。因而,今天一聽說康老板重新開業了,我家夫人就讓我趕緊過來買?!?

    看來這康家的烤鴨還是安順的一道特色美食,傅芷璇也頗有些期待了。

    等輪到傅芷璇的時間,架子上已只剩兩只烤得油光華亮的烤鴨,油滋滋、香噴噴,還冒著熱氣。

    傅芷璇要了一只,老板用油紙給她包了起來。

    排在阿楊后面的那個小丫鬟,踮腳看了一眼,呀地一聲叫了出來:“老板,沒有了嗎?哎呀,我這怎么回去向我家夫人交差,我家小公子可是哭嚷著要吃烤鴨?!?

    康老板搖了搖頭,聲音粗獷:“小丫頭,今天沒有,明日趕早?!?

    那小丫鬟捏著帕子跟他打商量:“老板,能否再多烤一只,我給你雙倍價錢?!?

    康老板無奈地說:“店里沒鴨子了,你給我雙倍的價錢我也變不出來?!?

    見她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阿楊心生不忍,把剛到手的烤鴨遞了上去:“小丫頭,別哭了,我原價轉賣給你?!?

    這小丫鬟聽了立即破涕為笑,一邊掏錢,一邊感激地說:“謝謝大哥,你真是個好人?!?

    “不用謝,下次還想買烤鴨就趕早?!卑畎芽绝嗊f了過去。

    小丫鬟接過,又是好一番感激涕零,最后才歡天喜地地捧著烤鴨走了。

    傅芷璇見了沒多做猶豫,把自己手里的烤鴨遞給阿楊:“小孩子嘴饞,阿楊哥,這只烤鴨你帶回去給孩子吃吧?!?

    阿楊連忙擺手:“不用,烏老伯喜歡吃烤鴨,你快趁熱拿回去。小孩子,我給他買一碗豆腐腦就可以?!?

    說完指了指離烤鴨店三四丈遠的一家小鋪子。這家店門口擺放著一只大桶,里面還剩著小半桶冒著熱煙的豆腐腦。

    阿楊一邊掏銅板,一邊跟傅芷璇介紹道:“劉叔家的豆腐腦也是城中一絕,弟妹你要不要來兩碗,帶回去嘗嘗?!?

    他顯然跟那老板娘很熟,兩人邊買豆腐腦邊聊天。

    老板娘一聽傅芷璇是烏文忠的外甥媳婦,立即一拍大腿笑道:“妹子,你今早應該吃過我家豆腐腦了吧。你夫君早早的就來買了三碗回去,那時候我們才開門?!?

    “啊,哦,是的,老板娘家的豆腐腦真好吃?!备弟畦瘷C械的點了點頭,心里泛起一股甜絲絲的味道,又是感動又是好笑。

    陸棲行發現,只是出去了一趟,原本還氣鼓鼓的傅芷璇心情突然就變好了。

    他伸手去接烤鴨的時,她不但沒給他白眼,而且還附贈了一枚大大的笑容給他。

    “烏伯伯喜歡吃烤鴨,你切小塊一點?!?

    傅芷璇說完就進了屋,直到陸棲行來叫她吃飯,她才笑瞇瞇地走了出來。

    吃飯時,她的嘴角也一直帶著笑,但卻不怎么搭理他,一直跟烏文忠聊天,說的都是附近街坊鄰里的小事。

    他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問這么仔細做什么?”又不長居與此。

    傅芷璇笑瞇瞇地看了他一眼,笑道:“友愛鄰里啊,我發現咱們的鄰居都還蠻有意思的?!?

    說到“有意思”三個字時,她刻意加重了語調。

    陸棲行眉心一跳,總覺得她這話飽含深意,正想問清楚,她卻轉過頭,看向烏文忠,疑惑地問道:“烏伯伯,我看今天街上的人比昨日多了許多,還有好幾條街外的跑來買烤鴨,他們就不怕嗎?而且在街上巡邏的士兵也少了許多,這是怎么回事?”

    烏文忠淡笑道:“你若在安順生活了幾十年,也會是這個反應。兩國相交處,哪年不打幾場仗,百姓們都習慣了。至于巡街的士兵,城里已幾乎穩定下來,只需保留城門口的關卡就可以了,犯不著再浪費這么多的兵力在城里?!?

    “原來如此?!备弟畦︻伻缁?,順勢不著痕跡地拍了老爺子一記馬屁,“若非烏伯伯你給我解釋,我還要納悶很久?!?

    烏文忠似乎也很吃她這一套,枯樹皮一樣的臉上泛起淺淺的笑:“璇丫頭,你還有什么想知道的?”

    知道他愛屋及烏,傅芷璇也不客氣,重點詢問了一番附近的地形,走向以及鄰近幾條街道上可否有什么特色的店鋪等。

    烏文忠一點也沒有不耐煩的意思,一邊詳細給她解釋,一邊還拿筷子擺了一幅簡單的地圖,以求具體形象。

    一老一少就這個問題說了好半天,直到烏文忠面露困色,傅芷璇才起身告辭回了自己房里。

    陸棲行跟著進屋,輕聲問道:“你向烏伯伯打聽這些做什么?”

    傅芷璇伸了個懶腰,回答得很隨意:“以后出去買東西的時候就不怕找不到地兒啊?!?

    要買東西往最繁華、人最多的地方去不就行了,何須知道哪條巷子是死巷,哪條巷子通往哪兒,哪條路離城門口最近。

    “對不起,讓你跟著我受苦了?!标憲忻靼姿@是未雨綢繆,輕輕抓起她的手,眼睛里的愧疚濃得化不開。

    但若讓他重選一次,他仍會如此選擇。安順一落入梁軍手里,附近州縣也會跟著混亂起來,讓聞方單獨送她回京并不安全,還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最放心。

    傅芷璇本想甩開他的手,但見他眼里濃濃的擔憂,心里咯噔了一下,蹙眉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陸棲行抬手輕撫著她的頭:“沒有,是我要離開幾天,不大放心你?!?

    傅芷璇眉心緊擰,張了張干澀地唇:“城里現在這么亂,你要去哪里?”

    陸棲行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肩:“城里沒幾個人認識我,你不必擔心。甘源的妻兒找到了,就在他家,我們得想個辦法進去見她?!?

    聽說是這事,傅芷璇有些擔憂,但也沒辦法叫他不去,只能細細地叮囑他:“你一定要小心。若是發現不對就先撤,咱們再想辦法進去找人就是?!?

    陸棲行摸了摸她的頭,含笑道:“放心,我心中有數。這幾天你在家替我陪陪烏伯伯,他曾隨我父皇南征北戰多年,天南地北幾乎都走遍了,你有什么好奇的都可以問他,但不要問他的私事?!?

    傅芷璇點頭:“知道了,我能自己找事做的,你管好自己就行了,不必管我。你這次出去一共幾天,要帶什么嗎?”

    陸棲行搖頭:“說不好,若是快,一兩天就能回來。至于想帶的嗎?倒是有……”

    他刻意停頓了一下,引得傅芷璇好奇地追問道:“你想帶什么,我去給你準備?!?

    陸棲行深邃的黑瞳中凈是笑意,食指輕輕彈了一下傅芷璇的臉:“你啊,你說怎么辦?”

    傅芷璇的臉刷地一下變得通紅,堪比那開得正艷的杜鵑。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七十三章(添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七十二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七十四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