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一百零五章(修bug)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 國色生香 元后傳 傾世寵妻 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傾城嬌女:將軍,太生猛 緋聞太后的真實人生 春暖香濃 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 童養媳之桃李滿天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嘖嘖……”太平觀來的老道士手執一面銅鏡, 在三叔公家轉了一圈, 尤其是在看過三叔公的房間后, 就不住地搖頭, 山羊胡一顫一顫的。

    顫得三叔公心驚, 他按住胸口, 佝僂著背, 討好地看著老道士:“道長,我這屋子可是有問題?”

    老道士一捻白生生的胡子,眉頭深深擠作一團, 站在窗口望著外面濃郁匆匆的青竹道:“此屋陰氣甚濃,似有烈鬼逗留的痕跡?!?

    聞言,三叔公身子骨一顫, 唇哆嗦了一下, 像雞爪一樣干瘦細長的手指猛力拉住老道士的道袍:“道長,你可得救救我!”

    苗伯余的斗雞眼里閃著莫名的光, 語氣帶著濃濃的質疑:“道長可是指這些青竹不妥?”

    這老道士, 一來隨意瞧了兩眼就說不妥, 讓苗伯余有些后悔請他過來了。

    “嘖嘖……”太平觀來的老道士手執一面銅鏡, 在三叔公家轉了一圈, 尤其是在看過三叔公的房間后,就不住地搖頭, 山羊胡一顫一顫的。

    顫得三叔公心驚,他按住胸口, 佝僂著背, 討好地看著老道士:“道長,我這屋子可是有問題?”

    老道士瞥了他一眼,嘴角含笑:“住宅四畔竹木青翠,運財,有旺宅之意,不過竹屬陰,栽種于西南位和東北位,即里鬼門和表鬼門,易招鬼入宅,成為幽魂附著之物?!?

    順著他的話,三叔公幾人定睛仔細一看,猛然發現,老道士不說他們還不沒注意到,這一小從綠油油的青竹正好栽種在西南之處。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再看這從竹子,三叔公再無以往的喜意,反覺陰氣陣陣,令人生寒。

    “砍了,快,快,叫人把這竹子都給砍了?!?

    他的話音剛落,一陣微風拂來,竹葉泛起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響,像是一道催命符,在朝三叔公發出警告。

    三叔公急紅了眼,扭頭緊張的看著老道士:“道長,這,這可如何是好?”

    老道士捏著胡子,瞇起眼打量了這竹林許久,方嘆氣道:“萬物有靈,這叢竹子種了許多年吧,已生出了靈性,切不可傷它,把它們挪到屋后吧?!?

    話音剛落,風陡然停了下來,嘩啦啦響個不停的竹葉也垂落了下來,安靜地掛在枝丫上,仿佛剛才那一幕只是他們的錯覺。

    這回別說三叔公,就連一直對此半信半疑的苗伯余也傻了眼,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這竹子也未免太邪門了。

    三叔公這下更是深信不疑,不住地點頭:“好,好,我們都聽道長的,今日就讓人把這竹子挪種到屋后去。這下應該沒問題了吧?”

    老道士拿著銅鏡又在屋里轉悠了一周,走到門邊的位置看了一眼,忽地拉下臉,一拂袖:“你這情況老道解不了,另請高人吧?!?

    不是看得好好的嗎?怎么說變臉就變臉,三叔公不知怎么得罪了老道士,見他連銀子都不要就匆匆地走,也急了,連忙追了上去:“道長,道長,請留步,還請給老夫一個明示!”

    說罷,一招手,叫兒子拿上一錠銀子,塞到了老道士的手里。

    誰知見了這白花花的銀子,老道士連眼皮都沒抬一下,抬手拒了,嘆氣道:“罷了,上天有好生之德,老道就提醒你一句,好生想想,做了何等不妥之事,招來如此禍害?還不快快送走,等著連累家人也不得安生嗎?”

    禍害?送走?三叔公在心里默默地把這幾個字念了好幾遍,越想越覺得老道士是在暗指姜氏,因為他家鬧鬼跟苗錚府上出現異常是同一夜。而且他從未對任何人講過,他看到的紅影正巧是從門口飄過。

    艱難地咽了咽口水,三叔公有些松動:“老二,你去讓苗錚把姜氏安葬了吧,大夏天的一直停在家里算什么事?!?

    苗伯余一聽就知道這個三叔是動搖了,不贊同地說:“三叔,咱們豈能聽那老道的一面之詞?不若再找一人來看看?!?

    三叔公聽了不高興:“這個人不也是你找的嗎?還說是太平觀里的修行有成的老道,你不信他,那你下次準備找何人?再說了,你不覺得姜氏的骨灰出現得太詭異太奇怪了嗎?”

    一想起這罐突然冒出來的骨灰,三叔公就瘆得慌,可能是人老了就越來越怕死了,現在一提起這些東西,他心里就毛毛的,總感覺很可能姜氏就躲在屋子里的某個角落盯著他。

    苗伯余嗤之以鼻:“很可能是苗錚那小子故弄玄虛,姜氏都死在千里之外了,怎么可能是她的骨灰?!?

    三叔公卻不這么想:“苗錚是個實心眼的,又是讀書人,他們母子感情甚深,他不可能錯認他人為母?!?

    聽到這里,苗伯余算了明白了,三叔公是被嚇破了膽,生怕丟掉小命,因而寧可信其有。他再爭辯也沒有意義,罷了,安葬了苗氏也無妨:“好,三叔莫急,小侄這就安排人去知會苗錚?!?

    但派出去的人回來卻帶給他們一個并不算好的消息:“小人連錚公子的面都沒見到?!逼鋵嵤沁B大門都沒能進去就被米管家派人給哄走了。

    “苗錚這小子,竟跟老夫擺起譜來了?!比骞笈?。

    苗伯余陰光一閃,觸了一下鼻尖,輕聲勸道:“三叔莫急,趁著天色還不算晚,咱們親自走一趟吧?!?

    三叔公被下了面子,心里不高興,哪愿意自動送上門,去一個晚輩家遭人奚落看笑話,索性一揮手,咬牙說:“不用了,苗錚他愛擺譜他就擺吧,我倒要看看,他老娘一直停在家里,他著不著急?!?

    是夜,三叔公召了家里生在陽時,身強力壯的奴仆守在他房門口。

    本以為這下應該能睡一個好覺了,誰料,到了半夜,三叔公猛地爬了起來,一邊尖叫一邊揮手:“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

    “三老爺,三老爺……”奴仆的呼喚終于叫回了三叔公的神智,他睜開眼,有些茫然地看著這個奴仆:“你剛才可看到了一團紅影?”

    奴仆搖頭:“沒有,小人聽到三老爺的呼喚,擔心出了事就沖了進來?!?

    “哦,你下去吧?!比骞Щ曷淦堑乇еp臂,奴仆看不到,但他明明看到一團紅影朝他沖來。

    等奴仆一走,室內瞬間安靜下來,似乎彌漫著一股說不出的寒意。大夏天的,三叔公竟無端端地打了個寒顫,他瑟縮了一下,忽地爬了起來,大叫道:“備車,備車,送我去苗錚家?!?

    “三老爺,這會兒還在宵禁,還有兩個多時辰才天亮?!迸吞嵝阉?。

    三叔公聽了恍然一怔,繼而道:“那你進來陪我,就在床邊打個地鋪?!?

    即便有人陪,三叔公仍舊沒有絲毫的睡意,睜著兩只眼到天亮。一瞧窗外透進來一絲亮光,他就翻身爬了起來,催那奴仆道:“走,駕車,送我去苗錚家?!?

    ***

    自從知道母親遇害的真相后,苗錚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了下去,但與之不同的是,他那雙圓溜溜的眼睛卻一日比一日清明、灼亮,似乎一夜之間就成長了起來,變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米管家既欣慰又心疼,每日早晨都讓人變著花樣給他做些補身體的,因為苗錚還在孝期,禁忌頗多,因而他每日早上用得最多的便是各種滋補的素粥。

    今天也不例外,早晨例行去給苗夫人上了一炷香后,苗錚帶著一身的香火味回到飯廳,凈過手后正欲用飯,就聽人說三叔公來了。

    這么早?苗錚抬頭望了一眼天邊還算溫和的初陽,冷笑了一下:“請他進來,順便安排一輛車去接傅夫人過來,我有事與她相商?!?

    米管家領命,親自下去安排。

    不多時就有人把三叔公給領了進來。

    三叔公一進飯廳就聞到一股濃郁的食物香味,他吸了吸鼻子,唾液不自覺地分泌出來,餓了一夜的肚子也開始叫囂。美妙小說網 www.meimi.cc

    可苗錚似乎一點都沒請他吃早飯的意思,這個不孝子孫!三叔公暗罵了一句,譜也不擺了,直白地問道:“苗錚,何時把你娘安葬了?以前是衣冠冢倒罷了,現在你娘的骨灰既已找回,天天停在屋子里像什么話,還是早早的入土為安才好?!?

    苗錚很想奚落他一頓,但到底顧忌著雙方的輩分差異,只得按捺住這個想法,從善如流地說:“嗯,三叔公說得是,我待會兒就找人看時辰?!?

    “現在天氣炎熱,此事不宜拖太久,最好盡快解決?!比骞酥茏?,擺出一副教訓晚輩的模樣。似乎完全忘了,當初是誰攔著不讓人家下葬的。

    苗錚現在看著這些所謂的家人族人的虛偽臉孔就厭煩得慌,他敷衍地點了點頭,故意問道:“三叔公難得來一趟,可是要去看看我娘,上次你們來,我娘還沒找回來呢!”

    三叔公本就心虛,哪肯去見一個死人,連忙站了起來,擺手拒絕了:“我還有事,改日吧?!?

    “那好,苗錚還要去給我母親守靈,就不送三叔公了?!闭f罷,苗錚隨意找了一個小丫頭把三叔公給送了出去。

    他走后沒多久,傅芷璇就來了。

    一看到傅芷璇,苗錚難掩臉上的喜色:“夫人,成了?!?

    傅芷璇進門的時候已經聽欣喜若狂的米管家說過了,點頭長吁了一口氣:“也好,總算把此事解決了。待會找個師傅看看時辰,最好明日就能把夫人給安葬了。另外,三叔公那邊,你讓人今晚把藥量減輕一半,明日起藥全停了,免得被他察覺了?!?

    苗錚點頭:“嗯,待會就讓米管家去辦?!?

    苗夫人下葬的一應器物早就準備好了,現在三叔公那邊不出來搗亂,葬禮便極其順利地進行了下去。當天便找人看好了日子和時辰,苗錚又派人通知了苗夫人的娘家還有幾戶走得比較親近的人家。

    第二日便把苗夫人給安葬了。

    看著棺槨下沉,墓門合上,苗錚黑漆漆的眸光里閃著沉痛的之色。閉上眼,逼退眼眶中泛起的濕意,苗錚拿起香,跪在墳前,給苗夫人磕了三個響頭,然后站了起來,對等候在側的傅芷璇和米管家說:“走吧,先回去?!?

    一行人從苗家墓地回去后,苗錚履行諾言,請了苗家渡口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輩來做見證,與傅芷璇簽下了契書。

    傅芷璇拿著墨跡都還未干的契書,就聽到頭頂苗錚給她拋下了一記重雷:“我欲脫離本家,自成一族!”

    聞言,傅芷璇抬頭錯愕地盯著他:“你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嗎?”

    苗家財大氣粗,相比較之下,三叔公這些所謂的本家要寒酸得多,苗錚若要脫離宗族,難免給人一種富貴忘本、重利輕義的印象,以后科舉進士,在德行考察上,若遇到吹毛求疵之輩,恐會對他不利。

    除非他完全放棄仕途,棄文從商。

    苗錚白皙的臉上泛起一抹憤怒的潮紅:“我明白你的顧慮,想當初,我娘為了我也百般忍讓這群老家伙,屢次對他們做出讓步,但換來的不過是短暫的平靜。要不了多久,他們又會卷土重來,像水蛭一樣盤附在我家,不但喝我們的血,還想連我們一并生吞活剝了。而從今往后,我家的銀子就是拿來打水漂了也不愿讓他們占一絲一毫的便宜?!?

    苗錚愿意徹底擺脫苗家的束縛,自然更好,他們以后也可專心對付徐榮平,省卻諸多麻煩,不必擔心腹背受敵,只是這事沒那么簡單,否則依苗夫人的精明能干也不會忍他們這么多年了。

    “既然你心里已有了主意,我也不勸你。不過前幾日我與嚴掌柜盤查苗家這些年的賬冊時發現,苗夫人每年都會撥一筆銀子給本家,此外本家還有十一位族人在店鋪里謀生。這些,你打算怎么處理?”傅芷璇把脫離本家的難處給他擺到了明面上。

    苗家本家不過只是小富之家,并無甚賺錢的門道,僅有的幾個鋪子也是半死不活,堪堪能維持個收支平衡,并無多少盈余。這些年若非苗夫人一直接濟他們,只怕早淪落賣地賣鋪的地步了。

    他們怎么會輕易放棄苗錚這么大塊肥肉。

    苗錚不以為意地笑了:“這是我家的產業,辭了便是,至于我家的銀子,更不可能白白便宜他們,直接斷了即可?!?

    書生意氣,他把這事想得太簡單了。

    傅芷璇暗暗搖頭,瞥了米管家一眼。

    米管家平時跟三叔公這伙人打過的交道更多,知道他們有多難纏,勸道:“公子不可,三叔公不會同意的,不能和解,鬧到官府,你是晚輩,三叔公他們的行為雖然過分,但也算不上傷天害理,官府不會支持你的。這么一鬧,反倒是我們理虧了,而且還會白白壞了公子的名聲?!?

    戾氣爬上了苗錚的眉頭,他眼神陰鷙,薄唇緊抿:“難道就這么任由他們仗著長輩的名分作威作福?”

    “當然不是?!备弟畦仁欠裾J了一句,然后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過與他們糾纏浪費時間實屬不智,你忘了,還有一個徐榮平呢!自出事以來,已經好幾日,夫人都安葬了,他還沒找過你,恐是在憋著大招。咱們這個時候與三叔公鬧起來,怕是正好如了徐榮平的意。依我看,先想辦法對付徐榮平,三叔公這幫子人,暫時花點銀子打發了,等解決了徐榮平這個后患,再想辦法慢慢對付他們?!?

    事有輕重緩急,苗錚也意識到,自己太迫切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道:“米管家已經查過了,徐榮平有一妻一妾,兩子三女,妾是他妻子龐氏的陪嫁丫頭,因而妻妾和睦,少有爭執?!?

    “你是說徐榮平家庭和睦?”傅芷璇重復問了一次。

    苗錚看向米管家。米管家點頭:“確實是這樣,據說龐氏賢良淑德,是個賢內助?!?

    傅芷璇記起陸棲行對徐榮平的描述“出身貧寒,后得了妻族提攜,方穩坐肥得流油的轉運使一職。此事若暴露,他不光名譽掃地,家中悍妻也不會饒了他……”,不由一笑,搖頭道:“你們先聽聽聞方帶來的消息?!?

    她著人去把等候在外的聞方叫了進來,說明了情況。

    聞方的調查顯然要比米管家的細致得多。

    “徐榮平出身柴寧,自小家貧,十三就父母雙亡,幸得鄉里一豪紳資助,方能繼續學業。后高中進士,被時任戶部郎中,現如今的戶部右侍郎龐司看中,許之以女,并對他多有提攜,徐榮平也跟著平步青云,一路高升,但奇怪的是在十七年前升任轉運使后便再寸進?!?

    轉運使是個令人艷羨的肥差,但也不足以讓一個男人為了這下所謂的財富而放棄更大的權力,整整十七年不挪窩,小半輩子就耗在了這一職上面。傅芷璇把這一點疑惑記在心頭,點點頭,示意聞方繼續說。

    聞方接下來的一句話就有些出乎傅芷璇的預料了:“跟蹤徐榮平的人發現,他似乎在外另置了一所宅子,不過徐榮平很小心謹慎,每次走入銅鑼巷都會回頭張望,并安排人在巷子口守著,因而我們的人也沒法靠近,不知他究竟去了何處?!?

    銅鑼巷是城里的匠人聚集地,燕京城每家每戶的桌椅板凳,床榻水壺木桶,還有姑娘們使用的首飾脂粉盒子等都出自那里。出入那里的也多是各地的商旅和大戶人家的丫鬟仆役,沒有幾個老爺會自降身份親自涉足此地。

    傅芷璇莞爾一笑:“無妨,他總還會過去。他能安排人在外面盯梢,但里面呢?他總沒辦法一個一個排除吧,你想辦法,安插一人去巷子口的店鋪里做工,守株待兔,總會發現他費心掩藏的秘密?!?

    銅鑼巷有上千匠人,他們未出師的學徒和妻兒也一道生活在那里,一條幾里長的巷子里足足生活了近萬人,要神不知鬼不覺地安插一個人進去,太容易了。

    “好?!甭劮筋h首,瞧了一眼天色,道,“夫人,徐榮平此人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你切勿一個人先回去了,等小人回來?!?

    “嗯,我等你過來?!备弟畦灿羞@個憂慮,因而最近一段時日出門身邊總有人陪著,從不落單,不給徐榮平空子。

    等聞方回來時,天已經快全黑了,兩人急匆匆地上了馬車。

    馬車出了芙蓉巷,沿著大道一路疾馳,但過了許久,卻都還沒停下來。

    傅芷璇皺起了眉,探出頭,問聞方:“怎么還沒到?快點,一會兒就要宵禁的時間了?!?

    聞方回頭回了她一句:“夫人莫急,就快到了!”

    怎么感覺他像是在敷衍自己一樣。傅芷璇掀起簾子,就著朦朧的夜色仔細打量周遭的景色,看了一會兒,她忽然發現這條路極其陌生,與他們往?;厝サ牡缆吠耆煌?。

    “聞方,你準備……”傅芷璇話還沒問完,馬車突然停了下來,緊接著她才發現另一側,一輛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的馬車也陡然停留在了此地。

    不等她發出疑問,就看見陸棲行從另外一輛馬車上跳了下來,面帶急色,用低沉的聲音說了三個字:“跟我走?!比缓笊焓忠焕?,把她帶出馬車,抱上了他乘坐的那輛馬車。

    這個過程不過短短幾息,然后兩輛馬車,各自按照原定的軌跡相向而行,很快便駛出了巷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似乎這一幕完全不存在一般。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一百零五章(修bug))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