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八十八章(捉蟲)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農家醫女:棄婦帶娃好種田 傲嬌帝君是神坑 絕色病王誘啞妃 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重生最強女帝 春日宴 山河枕 紅樓之金鋼指 爆寵狂妻:神醫五小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街上的形勢比季文明預想的還要嚴重, 他帶著人出門沒多久就遇到了三個流兵破開了一戶人家, 燒殺搶掠, 黑夜中, 這家人聲嘶力竭的哭喊聲幾十丈外都能聽到。

    季文明立即派人上去查看。

    那三個流兵看到他們一臉驚恐, 拔腿就跑, 抱頭鼠竄, 慌不擇路。

    季文明立即讓人把他們抓了過來。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三個流兵嚇得渾身哆嗦,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

    季文明坐在馬上, 居高臨下地看著三人:“你們是南軍的士兵,為何在這時候出營,為非作歹?”

    三人一臉苦色, 年紀最大的那個開口道:“將軍, 小人幾個也是情非得已。我們本是辛子營的士兵,但剛才甘參將帶人沖進營里, 咱們人少打不過, 不少兄弟都死了, 小的幾個沒辦法才跑了出來, 正準備去給錢參將報信的, 哪知道就遇到了將軍你?!?

    鬼話連篇,分明是做了逃兵, 還想在亂起來之前撈一筆,竟還想蒙蔽他。季文明懶得理會這三個小嘍啰, 右手一揮, 處決了這三人,然后駕馬飛快地往軍營而去。

    辛子營主要負責管理軍械的調配和日常維護。甘源先朝他們下了手,這說明他是動真格的,武器被他搶了去,甘源的勢力更上一層樓,對他們更不利。

    季文明雖不滿意錢世坤的決定,但也清楚,在目前形勢不明朗的情況下,與甘源和解方為上策。他策馬疾行,很快就趕到了軍營西門,這里是離辛子營最近的一個出口。

    剛才那三個逃兵沒說謊,辛子營確實落入了甘源的手里,因為西門的守營士兵已經全部換成了甘源的人。

    季文明翻身下馬,負手而立高聲道:“錢參將派我來見甘參將,有極其重要的事情要向甘參將稟告,請通報?!?

    身為錢世坤的乘龍快婿,季文明在南軍中小有名氣,畢竟他也算鯉魚躍龍門的代表,是眾多苦逼士兵的奮斗偶像了,因而許多人都認識他。

    守門的士兵見他大大方方地站在那兒,不懼不閃,倒是有些佩服他的勇氣,派人去請示了甘源。

    正在收揀武器和甲胄的甘源聽到季文明只帶了十余騎過來,鷹鉤鼻一翕,把手中的長刀丟到了地上,哼道:“膽子不小嘛,你們速度快點,我去會會他,看他還能說出什么花樣?!?

    甘源撣了撣衣袖上沾的鐵銹,大步走了出去,站在營地門口停下來看著季文明,一出口就不懷好意:“季老弟可是想通了,準備棄暗投明?恰好我這里有一個位置極適合季老弟?!?

    季文明沒理會他的挑撥離間,揮了揮手,后面立即有一人上前,季文明指著他說:“甘參將,末將此番前來,是為解除我們雙方的誤會,化干戈為玉帛。此人甘參將可認得?”

    甘源瞇起眼打量了他幾眼,忽地眸光如箭,射向季文明:“你們把萬統領怎么樣了?”

    此人是萬昆身邊的一個親信侍衛,萬昆每次出門都帶著他。

    “萬統領很好,正在錢參將府上做客?!奔疚拿餍α诵?,話音一轉,“不過,昨日下午,萬統領送了一封信回梁都,此事干系重大,事關安順大勢,甘參將能否與末將單獨談談?!?

    甘源懷疑地看著他:“你們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季文明攤手一笑,往前幾步,獨自走到離甘源三丈遠的地方:“甘參將不信小人,可以派人搜身?!?

    甘源瞥了他一眼,頓了片刻,一招手,叫了一個士兵上前搜身,待確定了季文明身上真的沒攜帶任何武器后,他臭烘烘的臉色終于好轉了一些,邁步走出營地十來丈,站在右側那片無人的空地上:“說吧!”

    季文明走過去,朝他一拱手:“甘參將,昨日西郊發生了爆炸,被萬統領壓了下去,所以他也知道了我們的秘密,他要求分一杯羹,拿走五成的產出?!?

    季文明伸出右手,比劃了一個“五”的手勢。

    “他瘋了,獅子大張口,怎么不去搶!”甘源瞪大眼,怒吼道。他拼死拼活,把身家性命都押了上去,還沒分到五成呢。

    季文明無奈一笑,同仇敵愾地說:“可不是,但能有什么辦法,萬昆已經命親信秘密攜信回梁都,他若在咱們這兒出了什么事,那封信就會第一時間呈到梁帝面前?!?

    見甘源一臉憤怒,頓了一下,他又小聲說:“錢參將正為此事發愁,還想請甘參將一起去商量商量,尋出一個對策?!?

    他決口不提,甘源殺了錢世坤手底下好些人的事。

    甘源嘴角往右一斜,似笑非笑地看著季文明:“你小子倒是聰明,知道這樣引誘我,不過我憑什么相信你,我可是在你們錢府差點丟了性命?!?

    “這也是末將今天來找甘參將的第二件事?!奔疚拿鲝纳迫缌鞯卣f道,“甘參將,我岳父現如今是什么情況你也看見了。他以前身體康健,如日中天的時候,尚且能與甘參將齊心協力,精誠合作,又怎會在這時候對你動手?!?

    甘源不語,目露深思之色。季文明說得確實有道理,但是這世上很多事不是只講道理就行了,還得講證據,誰知道這是不是他們的計策呢。

    見狀,季文明繼續再接再厲,說道:“甘參將有所不知,今夜錢府與萬府都遭受了一波不明身份的人攻擊。攻擊萬府的是一群身穿我們南軍軍服的將士,攻擊錢府的那批人則身穿梁軍軍服,錢參將夤夜請你過來,正是想與你商量這事。而院子里攻擊甘參將你的人則是陳塵與內子在回府的路上收留的一批號稱與梁軍交手,死傷嚴重,無處可去的殘兵,但錢參將和末將都可以發誓,我們今晚絕派人做出過攻擊萬府和甘參將你的事?!?

    他這么一說,甘源也想起來了。他過去時,錢府門口確實還有大片未清理干凈的血跡,倒是與季文明這番說辭不謀而合。

    甘源扭頭瞥了他一眼:“那批士兵什么來歷?”

    季文明皺眉苦笑:“捉住的幾個活口嘴硬得很,無論如何嚴刑拷問,他們都不肯說。甘參將若不信,末將可以派人把他們拖過來,讓甘參將親自審問?!?

    甘源神情莫測,即便他說得再頭頭是道,差點丟掉性命的芥蒂也不是他這三言兩語就能消除的。

    “容我再想想,你說的事我待會兒會派人去查證?!弊詈?,甘源也沒給季文明一個準話。

    季文明有些惱火,該說的他都說了,甘源這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借題發揮,趁機擴張自己的勢力。這不,辛子營就落入了他的手里。

    若是對甘源的行為聽之任之,還不知有多少營地會落入他的手中。但若是派兵阻攔,雙方勢必會動干戈,后面想化解就更難了,這也與他的初衷相悖。

    左思右想,忽地,季文明終于想起了一個人:“那好,末將恭候甘參將的好消息了?!?

    甘源懷疑地瞥了季文明一眼,這么容易就罷休了,他怎么回去向錢世坤交代?

    季文明一拱手,又對甘源說道:“只是末將還有一事懇請甘參將幫忙。史燦今夜趁亂逃跑了,陳塵已經追過去了,不過到現在還沒音訊,怕是讓他逃脫了。我岳父如今躺在床上動彈不得,此事恐還要煩勞甘參將,請你派兵協助陳塵,找回史燦?!?

    一聽史燦逃走了,甘源臉上的鎮定瞬間消失了,橫眉中燃起熊熊怒焰:“你們都是吃干飯的?那么多人還能讓一個史燦跑了?!?

    季文明不疾不徐地說:“他們應該策劃了許久,看守史燦的士兵中有兩人是他們的內應。而且末將懷疑,今夜在錢府攻擊甘參將你的那批人就是在為他們打掩護。正因為前院動亂,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才讓史燦趁機逃走了。史燦的幾個忠心部下,兩位參將一直派人盯著,他們并無任何異常,我們懷疑救走史燦的應是朝廷那邊派來的人。最有可能是曹廣,畢竟他對南軍最熟悉?!?

    最后一句成功地令甘源色變。若說甘源最不愿提起的人,非曹廣莫屬。

    曹廣真是上天的寵兒,他出身名門,祖上出了好幾個封候拜將的名將。更難得是他本人不是個草包。他精于騎射,武藝精湛,又對各種兵書謀略如數家珍,從十幾歲開始就在兵營中摸爬打滾,曾追隨先帝南征北戰,弱冠之年已在軍中小有名氣。

    更為難得的是,他從不擺架子,在營中一直于普通士兵同吃同住,打成一片,很受軍中中下級將領和底層士兵的歡迎,而且他處事公正,從不徇私,因而在軍中威望極高,更勝愛擺架子的錢世坤和整天板著臉的史燦一頭。

    對上他,甘源莫名的開始心虛,未戰先怯。因為,他以前也懷才不遇,直到遇上了曹廣,受他賞識,才開始平步青云,在而立之年就坐上了這三品參將的位置。

    只是心高氣傲的甘源并不滿足,他想爬得更高,他不想屈居人下,因而才會在錢世坤派人游說他時動了心。

    季文明瞧出他臉色不對,黑沉的眼底閃過一抹光,低聲喊道:“甘參將,甘參將,你聽到末將的話了嗎?”

    甘源回神,絕口不提剛才那番話,但卻松了口:“季老弟,你的話我會好好考慮,天明之后給你答復?!比巳俗x小說網 www.rrdxs.com

    現在離天明只有不到一個時辰,季文明估摸著他應該是要派人去驗證自己的話是否真實,反正自己句句屬實,也不心虛,便笑道:“如此甚好,那末將先回去向錢參將復命了,告辭?!?

    甘源點頭,跟隨著他的腳步往營地里走去,剛走出兩步,遠處忽然跑來一騎,馬上一人,渾身是血,跌跌撞撞地爬下馬,趴在地上悲慟大哭,手里還拿著一個沾滿了血印子的令牌:“參將,不好了,錢梓海領著人偷襲了東營,弟兄們在睡夢中不察,被他們得手,死了好多人?!?

    甘源認出這是自己營里的斥候張元,而他手里的令牌乃是守營將領段馭勝的值守令牌,當即勃然大怒:“好你個季小兒,在這里誆我,背后卻給老子放冷箭,老子今天不弄死你,甘字倒過來寫?!?

    一聽那斥候的話,季文明就意識到不好了。錢梓海是錢世坤的遠方堂弟,深得錢世坤信賴,板上釘釘子的自己人,出了這種事,甘源還不把賬算到他頭上。

    見甘源真的動了怒,提木倉就往他追來,季文明也顧不得此行的任務了,閃身避開,翻身跳上馬,狠狠一揚馬鞭,馬兒吃痛,如利箭一般沖了出去,瞬間跑出去老遠。

    他帶來的幾個士兵就沒那么幸運了,不過打了個照面,就被甘源一木倉給刺穿咽喉,當場倒在地上。

    就這樣,甘源猶不解恨,大吼:“給我追,弄死季文明這王八羔子,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忽悠老子!”

    營地門口的一隊士兵得令,連忙翻身騎馬,追了出去。但才追出百余丈就遇到了伏兵,只打了個照面,這一隊士兵就被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只余一人狼狽逃竄了回去。

    甘源見了更怒,一揮手:“武器都拿出來了嗎?錢世坤這個王八蛋,凈陰老子,老子跟他勢不兩立,走,趁著他動不了,咱們殺回去,反將他一軍?!?

    ***

    傅芷璇隨武午翻墻跑出烏家后,兩人抹黑出了巷子,剛上福林街,武午就敏感地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今天晚上的街上充滿了肅殺之氣。

    果不其然,他們沒走出多遠就看到前方有兩隊人馬在交戰,鮮血濺了一地,廝殺聲不絕于耳。

    武午神情嚴肅,拉著傅芷璇躲到暗處,低聲說:“夫人,咱們繞道走?!?

    傅芷璇沒有反對,兩人抹黑拐了個彎,穿進另一條巷子,武午說:“我帶你去我們平時住的地方,你先在那兒躲躲,過了這兩天就好了?!?

    “好?!备弟畦p聲應道,她已經被錢珍珍盯上,這幾日最好不要再露面。

    他們本以為剛才那一幕只是意外,但走出小巷后沒多遠竟撞上了兩個用衣服兜著一堆金銀珠寶,衣服上還濺了血,一臉嘚瑟笑意的士兵。

    那兩個士兵看到他們,二話不說,提起刀就砍了過來。

    武午立即把傅芷璇推到一邊,拿出藏在身上的匕首,正面迎了上去,反手刺穿了前方一人的咽喉,然后左腳一揚,踢翻另一人。

    不過轉眼的功夫,這兩個士兵便倒在了血泊中。

    武午收起匕首,猶豫了一瞬,彎腰拾起他們手里的大刀,走到傅芷璇面前,撓撓頭,靦腆地說:“嚇到夫人了吧?”

    跟剛才那個冷面殺神的反差實在太大,傅芷璇很不適應,不過一看他的年紀,又都釋然了。武午只有十七八歲,臉上稚氣未脫,眼珠黑漆漆的,里面盛滿了單純的認真。

    “沒有,多虧你保護我,咱們走吧?!备弟畦桃獠蝗タ茨莾蓚€士兵。

    見她真的不介意,武午笑了,掏出先前那一柄匕首,遞給了傅芷璇:“夫人,留給你防身,城里的情況不對?!?

    傅芷璇低頭看了一眼這把雪白,泛著冷光的匕首,有一瞬的猶豫,這把匕首剛才才收割了兩條鮮活的人命。不過武午說的也不是沒道理,他們才走了這么一段距離就遇上了兩撥人,誰知道以后會發生什么,有備無患總沒錯。這不是矯情的時候。

    “謝謝你,武午?!备弟畦]上眼,接過匕首,藏進了袖袋里。

    兩人繼續前行,果然,后面的路也不太平,一路上,他們又遇到了兩場小規模的交戰,為避免惹上這麻煩,兩人都刻意繞道避開了。

    當他們走到福林街街尾時,前方忽然竄出五個逃兵,每個人身上都掛著口袋,里面盛滿了金銀財寶,其中一人還邊走邊大聲嚷嚷:“格老子的,殺啊,銀礦都讓那群貪得無厭的家伙吃了,結果連渣渣都不給咱們留,還貪咱們的銀子,他們不給咱們留,咱們自己去搶……喲,前面有個女人,一塊兒搶了得了?!?

    這五人身材彪悍,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不好相與的,武午推了推傅芷璇,低聲道:“夫人快走?!?

    自己留下只會讓武午束手束腳,傅芷璇沒有猶豫,轉身拔腿就往旁邊一條小巷跑去。

    武午見她跑了,心頭大定,提起刀迎了上去,跟這幾人纏斗在一起。

    為首那個刀疤臉見武午不過是一少年,沒把他放在眼底,揮手說:“你們四個陪他玩玩,我去去就來?!?

    四人頓時明了,哄堂大笑:“大哥你要去吃獨食,那下次可得輪到小弟我們?!?

    刀疤臉擺擺手:“什么吃獨食,剛才那小娘們長得細皮嫩肉的,我捉回來與兄弟們一同分享?!?

    武午聽到這話,怒極:“惡賊,休得口出惡言!”

    大刀攜著冷風砍了過去,但這四人配合默契,一時半會他竟不能擺脫他們。

    傅芷璇氣喘吁吁地跑進小巷中,巷子里一片寂靜,剛開始只有她凌亂的腳步聲,沒多久,巷子里響起另一道更重更穩的腳步聲。

    傅芷璇心中一寒,加快腳步,用最快的速度往外沖去。

    刀疤臉見久追不上,有些火了,罵咧道:“小娘們,你跑不掉的,趕緊給老子停下,否則待會兒老子給你好看的!”

    傅芷璇充耳不聞,拼了命的往前沖。她跑出這條巷子,看了一眼前方,又一頭扎進了另外一條更為僻靜的小道。

    身后的刀疤臉頭一回遇到這么能跑的女人,狠狠地淬了一口唾沫星子:“媽蛋,老子就不信了,老子還追不上一個女人?!?

    兩人一前一后,在這暗黑的巷子中你追我趕。

    忽然,傅芷璇踩到一塊石子,腳下一滑,跌倒在地上。

    后頭的刀疤臉見了很是興奮,使出吃奶的勁兒,氣喘如牛地追了上來,撲了上去,拽住傅芷璇的裙子,硬是把剛站起來的她給拉倒在地,然后一把抓住她的腿,往下一拖,壓了過去:“臭表子,跑啊,你給老子跑??!”

    傅芷璇咬緊牙關默不作聲。

    刀疤臉罵了兩句,沒得到任何的回應,頓覺沒趣。他抬起長滿老繭的手,在傅芷璇臉上蹭了一把,笑得不懷好意:“老子這輩子還沒碰過這么細皮嫩肉的女人呢,值了!”

    說話間,已經開始動手動腳。傅芷璇強忍著作嘔的欲望,緩緩掏出袖袋里的匕首,不動聲色地把它拔了出來,然后用力刺向刀疤臉的背部。

    刀疤臉早有防備,一個側身,右手迅如閃電,往上一揚用力捏著她的手腕,洋洋得意地笑了:“我就說你這臭娘們怎么這么沉得住氣嘛,原來是想背后給老子耍陰招啊,可惜……??!”

    話未說完,忽然,刀疤臉直直栽倒在地上,兩只眼睛鼓得大大的,鮮血如注,順著他的背脊瞬間打濕了他的胳膊和手。他用力抬起手指,喊出兩個字:“救我……”

    但沒有人理會他,他不甘地大睜著眼,失去了呼吸,至死都沒弄清楚,明明勝券在握,自己怎么會突然死了。

    傅芷璇兩手撐地,蹣跚著爬了起來,抬起頭,看著低矮的屋檐下,從暈黃的燈光中走出來的賴佳和提著滴血大刀正往她身邊而去高個男人,由衷地吐出兩個字:“謝謝!”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八十八章(捉蟲))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