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七十七章(捉蟲)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長陵 法醫俏王妃 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春日宴 重生之將門毒后 大齡皇后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皇叔寵妃悠著點 農門寵妻:再嫁前夫好種田 神醫凰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傅芷璇是在福林街延伸過去, 最南端的楊柳河邊找到季美瑜的。

    她坐在河邊的一棵柳樹下, 雙手抱著膝蓋, 小聲的抽泣, 像一只受傷的小獸躲在暗處舔舐傷口。

    傅芷璇走過去的時候發現, 她的兩只眼睛都哭腫了, 手上紅紅的一片, 沾在上面的泥土也沒清理。

    “美瑜?!备弟畦p輕的叫了一聲。

    季美瑜扭頭一看是她,立即兩眼一瞪,恨恨地說:“你來干什么?想看我的笑話是吧?”

    傅芷璇不理她, 掏出手帕彎腰打濕,然后拉過她的手,輕輕地擦了起來。

    季美瑜疼得抽了一口氣, 手往回一縮, 撇嘴哼道:“不用你假好心?!?

    傅芷璇笑了笑,彎腰把帕子洗干凈, 遞給了她:“那你自己來?不清理干凈, 以后手上留疤就不好看了?!?

    季美瑜瞥了她一眼, 終還是擔心留疤不好看, 一把接過手帕, 輕輕地把手上殘留的泥土和細碎的沙子清理干凈。擦著擦著,她忽然頭一低, 投進了傅芷璇的懷里,抱著她大哭起來:“你為什么還要管我, 你不是扔下我走了嗎?”

    傅芷璇渾身一僵, 垂下頭復雜地盯著趴在她肩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季美瑜,猶豫片刻,伸出了右手輕輕拍著她的肩。

    季美瑜被她這一安撫,宛如找到了主心骨,哭得更厲害了,邊哭邊訴苦:“嫂子,他們都欺負我,沒有人喜歡我,也沒人愿意娶我,連洪志山這個混球都嫌棄我,我都沒嫌他死過老婆呢……”

    傅芷璇不知道她究竟碰上了什么事,也不好接話,只能輕輕的點了下頭,順著她的話說:“那是他們沒眼光。發生什么事了,能告訴我嗎?”

    季美瑜這番親昵的舉動,打亂了她原本的計劃。傅芷璇眉微垂,思量片刻,決定改弦更張,換個方式,走懷柔路線。

    季美瑜抽泣了兩下,埋在她的肩上,聲音很低,含糊不清:“她們都知道我落胎的事了。我一睡著就做噩夢,夢到很多血,好嚇人?!?

    傅芷璇心里咯噔了一下,頓時明白季美瑜為何會消瘦成這個樣子了。一方面是各種非議和輕視讓她備受煎熬,一方面也是她自己心里內疚,對那個未出世的孩子的內疚。

    她嘆了口氣,輕拍著她的頭安慰道:“沒事,都過去了,別想了?!?

    季美瑜搖頭痛苦,絕望地說:“過不去了,連洪志山這個大老粗的鰥夫都不愿意娶我,還有誰會娶我呢?”

    “會過去的,以后會有人不計較這一段往事,娶你的?!备弟畦p輕攬住她的頭,安撫道。心情卻很沉重,未婚先孕,傷風敗俗,從一開始,季美瑜就被釘在了道德的恥辱架上,凡是有點家底的男子只怕都不會愿意娶她。否則走出去一家子都抬不起頭來。

    而那種家徒四壁,討不上老婆的只怕季美瑜又看不上。高不成低不就,年紀看漲,她的這種焦慮只會與日俱增,除非她哪一日能看破,不再把嫁人視為下半輩子唯一的依靠。

    但依季美瑜這種在男人身上摔了一個大跟頭都還沒有任何醒悟的樣子,也別指望她能擺脫這些世俗的枷鎖了。

    只能說一步錯,步步錯,從她聽信那等無恥好色男子的甜言蜜語,被哄得失去了原則,做出私定終身的事開始就注定了她今生的悲劇。女子不比男兒,行差踏錯一步就很可能使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傅芷璇自己都覺得她這番安慰蒼白空洞無力,但季美瑜卻信了。

    她抬起頭,紅紅的眼眶里充滿了依賴,就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嫂子,真的嗎?真的有人會不嫌棄我?”

    傅芷璇對上這樣一雙渴盼的眸子,實在說不出否認的話,只能點頭:“嗯,放心吧,會有的?!?

    季美瑜絲毫沒察覺到她的不自然,像是說服傅芷璇,更多的像是在說服自己:“嗯,沒錯,嫂子你和離了都一樣有人要,我還這么年輕,沒嫁過人,一定能嫁得出去的?!?

    她似乎一下子找到了自信,也不哭了,臉上還掛著一抹詭異的微笑。

    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她這變化也太快了,傅芷璇感覺她的精神似乎不大對。未免刺激她,連忙錯開了話題:“美瑜,你吃午飯了嗎?咱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

    季美瑜搖搖頭:“嫂子,我不吃,吃太多長胖了不好看?!?

    傅芷璇看著她枯瘦如柴的身體,倍覺違和。

    “你不胖,吃一點沒有關系的?!备弟畦崧晞竦?。

    季美瑜連忙擺手:“不,我不吃,我不想吃,沒胃口?!?

    為了躲避吃飯,她甚至主動提起要幫助傅芷璇:“嫂子,你來找我是想跟我哥和好是不是?我幫你?!?

    傅芷璇苦笑了一下:“美瑜,我想通了,你哥哥現在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咱們現在的身份有云泥之別,況且錢……你的新大嫂她爹現在是這安順城里炙手可熱的人物,這話你還別提了,免得讓她誤會了,對大家都不好?!?

    季美瑜一想到錢珍珍在家里說一不二的脾氣,頓時也住了口,臉上的興奮褪去,懨懨的,打不起精神:“那嫂子你怎么辦?你還要跟著那個姓苗的回京城嗎?”

    傅芷璇嘴角泛起無奈的笑容:“不知道,現在這世道,戰火蔓延,路上打家劫舍的土匪成群,哪里都不太平,如今就剩我與他兩個人,想要穿過這千山萬水,回到燕京,只怕還沒走到半路就連小命都丟了?!?

    季美瑜眼睛一亮,拉著她的手:“那你就別回去了唄,留在安順,咱們一起作伴?!?

    傅芷璇垂下眼瞼,猶豫了一下:“可是我爹娘怎么辦?還有,萬一,萬一被錢……你大嫂發現了我,她眼睛里可是容不下沙子,只怕我的下場比賴佳都不如?!?

    賴佳的去向,季美瑜知道,她鄙夷地撇了撇嘴:“嫂子,怎么能拿賴佳拿種人跟你比呢,她不知廉恥,背著我哥偷人,她活該?!?

    傅芷璇看著她義憤填膺的模樣,忽然之間有些語塞,她真是既可悲又可憎,連帶的對她的那種同情也淡了,苦笑道:“美瑜,你覺得賴佳真的會偷人嗎?捉奸捉雙,你可看到了奸夫?”

    季美瑜語塞,支支吾吾地說:“我……這是家里的丫鬟親眼所見,還能有假?”

    季家的丫鬟聽誰的?傅芷璇不大相信賴佳會偷人,她跟著季文明才幾個月,連新鮮感都還沒褪去,哪會這么快就移情別戀,而且還這么巧,錢家一發達,她偷人的事就暴露了。

    不過跟季美瑜爭這些也沒意義,傅芷璇斂眉垂目,一副失落又害怕的模樣:“美瑜,錢珍珍是什么人咱們都清楚,她愛你哥,愛得眼里容不下沙子,她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接近你哥的女子,螻蟻尚且偷生,我也害怕?!?

    錢珍珍的醋性有多大,這一點季美瑜心知肚明。她想了一下,小聲道:“那嫂子,我不告訴別人你在安順,任何人都不告訴,你別走,好嗎?”

    終于等到這句話了,傅芷璇掩飾住心里的喜悅,做出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

    季美瑜見了,抱著她的胳膊使勁兒地搖晃:“嫂子,你就答應我好不好,別丟下我一個人,我怕,我娘嫌我丟了她的人,整日圍著錢珍珍打轉,都不理我,我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傅芷璇做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半晌道:“好的,不過咱們不能天天見,不然被錢珍珍發現,你以后恐怕就只能去大牢里看我了?!?

    聽她愿意留下,季美瑜忙不迭地點頭答應:“好,我都聽嫂子的,你放心,我絕不告訴任何人?!?

    傅芷璇搬出早已經準備的說辭:“嗯,未免引起別人的注意,咱們五日一見,時間就約定在午時三刻,地點定在楊柳河對面的往來茶樓,行嗎?”

    季美瑜眨了眨眼,淚汪汪地看著她:“嫂子,你不告訴我你住在哪兒嗎?”

    傅芷璇垂下眼瞼,無奈地說:“美瑜,你現在是千金大小姐了,我住在安順城里最破舊的地方,你來不合適,而且萬一被錢珍珍或是你娘知道了,我這條小命也完了?!?

    季美瑜有些失望,但又不想惹她生氣,只好略過此事不提:“好,嫂子,五日后的下午,我到往來茶樓等你?!?

    傅芷璇順手把她拉了起來:“五日后的事五日后再說,現在還是先去填飽肚子?!?

    在季美瑜說話前,她先一步堵住了她的嘴:“你既然還叫我一聲嫂子,那就聽我的,你看你胳膊都瘦得跟個燒火棍一樣了?!?

    季美瑜眼睛里又泛起水意:“嫂子,你對我真好,這世界上就你對我最好了?!彼怀燥?,她瘦成這樣,她娘和大哥看了也只是皺眉訓她一頓而已,沒有人這么溫言細語卻又真切關心地逼著她吃東西。

    這話傅芷璇上輩子也聽過,長嫂如母,這確實是曾經她和季美瑜之間的真實寫照。但這輩子再聽到這句話,她的心里連一絲漣漪都沒起。孰書網 www.shuosh.com

    她心如明鏡,季美瑜現在是受挫了,諸事不順,孤立無援,所以想起她曾經的好來了,而且還在有意美化放大了這種好。但等她度過這段艱難的日子,這些好又如同春、夢了無痕跡,并不會在她的生命中留下多濃重的色彩。

    “傻姑娘,走吧?!备弟畦p輕拍了拍她的手,把她帶到茶樓,叫了一壺茶又要了兩樣點心,推到季美瑜面前,“將就吃一點吧?!?

    季美瑜拿起一只綠豆糕,輕輕咬了一口,細膩香軟的綠豆糕一滑入嘴里,口腔自動分泌唾液,她兩口就吃掉了一個,又拿起第二個。

    不知不覺兩盤糕點都被她吃光了,她有些羞赧地摸了摸臉:“嫂子,我忘了你還沒吃,再給你叫一點吧?!?

    這時候倒是有點曾經那個單純天真的小姑娘的影子了。傅芷璇淺笑著搖頭道:“還是別點了,我怕有的人撐壞了肚子,晚上不停地跑茅房,反倒是我的不是?!?

    “嫂子,你取笑人家?!奔久黎ざ辶硕迥_,臉漲得通紅。

    傅芷璇笑盈盈地看了她一眼,拿出香囊,一個一個地往外掏銅板,邊掏邊喊:“小二,結賬?!?

    季美瑜看她掏了半天都全是銅板,連塊碎銀子都沒有,再一看她身上那身洗得泛白的衣服,心里泛起一股說不出的開心。嫂子對她還是這么好,都沒多少錢了還請她來茶樓里吃東西。

    等小二取走了銅板,她立即從懷里掏出一塊銀子遞給了傅芷璇:“嫂子,這塊銀子送給你?!?

    傅芷璇連忙推脫:“不用,美瑜,你留著,被你哥哥和母親知道了不好,萬一引起他們的注意就更不好了?!?

    季美瑜滿不在乎地撇了撇嘴:“放心吧,嫂子,我家現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銀子,這只是我的零花錢?!?

    這口氣也太大了,傅芷璇眸光閃了閃:“傻姑娘,連宮里那位都不敢說自己不缺銀子?!?

    季美瑜以為她不信,急于顯擺,炫耀地說:“嫂子,真的,我沒騙你,我們家現在可多銀子了,錢珍珍天天換一套新的頭面,我娘也攢了好幾箱銀子做壓箱底。那洪志山是個沒眼色的,哼,娶了我就等于娶了金山銀山,他真是不知好歹?!?

    她話說到這份上,傅芷璇不再拒絕,接過銀子,在手里掂了掂:“那好,我就不與你客氣了?!?

    季美瑜高興地點了點頭:“嗯,嫂子,你若缺銀子,下次我再給你拿些來?!?

    傅芷璇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笑道:“不用了,我還過得去,時候不早了,回家吧,五日后再見?!?

    季美瑜有些不情愿,不過她心里也清楚,她若是再不回去,府中的人就要來找她了。

    “嫂子,那我先走了?!彼龖賾俨簧岬爻弟畦瘬]了揮手。

    ***

    傅芷璇是踩著夜色回去的。

    不出意外,陸棲行已經回來了,他正與烏文忠坐在院子里下棋。

    見到傅芷璇,烏文忠扔下棋子,站了起來,背著雙手,慢吞吞地往石階上爬:“人老了容易犯困,我去歇會兒,阿璇辛苦了,飯給你熱在鍋里?!?

    傅芷璇點頭:“嗯,多謝烏伯伯?!?

    烏文忠擺擺手,大步踏入堂屋,轟地一聲關上了門。

    空寂的院子里便只剩兩人,陸棲行上前,握住她冰涼的手,責備道:“怎么這么晚才回來?先去吃飯吧?!?

    兩人去了廚房。烏文忠的廚房空間小,光線昏暗,伸手不見五指。

    陸棲行點亮了油燈,從把鍋里的飯端了出來,放在廚房里的那張小方桌上,一碗米飯,一碟素炒扁豆,再配一盞昏黃的油燈,很是簡單。

    傅芷璇心中有事,也沒什么胃口,隨意吃了半碗,然后擱下碗筷,問出她回來就想問的問題:“你那邊怎么樣了?還順利嗎?”

    “順利?!痹捠侨绱?,陸棲行的情緒卻并不高昂,他走過去,雙手撐在傅芷璇肩上,自嘲一笑,“你的猜測沒錯,甘源投敵叛國了?!?

    傅芷璇反手握住他的手,用力捏了一下,無聲地安慰他。

    陸棲行吐出一口濁氣:“他是曹廣的心腹,跟了曹廣近十年,也是曹廣帶他到安順的,很受曹廣器重,剛到而立之年就與錢世坤平起平坐,升上了三品參將的位置,前途無量。錢世坤投敵叛國能理解,可是他……我實在很好奇,究竟是何等的誘惑,竟讓他做出這種選擇?!?

    傅芷璇很是不解:“他既已投敵叛國,為何還裝出一副下落不明的模樣?”他又不可能事先猜到陸棲行到了安順。

    說起這個,陸棲行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他這是為了引忠于曹廣的人馬上鉤。史、錢兩家在安順坐大,曹廣不放心,臨走時,偷偷留下了一支親信暗中監視二人。這支隊伍人不多,只有四五十人,但都是監視、追蹤、逃跑的一把好手?!?

    “這群人極擅偽裝,是城里的不穩定因素,甘源想將他們一網打盡,所以想出這么一個引蛇出洞的計策,假裝下落不明,引這群人去甘府一探究竟??上О?,他老婆的偽裝不到家,誰大難臨頭了還有心思擦脂抹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過這倒是便宜了我,若非如此,我還不知道曹廣那小子留了這么一手?!?

    聽他的意思是把這批人收歸麾下了,傅芷璇也替他高興:“若甘源知道最終的為你做嫁衣,估計會氣得吐血?!?

    “沒錯,這批人混跡在安順好幾年了,說是地頭蛇也不為過,有了他們,咱們總算沒那么被動了?!蓖nD了一下,他握住了傅芷璇的手,低頭,把下顎靠在她的發旋上,“明天我要想辦法潛入軍營?!?

    甘源這里已經無從下手,現如今要想找到線索,從嘩變的發酵地軍營入手是最快的。

    傅芷璇心有不舍,但也知道這是他的職責所在,不能阻攔,只能默默的點頭。

    知道她情緒不大高,陸棲行從背后環住了她,低聲安撫:“等此間事一了咱們就回京,在這里乖乖等我回來?!?

    傅芷璇應了一聲,垂著頭把見季美瑜的事說了一遍:“她現在精神很不對,未免引起她的懷疑,我也沒敢問那些敏感的問題?!?

    陸棲行贊許地摸了一下她的頭:“嗯,你做得很對,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明日我安排一個人在季府門前盯著她,赴約那日,你稍微遲一些過去,若她背后跟著小尾巴,他們會通知你,你就別去了?!?

    他這安排比她顧前不顧尾的計劃要周全得多,傅芷璇自不會反對,她點頭應是,又從袖袋里掏出一塊銀子遞給了他:“你看,這是季美瑜給我的?!?

    陸棲行拿起銀子在手里掂了幾下,立即把銀子放置到油燈底下,翻來覆去的觀察。

    見他如此慎重,傅芷璇連忙站起身,探過脖子,緊張地盯著這銀子:“你也覺得這塊銀子不對勁兒?”

    “走,去找烏伯伯?!标憲欣叩教梦萸昧饲瞄T。

    很快,烏文忠走來打開了門,詫異地看著二人:“有事?”

    陸棲行把傅芷璇拉了進去,問道:“烏伯伯,把戥子拿來一用?!?

    烏文忠狐疑地瞥了他一眼,走到墻角的柜子旁,從里取出一柄深棕色的戥子遞給了陸棲行。

    陸棲行把這塊銀子放上去稱了稱,然后又從懷里掏出一錠十兩的銀子,放置在戥子上。

    “季美瑜拿出來這塊銀子比標準的十兩銀子少了二十一錢?!?

    聞言,烏文忠皺著眉從他手里接過那塊銀子,掂了掂:“這塊銀子的雜質太多?!?

    所以才會體積比十兩銀子大,重量卻比十兩銀子輕。

    雖然各國各地的銀子純度多少有些差異,但像這塊銀子這樣雜質如此多的還是很罕見,這更多的像是只經過了粗步加工,未來得及深度提煉的半成品白銀。

    傅芷璇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補充道:“季美瑜說她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銀子,萬氏都攢了好幾大箱銀子了,錢珍珍最近也是花錢如流水?!?

    陸棲行與烏文忠對視一眼,兩人眼中精光閃現,不約而同地喊了出來:“他們發現了大型銀礦!”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七十七章(捉蟲))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七十八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