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八十五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傾世寵妻 春日宴 戰王妃 鳳帝九傾 異能特工:軍火皇后 撒嬌福晉最好命 侯門閨香 童養媳之桃李滿天下 春暖香濃 神醫凰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他的目光停留得太久, 傅芷璇余光一瞥, 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頓時駭得心驚肉跳, 完了, 先前不知道聞方會來, 她只拿出了兩幅碗筷, 并未準備他的,竟被季文明發現了。

    季文明可不是萬氏和季美瑜那樣的草包,傅芷璇不敢掉以輕心, 定定神,假裝未發現季文明的異常,神色自若地問道:“怎么?咱們這粗茶淡飯, 季將軍也看得上眼?那我去給季將軍拿副碗筷?!?

    說完不給季文明反對的機會, 飛快地鉆進廚房,重新拿了一副碗筷和一只酒杯出來, 放在桌上。

    季文明弄不清楚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低頭瞥了一眼桌上的兩只酒杯, 問道:“怎么, 你丈夫不喝?”

    傅芷璇扯了個假笑:“阿錚一喝酒就起疹子, 只能讓舅舅陪你喝了?!?

    季文明瞥了一眼老半天了連個屁也沒放,全靠傅芷璇出頭的聞方, 從鼻孔里噴出一聲嘲諷的笑,隨即望著傅芷璇:“你不吃?”

    聽聞這話, 傅芷璇下意識地瞥了嚴肅古板的烏文忠一樣, 臉上閃過難堪之色,垂下頭,低聲說:“我已經在廚房先用過飯了?!?

    烏文忠緩緩從臺階上走了下來,朝季文明拱了拱手,然后不耐煩地朝傅芷璇揮了揮手,斥責道:“沒看到家里有貴客,再去做幾個菜來!”

    傅芷璇緊張地抓住圍裙,抬頭看了烏文忠一眼,臉漲得通紅,支支吾吾地說:“舅舅,家里沒菜了?!?

    烏文忠瞥了她一眼:“沒有不知道去隔壁借嗎?”

    季文明又意外又暢快又尷尬,睨了傅芷璇一眼,呵呵,她千萬百計要跟他和離,想著攀高枝,結果就選了這么一個貨色。他真想拽著傅芷璇問:你以前那份孤注一擲也要跟我和離的勇氣呢?

    “季某不請自來,已是打擾老丈,豈能再給老丈添麻煩。明正,去街頭買兩只燒鴨、燒鵝來?!奔疚拿鞒砗竽鞘绦l道。

    哪有上別人家做客還自己買食物的,傅芷璇知道這是季文明故意打她的臉,不過她不在意,甚至巴不得他能深信不疑。

    她垂下頭,裝出一副像是受到了極大打擊的模樣,慢吞吞地走回了廚房。

    這頓飯,季文明只吃了一口就借口胃不舒服放下了筷子。反倒是從頭到尾不吱一聲的聞方吃得很興奮,仿佛許久沒吃到夠肉一樣,拿起烤鵝腿就啃。

    季文明看得直皺眉,站了起來,借著去茅房的機會,走到廚房門口,往里掃了一眼,正好看到傅芷璇坐在廚房的小矮凳上,手里捧著一只破了個指頭大缺口的碗,碗里盛著半碗帶著糠皮的糙米飯和一小撮青菜,小口小口地夾進嘴里,艱難地下咽。吃兩口,她又喝一口水,表情很是痛苦。

    自找罪受!

    季文明假咳了一聲,用院子里幾人也能聽到的聲音道:“傅氏,天黑了,我們對這巷子不熟,你送我們出巷子?!?

    他這話一聽就是借口,傅芷璇站了出來,站在廚房門前的昏暗燈光中,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說:“走吧?!?

    聞方下意識地想站了起來,旁邊的烏文忠立即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沖動,先靜觀其變。

    四人一起出了巷子,傅芷璇在前,季文明在后,兩個侍衛遠遠地跟在后面。

    一路無話,快走出巷子口時,季文明忽然叫住了傅芷璇:“聽美瑜說,你想見我?!?

    撒一個謊就要用無數個謊去圓,傅芷璇回過頭,看著他說道:“我想與你談一筆交易。我隨京城苗家的船只南下,途中出了意外,最后只剩我與阿錚兩人僥幸逃脫,流落到此,寄身于他的一個遠房舅舅家。京城山高水遠,我與阿錚皆是手無縛雞之力之人,難以回京,將軍手下能人異士眾多,若能撥幾個勇士相送,到京之后,苗家愿以千金謝之?!?

    “千金,好大的一筆數目!”季文明嘖嘖感嘆,若不是得了銀礦,他也會動心,“這么說你找上錢夫人也是因為此事?”

    冷不防聽他提起錢夫人,傅芷璇心里一緊,這才明白,為何季文明會來找她。是了,現在季文明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就算想找存在感,也不會大晚上的特意來找她,只怕耀武揚威是其次,這一句才是重點。

    聰明人就容易被聰明誤,既然他已經自己找好了現成的借口,自己何不順著這借口往下說。未免說多了自相矛盾,被他察覺,傅芷璇刻意說得模模糊糊:“沒錯,我們在安順連個認識的人都沒有,現如今戰亂,就是請鏢局人家也不愿意,因而聽美瑜提起她的身份之后,我便動了這個心思。只是她一聽我是京城人士就哭了起來,我都還沒把目的說出來,她的丫鬟就來了,此事也不了了之?!?

    這話真真假假摻雜,季文明尋不出漏洞。他知道錢夫人有一女嫁去了京城,錢世坤的事一出,她那女兒也會受牽連,死罪難逃。錢夫人一聽聞京城二字就哭那就不難理解了。

    思量半晌,他又問:“除此之外,就沒其他了?”

    傅芷璇篤定他不知道自己與錢夫人還見了一次,否則今日就不會是如此態度了,因而臉不紅心不跳地否認道:“沒有,將軍可否替我引薦一下錢夫人,事成之后,必有重謝?!?

    季文明瞟了她一眼:“你想見錢夫人作甚?”

    傅芷璇苦笑道:“我們已經滯留安順有一段時日了,再不回京,苗家恐怕就要掀翻天了。錢夫人看起來是個心腸軟的,似乎也很留戀京城,我求求她,很可能她就大發慈悲了?!?

    “心軟!”季文明嗤笑了一聲,真該讓她看看錢世坤現在是何悲催的模樣。

    季文明對傅芷璇的身份背景一清二楚,傅家在官場上也沒什么人脈,一家子就是再普通不過的平民百姓,因而他一開始就先入為主,打從心眼里就沒想過她會與錢夫人扯上關系。

    現在再聽她這愚蠢天真的話語,心里最后一絲疑慮也消失了。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傅芷璇:“錢夫人你就別指望了,她這輩子都幫不了你了。你還是耐心的等天下太平了再說吧?!?

    聞言,傅芷璇失望地垂下了臉。

    瞧見她眼底的失落和輕愁,季文明心癢癢的,鬼使神差地上前一步抓住傅芷璇的手問道:“傅氏,挑來挑去,挑了這么個軟蛋,你可后悔?”

    傅芷璇被他嚇了一跳,猛地甩開他的手,疾言厲色地說:“季文明,請自重!”

    她這副樣子,在季文明看來不過是裝腔作勢罷了。因而也不惱,反而用施舍地口吻道:“傅氏,你在苗家是什么處境,我剛才都看見了,你不必在我面前掩飾。我也是看在我們往日的交情上,愿意幫你一二,你若想通了,今后再不用做粗活,吃糠米,反倒可以住高房大屋,享無盡榮華富貴,也能讓他們舅甥兩輕松一些,豈不兩全其美?”

    說完這段話,季文明心底一片暢快,他終于明白了他今晚反常的源頭。

    從哪兒跌倒從哪兒站起來,他想得到傅芷璇,讓她心甘情愿地跟了他,他想把被她踩在地上的自尊撿起來。

    頭一回聽到有人把置外室,納小妾說得這么清新脫俗。傅芷璇抬頭瞥了一眼他自信滿滿的臉,撇嘴一笑:“承蒙季將軍看得起,我可不想走賴佳的老路,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聽她提起賴佳,季文明的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但遂即就坦然自若地看著傅芷璇說:“放心,她的事不會再發生?!?

    傅芷璇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他一個吃軟飯的,哪來的這么大的自信,除非他將不再受制于人。

    難道錢夫人已經動手了?一想到這個可能,傅芷璇的心就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她瞥了季文明一眼,壓下心頭的激動,故意做出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口頭上卻嘴硬地說:“我不會答應你的?!?

    季文明一看就知道她已經松動了,也不著急,反正她現在跑不了,他現在還是先揀要緊的事做。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傅氏,你先別拒絕我,我給你三日時間,你好好想想?!弊詈蠹疚拿饕诲N定音,春風得意地走了,似是篤定她很難拒絕他的這個提議一樣。

    傅芷璇看著他揚長而去的背影,撇了撇嘴,一回頭就看見聞方從十幾丈外的一戶人家門側閃了出來,走到她面前,低聲問:“這家伙都跟你說什么了?”

    “回去再說?!备弟畦D身往回走,等進了家門,她立即把季文明剛才的反應告訴了烏文忠和聞方二人。

    聞方聽后躍躍欲試:“我今晚想辦法潛入錢府看看?!?

    烏文忠也贊同:“錢府戒備森嚴,你一人恐不行,再帶兩個人一道去,也有個照應?!?

    聞方有些猶豫:“那四個兄弟是要留下來保護你和夫人的?!?

    烏文忠擺手:“留兩個人就行了,不過一晚上,能出什么事,你們早去早回,若是情況不對,也別勉強。最近這兩日王爺他們應該就會動手了,若是錢世坤出了事,對南軍的士氣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聞方這才下定了決心:“烏老,我把武申、武午兄弟二人留下,他們身手最好,你們有事盡可找他二人?!?

    ***

    “這么說,季文明是去見那小賤人了?”錢珍珍手上漂亮的珠花撕成了碎片,臉上一片陰霾,“知道那小賤人是誰嗎?”

    魯達搖頭,只說:“將軍今日要截肢,未來一段時間都只能躺在床上,讓你多忍耐,不過一女子而已,男人多貪戀新鮮,等這股新鮮勁兒過了,自會棄她如敝帚,小姐何必與這種低賤的女子計較,惹得季將軍不高興?!?

    錢世坤截肢后可能會陷入昏迷,即便醒了,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動彈,需要季文明的地方還多著,因而錢世坤才會魯達來勸說錢珍珍,讓她別因為這種事跟季文明鬧起來。

    “截肢這么大的事,父親怎么決定得這么突然,可是發生了意外?”錢珍珍詫異地看著魯達。

    當然有事發生,一是今日甘源的舉動刺激到了錢世坤,他都還沒死呢,甘源就迫不及待地把爪子伸到他這里來了。二是大夫說,再這么拖下去,恐怕會危及性命,錢世坤見這截肢實在是沒法躲過了,擇日不如撞日,干脆選了今晚。新書包網 www.51aslz.com

    不過這個中內情實在不好向錢珍珍說,魯達只是囑咐她:“小姐,茲事體大,不宜向外人道,將軍也是怕你擔心,因而特意吩咐屬下來知會小姐一聲。此外,季將軍今夜會徹夜守在錢府,等明日將軍脫離了危險就回家?!?

    魯達特意來告訴錢珍珍這事,也是怕她晚上見季文明不在,到處去找人,沒有輕重,鬧得滿城皆知。

    錢珍珍攥緊余下的那一顆珍珠,無力地擺了一下另外一只手:“我明白了,你回去轉告父親,我不會給他添亂的?!?

    魯達見她沒過激的反應,松了一口,行了禮:“末將告退?!?

    但等他一走,錢珍珍立即憤怒地把桌上這一堆金光閃閃的首飾掃到了地上,蹭地站了起來:“荷香我們走!”

    荷香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夜色,勸道:“小姐算了吧,你肚子里還有小公子呢,早些休息吧?!?

    錢珍珍聳了聳肩,自嘲道:“你覺得今晚我能睡得著嗎?”

    荷香語塞,頓了一下,小聲說:“要不咱們去錢府等候消息?!表槺阍阱X世坤面前露露臉,刷刷好感。

    錢珍珍睨了她一眼:“你以為父親派魯達來通知我而不是接我去錢府是什么意思?”

    荷香訕訕地垂下了頭:“是奴婢思量不周?!?

    錢珍珍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咬牙切齒地說:“不過才戌時,時候還早,你去叫上陳塵,讓他多帶幾個人,我倒要看看,又是什么樣的小妖精纏上了季文明?!?

    荷香很怕錢世坤,不贊同地擰起眉:“可是將軍那里……”

    錢珍珍斜了她一眼:“我又不是跟季文明鬧,不過是去找那狐貍精,怎么,他季文明還敢為了外頭的狐貍精跟我對著干不成?”

    “小姐別生氣,奴婢這就去?!?

    見勸不住她,荷香只能悶悶地走了出去,又吩咐馬房在馬車里多墊一層厚毯子,然后才攙扶著錢珍珍出了門。

    夜色降臨,因為是邊境城池,安順一直實行極為嚴格的宵禁制度,因而一入夜,城里就一片寂靜,寬闊的馬路上只有他們這一輛馬車在路上奔馳,后面跟著幾十個身佩大刀,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士兵。

    巡夜的更夫一看他們這氣勢洶洶的隊伍就知道惹不起,忙閃到路邊避開。

    馬車駛到三塘巷巷口忽然停了下來,陳塵上前兩步,走到馬車旁說:“小姐,這巷子前面一段太窄,馬車過不去?!?

    三塘巷的巷子是不規則的葫蘆形,只是底部沒那么圓。

    聞言,錢珍珍掀開簾子撐在荷香身上下了馬車,皺眉看著這狹窄破舊的地方,捂住鼻子,嫌惡地說:“季文明究竟怎么想的?這種破地方出來的人他也看得上?”

    荷香順著她的話說:“小姐,一定是這女人蠱惑姑爺的?!?

    這也正是錢珍珍所想:“這些不要臉的小妖精,咱們走?!?

    她帶著人,打著燈籠,深一腳淺一腳地往烏家而去。

    輪流放哨的武申見了,忙跳進院子里,把這消息告訴了烏文忠和傅芷璇。

    傅芷璇有些擔憂:“會不會是季文明去而復返?”

    武申搖頭:“不是,我看見了,為首的是個月牙白長裙的女子?!?

    帶著幾十個士兵的女子,傅芷璇先是一愣,繼而恍然大悟:“該不會是錢珍珍?”

    越想越有這個可能,傅芷璇站起身:“她應是來找我的,不如我去會會她?!?

    聞言,武申下意識地望向烏文忠,聽他的意見。

    烏文忠沒有過多的猶豫,拿起拐杖站了起來,對武申說:“你們兄弟速速帶她離開這兒?!?

    “那你呢?”武申和傅芷璇異口同聲地問道。

    烏文忠擺擺手:“我無妨,不過一糟老頭長罷了,你們走,我自有辦法應對,她不會拿我怎樣的?!?

    見二人不動,他用力用拐杖戳了戳地面,疾言厲色地呵道:“快走?!?

    武申咬咬牙,拉住猶豫不決地傅芷璇就往跑:“夫人快走,找不到人,他們自會散了,否則抓住了你,屬下與烏老能眼睜睜地看著她把你帶走嗎?”

    “烏伯伯保重?!备弟畦刂氐囟辶硕迥_,回頭朝烏文忠喊了一句,跟著武申飛快地跑到墻角,武午已經在圍墻邊架上了梯子。

    傅芷璇雙手撐著梯子,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在上方接應的武午立即抓住了她,把她帶了下去。武申把梯子搬回原位,然后翻身爬上墻,跳了下去,與武午和傅芷璇匯合,正好與錢珍珍的人馬錯過。

    聽到拍在門板上轟隆作響的聲音和士兵囂張的叫聲,三人的臉色都很不好看。武申深呼吸了一口,推了武午一把:“你速速帶夫人走,找個地方藏匿起來?!?

    武午瞥了他一眼,點點頭,兄弟倆交換了個默契的眼神。

    “夫人,走吧?!蔽湮缋弟畦x擇了與錢珍珍他們截然不同的方向。

    傅芷璇知道自己留下來也幫不上忙,只會給他們添亂,咬咬牙,跟上了武午的腳步。

    ***

    錢珍珍一點耐心都沒有,見叫了好幾聲門都沒人應,她直接素手一揮,命令道:“把門給我砸了?!?

    敲門的士兵看了陳塵一眼,見他沒反對,立即抬腳,正欲用力踢上去,門忽然就開了。

    烏文忠好似沒看到他這尷尬的腳一樣,陰沉沉地看著錢珍珍:“你們有事嗎?”

    “那個女人呢?”荷香直接越過烏文忠,扶著錢珍珍往里走。

    陳塵見烏文忠臉上的褶皺溝豁縱橫,憐他年紀大了,也沒過多的為難他,只是叫了兩個士兵把他看了起來,然后跟著追上了錢珍珍。

    錢珍珍站在狹小潮濕的小院里,頗不舒服,用手掩住嘴,揮手道:“既然她不出來,你們給我搜,一定要找到人?!?

    得了她的命令,士兵們不敢怠慢,一間一間屋子挨著搜,但把烏文忠家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找到人。

    “人呢?那個女人呢?”錢珍珍走到烏文忠面前,黑著臉問道。

    烏文忠無奈地嘆了口氣:“夫人說的莫非是我的外甥媳婦兒?她與我外甥從外地來投奔我,一直沒找到營生,所以就趁晚上去楊柳河邊捕魚了?!?

    城里窮苦人沒有船也沒有捕魚的大網,就想出了晚上用火光吸引魚兒。不過這也是一項辛苦活,若是去捕魚,未免撞上巡夜,很多人都會在河邊將就一夜。這也就是說,他們今晚不會回來了。

    錢珍珍有些失望,不過她更關注的是:“你說那是你外甥媳婦,你外甥也住這兒?”

    烏文忠雙手撐在拐杖上:“是啊,半個多月前他們小夫妻一起來投奔我這個糟老頭,街坊鄰居都是知道的?!?

    見錢珍珍的臉色乍紅乍白,荷香拉著她的袖子小聲說了一句:“這會不會是誤會?”她家姑爺不會這么沒品,與有婦之夫勾搭吧。

    錢珍珍也覺得有可能,她狠狠瞪了烏文忠一眼:“明日我還會派人來查,你若敢說謊騙我,有你好看的!”

    說罷,一甩袖,迫不及待地出了這個令人窒息的小院,剛出門,就看見西邊天際火光通天,照亮了大半個安順城,與此同時,遠處的街道上似乎還有若隱若現的廝殺聲傳來。

    錢珍珍當即變臉,扭頭看向陳塵:“怎么回事?”

    陳塵敏感地察覺到應是出了事,忙說:“小姐,上馬車,咱們速速回去?!?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八十五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