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一百零六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清穿皇妃要嬌養 蜜寵田園:神醫辣妻山里漢 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 東風惡 秦氏有好女 暴虐王爺絕寵妃 農門長安 重生逆天凰后:帝尊,你再撩! 傾世寵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你喝酒了?”傅芷璇一坐進馬車就聞到了濃濃的酒味, 連他呼出的熱氣也帶著酒氣。

    陸棲行把頭靠在她的肩上, 伸出雙臂環住她的腰, 輕輕地應了一聲:“嗯?!?

    馬車里黑漆漆的, 沒有點燈, 視線比較模糊, 傅芷璇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覺得他興致不是很高,也不知是因為喝多了身體不舒服還是那些煩心事。

    她抬起右臂,按在他的左邊太陽穴處, 輕輕地揉捏,兩人都沒有說話,小小的馬車, 被溫馨與祥和所包圍。

    過了一會兒, 陸棲行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他坐直了身, 把傅芷璇攬入懷里。

    傅芷璇放下手, 抬頭望著他堅毅的下巴, 輕聲問道:“今晚怎么喝這么多?”

    陸棲行是個很自律的人, 傅芷璇認識他這么久, 還沒見過他喝酒的樣子,更逞論喝成這樣半醉的模樣。

    “有喜事, 太高興了?!标憲袔е鴿鉂獬爸S意味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她可真是一點都聽不出任何的高興。都開始說反話,顯然是氣得不輕, 傅芷璇放在腿上的手往他那邊一摸索, 摸索著抓住了他的手,柔聲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陸棲行語氣的嘲諷笑意收了起來,冷冰冰地說:“蕭氏準備立后?!?

    “立后?”傅芷璇驚訝地念出這兩個字,有些難以置信地說,“可是皇上,皇上他才六歲……”不過還只是個孩子。

    陸棲行冷笑,向傅芷璇解釋了蕭氏為何會讓皇上在這時候立后:“她不過是想拉攏大臣罷了,若非皇上還只是個小孩子,估計她會一口氣給皇上把妃子也給立了,把朝中重臣的貴女、孫女都一網打盡了?!?

    傅芷璇目瞪口呆,這蕭太后果然是個人物,這種法子也想得出來。

    她按住陸棲行的手,輕聲安慰:“別氣了,為這種人生氣不值?!?

    “嗯?!标憲袗瀽灥攸c了點頭,說起了今日之事,“蕭氏這么做,也不過是提防我罷了。她應該已經發現賈鑫利失蹤了,擔心落入我的手里,因而想先下手為強,用聯姻這種方式擇一強有力的親家,綁上他們的船。所以今晚安排了一場宮宴,召了幾個重臣和我一起商議此事?!?

    傅芷璇點了一下頭,問道:“那蕭太后可是有了目標人選?”

    陸棲行沒瞞她:“她最滿意的目標應該是定國公的五歲的曾孫女。不過定國公老謀深算,應該不會愿意蹚皇室這趟渾水,他家的女兒還沒有進宮的先例?!?

    定國公此人聲名赫赫,連傅芷璇這個婦道人家都聽說過他的豐功偉績。他是大燕的開國功臣,曾隨大燕第一任皇帝南征北戰數年,立下赫赫軍功,因而被封世襲罔替的定國公一職。

    現如今,他雖早就退了下來,十幾年不問朝事,但余威仍在,家族中出仕的子弟不少,在朝中勢力頗深,蕭太后野心勃勃,竟盯上了他。

    “那你也不必太過憂慮,皇上還小,能擇入宮中的姑娘與他上下不會超過三歲。等正式成親生子,差不多是十年之后的事了,十年的變化太大,很多人都會慎重考慮,這一搏到底值不值?!备弟畦参克?。

    陸棲行笑笑,傅芷璇能想到的,蕭氏如何想不到,她也是廣撒網,先通過今夜的幾個重臣把風聲放出去,然后再慢慢挑選。國丈的誘惑力可不小,總會有心動的大臣。

    “也好,正好趁機看看,究竟那些是不可信的墻頭草?!标憲性捯粢晦D,撇開了這個話題,“你我難得一見,別提這些掃興的人了?!?

    “嗯?!备弟畦瘧艘宦?,玩著他硬邦邦的手指頭,隨意地說,“你想見我,為何不讓聞方知會我一聲,他突然把馬車開到這邊,嚇了我一跳?!?

    陸棲行伸出手,摸著她的頭,思慮半晌,開了口:“聞方事先也不知情,他把馬車使出苗家后才接到我的通知?!?

    傅芷璇抬起頭,疑惑得盯著他在夜色中顯得很模糊的輪廓:“我沒看到聞方停過馬車,與人接觸過啊?!?

    陸棲行揉了揉她的頭:“他們斥候自有另一套傳訊的辦法?!钡烤故呛无k法,他卻沒細說。

    傅芷璇聽得吃驚,感嘆道:“他們還真是神秘?!?

    陸棲行沒理會她的感嘆,握住她的肩,把她推開半尺,然后頭一低,抵著傅芷璇的額頭,熱乎乎帶著酒氣的呼吸噴向傅芷璇,熏得傅芷璇面紅耳赤,頭暈目眩。

    “你放開我,這樣咱們沒法好好說話?!备弟畦療o奈地推了推他硬邦邦散發著灼灼熱氣的胸膛。

    陸棲行的手往上移,捧著她的臉,聲音退去了暖意,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凝重:“阿璇,我是匆忙從宮宴中出來的,因為盯著徐榮平的人臨時得到了消息,他準備今天在你回家的路上動手?!?

    陸棲行本不想把這事告訴她,但轉念又一想,她本就不是溫室里的花朵,與她說了實話,也好讓她對自己的處境和徐榮平的為人有更深刻的認識,免得無意中錯估了形勢,做出錯誤的判斷。

    傅芷璇大為錯愕,馬車里的旖旎頓時蕩然無存,她昂起頭,驚詫地說:“可是,可是我一直與聞方在一塊兒?!?

    她就是提防著徐榮平下毒手,因而從不單獨出門。以聞方的身手,普通的混混士兵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而他們一直在城里活動,徐榮平就是再囂張,也不敢派人在大街上堂而皇之的對他們動手。

    陸棲行捧著她的臉,低頭在額上印下一記輕吻:“傻瓜,聞方再厲害,雙拳也難敵四手,徐榮平花重金請了一群亡命之徒在路上伏擊你們,這些人身上都背著人命,下手極狠,不會有任何的顧慮?!?

    “那聞方呢?徐榮平既然盯上了我,他一個駕車回去豈不是很危險?!备弟畦瘬鷳n地問道。

    陸棲行帶著薄繭的指腹輕輕蹭著她嫩滑的小臉,安慰她:“放心,我另外安排了人跟在后頭,他不會有性命之憂?!?

    也就是說要受些皮肉之苦了,傅芷璇心里很自責,是她連累了聞方,害他受累。

    陸棲行猜到了她的心思,把她的頭按入自己的懷抱:“這是聞方自己要求的,前幾次,沒能保護好你,他一直很愧疚。況且,憑他的身手,他未必會受傷?!?

    “那咱們這次能抓住徐榮平的小尾巴嗎?”傅芷璇抬頭問道。

    陸棲行搖頭:“除非我出面。徐榮平身后有一個三品侍郎的岳丈,這些人本身又都是亡命之徒,光憑他們的一面之詞,并不足以給徐榮平定罪?!?

    他的意思是除非以勢壓人了。傅芷璇本來也沒對此寄予太多希望,因而聽聞是這樣一個結果也不覺得有多失望,只是有些不甘地說:“還真是便宜這家伙了?!?

    陸棲行按住她的頭,聲音泛起冷意:“徐榮平這人膽大心狠,很危險,讓我來?!?

    徐榮平今天的行為真的是觸到了他的逆鱗。他后怕地摟緊傅芷璇,眼睛里戾氣橫生。

    “不用?!备弟畦p輕地搖了搖頭,陸棲行現在也是焦頭爛額,她不想給他添麻煩,“我以后會倍加小心的,他要的不外乎是苗家的玉印,我把這東西處理好就是,以后他就不會主動來找我了?!?

    “處理,你怎么處理?”陸棲行低頭看著她在黑暗中亮晶晶的眸子。

    傅芷璇輕笑了一下,聲音里帶著俏皮意味:“不告訴你,過幾日你就知道了?!?

    陸棲行知道她并不是個胡來的人,索性不再吭聲,輕聲道:“好,有事不要瞞著我?!?

    “嗯,”傅芷璇乖順地點了點頭,抬起一只手,掀開簾子往外瞧了一眼,黑茫茫的一片,陌生得很,她扭回頭問陸棲行,“你帶我去哪兒?不送我回去嗎?”

    陸棲行瞥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夜色,理直氣壯地說:“宵禁了,不宜在外行走,等天明我再派人送你回去?!?

    傅芷璇的嘴角不自覺地浮起一抹淺笑。睜眼說瞎話,宵禁還攔得住他不成,別以為她不知道,五品以上的官員,還有一些特殊人員,如太醫之類的手里都有通行令,能在宵禁后隨意在街上行走。

    馬車駛入一條陌生的巷子,然后停在了一座院子的后院,趕車的人走到門前輕輕敲了兩下,后門打開,陸棲行拉著傅芷璇走了進去。

    這應該是他的一處別院。

    馬上有一個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走了上來,朝陸棲行一躬身:“王爺,夜宵已經備好?!?

    陸棲行點頭,吩咐道:“端到我的書房來?!?

    管家錯愕地瞥了他一眼,又飛快地垂下了頭,應聲道:“是?!?

    陸棲行沒再理會他,拉著傅芷璇去了他的書房,帶入內室,然后指著一方小桌說:“你在這里吃些東西填肚子,我還有些事要處理,有事叫我?!?

    說罷,走了出去。傅芷璇這才有空打量他的書房。

    陸棲行的書房分為內外間,外間是他處理公務見客的地方,內里是藏書室和臨時歇腳的地方,除了書,還有一張軟榻供他累了時休息一下。

    “夫人,請用宵夜?!惫芗业穆曇衾亓怂坞x的思緒。緣分小說 www.51yuanxs.com

    傅芷璇回過神來,放下手里的書,朝他一點頭:“放在桌上吧?!?

    “是?!惫芗也粍勇暽卮蛄苛怂环?,態度帶著若有似無的討好,“夫人若還有需要的,盡管吩咐小人?!?

    “好?!备弟畦c頭,坐到了桌前,抬頭看著他說,“你讓廚房準備些醒酒湯送過來,王爺今晚喝了酒?!?

    “是,小的這就去?!肮芗彝肆顺鋈?,內間頓時只剩她一人。

    給她送上來是一碗金絲燕窩粥,米粒粘稠,淡淡的香氣撲面而來,傅芷璇拿起勺子挖了一勺,放入嘴里。

    還沒來得及咽下,她忽然聽到一道急促的腳步聲走入了外間,緊接著,一道帶著喘氣的男聲在寂靜地室內響起:“常輝見過王爺?!?

    陸棲行抬起頭,指了指書桌左側的椅子:“坐下說,何事如此著急,連夜趕來見本王?”

    常輝瞥了陸棲行一眼,低聲道:“王爺,聽說蕭太后欲立定國公的曾孫女為后,可有此事?”

    陸棲行放下筆,抬起頭,打量著他:“你聽誰說的?”

    “這么說是真的了?下官是今夜與光祿寺的幾個同僚一起喝酒,聽他們說的?!背]x一臉著急,“殿下,定國公乃當世僅存的開國一等國公,絕不能被蕭家拉攏了過去?!?

    陸棲行輕輕點頭:“本王心中有數,你無需憂心?!?

    身為堅定的辰王黨,常輝如何能不憂心,他一咬牙,站到書桌前,雙腿一彎,跪地道:“殿下,蕭家能想出拉攏定國公的辦法,咱們也可以,他家還有一個九小姐,正值適婚之齡,還沒婚配……”

    “閉嘴!”陸棲行突然拉下臉,疾言厲色地打斷了他,“本王說了,本王心里有數,此事你無需再多言?!?

    常輝咬緊牙關,盯著他震怒的目光,不怕死的繼續說道:“王爺,你不讓下官說,下官還是要說,王爺欲成大業,不可無子嗣。這一天遲早會來,定國公家的九小姐……”

    啪……

    一本書砸到常輝頭上,一滴殷紅的血珠從他的唇角滾落下來,常輝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抬起頭,錯愕地看著陸棲行幾欲噴火的眸子,心里很是疑惑,他不過是提了提成親一事罷了,王爺的反應為何這么大,莫非他的癖好比較特別?

    常輝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難怪這么多年來,不管什么樣的美人,王爺都不會多看一眼,甚至,見了幾次都還記不住對方的長相。偌大的王府,空蕩蕩,孤零零的,連丫鬟都沒幾個,更別提女主子了。

    這可如何是好,王爺還沒有子嗣,以后誰來繼承大業?

    “滾,本王還沒淪落到要靠女人,出賣自己的地步!”

    一個帶著怒喝的聲音打斷了常輝天馬行空的腦補。

    他一個激靈,猛然回過神來,神色復雜地看著陸棲行,硬著頭皮勸道:“王爺,陰陽相合方為正道……”

    這都是什么鬼東西,陸棲行擔憂地瞟了一眼內室,再沒耐心應付常輝,不耐地一揮手,大喝道:“章衛,送客!”

    章衛如鬼魅般從外面閃了進來,拱手道:“常大人,請?!?

    常輝不甘心地站了起來,邊往外走,邊苦口婆心地說:“章統領,王爺最是信任你,平日里你也多勸勸王爺,咱們王府都還沒有小主子呢!不孝有三,無后為大,這可是關系社稷的大事?!?

    你再這么天天瞎攪和,壞王爺的事,他們的小主子更是遙遙無期。章衛翻了個白眼送常輝,待走遠一些,才好心地勸道:“常大人,王爺的私事他心中有數,咱們做屬下的就別瞎操心了,處理好公事即可,時候不早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哎,這怎么能叫瞎操心呢,章統領,王爺以后若是……”

    回答他的啪啦的關門聲。

    常輝摸了摸差點被門撞上的鼻子,不滿地嘟囔道:“野蠻人,就是這野蠻人帶壞了王爺?!?

    章衛在門內聽到他的自語,輕嗤了一聲,書呆子就是書呆子,連王爺的私事也敢管,多事。

    他扭頭看了書房的方向一眼,思量了一番,招來管家,命他吩咐下去,今今夜誰也不許去書房附近。

    ***

    這廂,趕走了常輝,陸棲行就心急火燎地走入了內間。

    今天這事實在太巧,他前腳才與傅芷璇說了定國公家的事,后腳這該死的常輝就跑來給他出這樣的餿主意,傅芷璇聽了,只怕還會誤以為這是他故意做給她看的,以逼她讓步妥協。

    內室,傅芷璇挺直背脊,坐在桌前,手里還握著銀勺,面前的燕窩粥剩了大半碗。

    聽到腳步聲,她抬起頭,沖他一笑,若無其事地問道:“我讓管家給你煮解酒湯,可送來了?”恍似沒有聽到外面那一番動靜。

    內外室只有一墻之隔,中間相連的門都沒關,送沒送來她不知道嗎?

    為何要在他面前掩飾她的真實情緒?陸棲行又氣惱又憐惜,蹙緊眉頭,走了過去,一把奪走她手里握得死死的銀勺,看著她手背上的凸出的青筋,知道她心里并不如她表明上的這般平靜后,心里的惱怒和擔憂都化為了一句無可奈何的輕嘆:“相信我就那么難嗎?”

    只這一句就成功地瓦解了傅芷璇臉上的偽裝。她垮下臉,笑得像藤上結出的苦瓜條:“我相信你。我不愿意面對的是自己,說好不妨礙你,任你自由選擇的,但這一刻真的可能來臨時,我卻發現自己并沒有自己所以為的那么拿得起放得下?!?

    她抬起頭,為難的小臉映入陸棲行錯愕的眼神中,狡黠一笑:“所以我再給你最后一次選擇機會,你這次若仍不改初心,以后可都沒機會了哦?!?

    陸棲行心中一片狂喜,彎腰一把抱住她,頭一垂,炙熱地唇落到她的唇瓣上,用力咬了一口,霸道的說:“我不要這樣的機會,你也沒有這樣的機會?!?

    這一刻,他的心仿佛才真正的安定了下來。

    他似乎把所有的激動和熱情都傾注到了這個吻里。但唇才剛探入她的嘴里,立即嘗到一股鐵銹味。

    陸棲行連忙退了出來,緊張地看著她:“你受傷了,何時的事?”

    他一問起這個,傅芷璇就羞赧地低下了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剛才喝粥不小心咬到了舌頭?!?

    喝個粥也能咬到舌頭?陸棲行的目光落到面前那碗幾乎沒怎么動過的燕窩粥上,心弦一動,忽然就明白了。

    他又好氣,又覺心酸,伸手點了一下傅芷璇的鼻尖:“下次還逞強,還裝大度嗎?嘴張開,讓我看看?!?

    被他挑破,傅芷璇的臉頓時紅得堪比天邊的紅霞,閉上眼,張開了唇:“小傷而已,要不了多久就……”

    她的話還沒說話就被含住了,接著響起一道帶笑的調侃聲:“金津玉液可消炎止痛,我替你消消腫!”

    這家伙,得了便宜還賣乖。

    傅芷璇被他火熱的唇吻得渾身發軟,無力地靠在他的胸口,雙手緊緊攥住他胸口的衣領,錦衣都被她抓皺了。

    過了許久,陸棲行終于放開了她,兩人相對而視,看著她濕漉漉的眸子和艷紅的唇,陸棲行的眸光不自覺地轉熱,里面似有小火苗在跳動。

    傅芷璇被他火辣辣的眼神盯得很不自在,不自覺地紅了臉,緋紅沿著耳根一路往下滑,沒入胸口,消失在白皙細膩的鎖骨處。紅與白,極致的對比,令人心顫,陸棲行不自覺地咽了下口水,生怕自己下一刻就會把持不住,忙別開了眼,倉皇尋了個話題轉移自己的主意力:“常輝今日會來,我完全不知?!?

    “我知道?!备弟畦笱艿鼗亓艘痪?,關切地目光盯著他,“你不舒服嗎?嗓子怎么變嘶啞了?”

    陸棲行的喉結滾動了兩下,臉上泛起苦笑,匆匆站了起來:“你先等會兒,我去洗個澡?!?

    傅芷璇瞥了一眼擺放在墻角的冰塊,狐疑地瞥了他一眼,嘀咕道:”這室內還好啊,不是很熱?!?

    聽到她的自語,腳步匆匆的陸棲行忽然停下,扭頭瞥了她一眼,眉宇之間閃過一抹狐疑,在情事上,她表現得太過生澀,似乎是半知半解。

    不過一想季文明長期待在安順,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一百零六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修bug)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