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緋聞太后的真實人生 棄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威武不能娶 大帝姬 鳳帝九傾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東風惡 萌妻食神 妃本蛇蝎:輕狂三小姐 絕世大小姐:王爺太妖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七夕這一日, 驕陽似火, 炙烤著大地, 但這炎炎夏日也絲毫擋不住人們對乞巧節的喜愛。午時剛過, 大戶人家便架起了乞巧樓, 鋪陳瓜果、酒炙、筆硯、針線等物, 女郎呈巧, 焚香列拜,是謂乞巧。

    親戚鄰里友朋之間以紅雞、果食、時新果品互相饋送,姑娘們還會互贈禮物, 以表祝福。

    范夫人這一日的行程很緊,白日要安排家里人過乞巧節,到了傍晚還要帶著兩個女兒進宮參加太后的宮宴。雖然大家心知肚明, 今晚這場宮宴的重頭戲是幾位重臣家五歲以上, 十歲以下的小姑娘,其余正值妙齡的姑娘不過是陪襯。但礙于蕭太后的權勢, 朝臣們還是不敢推辭, 三品以上的官員皆準備攜家眷進宮。

    因而在白日的時候, 便只有范家兩位小姐帶著一眾弟妹上街游玩。

    乞巧節這一日, 專賣乞巧物的富寧街車馬不通行, 相次壅遏,不復得出, 至夜方散,因而往來的貴人們都把馬車停與兩條街外, 步行過去。

    范家人也不例外, 但每年范二小姐都要抱怨一句:“哎,人好多,走過去又要擠出一身的汗?!?

    范大小姐深知自家妹妹的性子,沒理會她的嬌氣,只吩咐幾個老仆看好年幼的兩個弟妹,以免走失。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往富寧街而去。今天的富寧街上,到處都是小商小販的叫賣聲,泥娃娃、泥美人、花湖船、折扇、團扇、摩睺羅、鳧雁、鴛鴦、鸂鶒、龜魚等小玩意兒布滿了整條街,色彩鮮妍,惟妙惟肖,引人注目。

    范二小姐的抱怨到這里完全沒了,她兩只眼睛亮晶晶地盯著攤位上的各種小玩意兒,瞧哪一種都新鮮,都中意,都想收入囊中。

    “姐……”她拽著范大小姐的袖子,聲音拖得老長,把對付范夫人的那招拿了出來。

    不過范大小姐雖然斯斯文文的,笑得也很和善,看似很好相處,實則比范夫人還難搞定,壓根不吃她這一套:“你今日不是想買龔大師的扇子嗎?若是再買了這些,銀子恐怕不夠了,后面還買扇子嗎?”

    其實這些小玩意兒,范二小姐每年都有買,但每次看見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范夫人也拿她沒轍,因而把銀子都放在了長女那兒,兩個大的,每人十兩,兩個小的,一人五兩銀子,想買什么隨意,花光就沒了。

    范二小姐拖著她的袖子,笑得很是諂媚:“姐,你最好了,借我一點銀子嘛,我下個月還你?!?

    范大小姐摁了一下她的額頭,無可奈何地笑了:“我乃長姐,理應愛護幼弟幼妹,今兒你們每人挑一件,記到我賬上?!?

    “大姐,你真好?!比私韵残︻侀_地看著她。

    范二小姐更是湊到攤子前,拿起那一只只黃蠟所鑄的鳥雀,愛不釋手,每一只都好漂亮,好想帶回家。

    兩個小的都挑好了,她還遲遲下不了決定,引得周遭看熱鬧的路人都笑了。

    范二小姐清麗的臉一紅,有些下不得臺來,她咬緊下唇,正欲發作,忽然旁邊遞來一只股檀木色的小匣子,橫在她面前。

    范二小姐愣了一下,扭頭看著突然冒出來的傅芷璇:“你是何人?”

    傅芷璇沒說話,只是笑盈盈地打開了小匣子。

    匣子里面鋪了一層鮮紅的絨毯,上面一把橢圓形的玉扇置于其上。這把扇子比尋常所見的團扇要小一號,僅僅比巴掌大一些,扇面光滑細膩,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奪目的光澤。扇身上是一副意境頗深的水墨畫,極致的黑與白交匯在一起,美得令人心悸。

    范二小姐看得挪不開眼,旁邊的圍觀者也嘖嘖稱奇,有識貨的認出了扇子下那一個紅色楷體的“龔”字,驚呼道:“這不是龔大師的鎮店之寶嗎?一直放在店里,好幾年了,這得多少銀子啊?!?

    出自龔大師之手的紙扇都要好幾兩銀子一把,更別提這一把由美玉所制的扇子了。

    被人點出這把玉扇的來歷,傅芷璇盈盈一笑,落落大方地說:“聽聞二小姐最喜龔大師的扇子,不巧得了一面,就當是我送予二小姐的見面禮,也免得它留在我這等不識貨的人粗人手里不見天日,白白浪費了一把好扇?!?

    真是大手筆,這把玉扇少說也得上百兩銀子吧,說送就送,眼也不眨!圍觀的百姓倒抽了一口涼氣,無不用火熱艷羨的眼神盯著傅芷璇與范二小姐。

    聽到旁人的驚呼,范大小姐就覺得不妙了。她推了一把還在愣神的范二小姐,往前一站,落落大方地說:“傅夫人美意,我們姐妹倆心領了,不過這禮物實在太貴重了,我們受之有愧,還請傅夫人收回去?!?

    一聽姐姐這話,范二小姐不樂意了,嘴翹得老高,戀戀不舍地看著玉扇。與這把玉扇相比,她原先看重的那把團扇真是乏陳可善,有了珠玉在前,后面的瓦石哪還入得了她的眼。

    傅芷璇捧著匣子不動:“大小姐未免太見外了,我與令堂一見如故,很是投緣,別說是一把玉扇,就是一座玉山,你們也受得起?!?

    說罷,在范大小姐反對之前,又一揮手,后面的聞方帶著兩個小伙子,捧著三個盒子上前。

    傅芷璇一一打開。

    “聽聞大小姐最喜讀書寫字,這只端硯贈予大小姐。這只玉虎是送予小公子的見面禮,另外一只玉猴是送給四小姐的,正好與他們的生肖相配。請大小姐莫推脫,孝敬夫人和范大人的禮物,我已差人送到了府上。今日乞巧節,想必夫人抽不開身,請你轉告夫人,我今日就不去打擾了,改日再去拜會夫人?!?

    無論是端硯還是那兩只玉器都是上品,似乎比那玉扇還要好一些。

    范大小姐蔥白的手死死捏緊手帕,嘴角的笑不變,說話一如既往的細聲細氣:“傅夫人的美意我們心領了,只是這些東西實在太貴重了,宛若斷不敢接受,還請夫人莫要為難宛若?!?

    傅芷璇笑瞇瞇地看著她:“大小姐何必推辭,就如先前你所說,你是長姐,當體恤愛護弟妹,我比你年長幾歲,也理應如此才是。想必范大人與夫人知曉了,也不會責備你的。你若是擔心,我與你親自走一遭,向夫人說明情況便是?!?

    頓了一下,她上前兩步,握住范大小姐冰涼的手指,笑得很是溫和親昵:“自家姐妹,何必如此見外,未免太生份了,你說是不是?!?

    話一出口,她似乎意識到說錯了話般,捂住嘴,朝范大小姐歉疚一笑。弄得范大小姐不好發作,只能吃下這記悶虧,皮笑肉不笑地說:“那就多謝傅夫人了?!?

    然后,一扭頭看著三個弟妹,喝令道:“還不謝謝傅夫人?!?

    她算是看明白了,傅氏今天分明是故意在這里堵她。這傅氏出生平凡,又在市井中打滾了好些年,膽大豁得出去顏面,像塊滾刀肉,與她在大街上扯來扯去,實屬不智。她能拉下臉,自己卻不能像她那樣做潑婦狀,平白墜了名聲,不如先暫時把東西收下,快快走人,方為上策,以免得讓人看了笑話,惹出事端。

    傅芷璇的目光狀似不經意地掃了一眼人群中的一角,嘴角彎彎:“大小姐太客氣了,都是自家人,何必言謝?!?

    她一再強調“自家人”,話里話外都在表示出一副與范家關系匪淺的模樣,像塊牛皮膏藥,黏上了范家,范大小姐心頭厭惡得很。昨日倒是不知,這傅氏是此等沒臉沒皮的人,娘可真是失算,這傅氏一看就是趨炎附勢之輩,若是攀上了辰王,只怕尾巴都翹上天了,何至于逮著他們家不放。

    不過現在這時候說什么都晚了,而且許多話也不適合由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子去說。范大小姐強忍著心里的火氣,淡淡一笑:“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家了,傅夫人,告辭?!?

    “好,你們路上小心?!备弟畦笄械貒诟懒艘痪?,目送他們一行人離開。

    后面的聞方見了,很是替傅芷璇抱不平:“夫人,你又何必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他們呢,明明是昨日范夫人提議收你做義女的,又不是你粘著范夫人不放?!?

    傅芷璇扭頭瞥了他一眼,不高興地說:“休得胡言,范夫人器重我,大小姐唯恐被我搶了母親,不高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過幾日她就會想通了?!?

    被訓斥一頓,聞方不敢多言,悶悶地閉上了嘴,跟在她后面。傅芷璇在大街上轉了一圈,買了幾件小東西,便回去了。

    離開富寧街,上了馬車,聞方臉上的郁悶一掃而空,得色爬上了臉頰:“夫人,魚已經上鉤了,龐氏急匆匆地回去了?!?

    傅芷璇滿意一笑:“嗯,回去吧,今日你也辛苦了?!?

    ***書袋網 www.shudaitxt.com

    龐氏今兒也帶著家里的孩子出來游玩,無意中看到傅芷璇與范大小姐糾纏的那一幕后,再也顧不得玩耍,帶著幾個不滿的孩子匆匆趕回了家。一進門就問:“老爺呢?”

    仆役回答:“夫人,老爺今兒一直在書房,郭大人剛走?!?

    龐氏點點頭,吩咐丫頭帶幾個孩子回去休息,自己則急匆匆地趕到了書房。推開門就看到徐榮平正提筆作畫,潔白如雪的宣紙鋪在書桌上,長長的一卷,漆黑的墨汁落下,盛開出一朵美麗的花朵。

    但龐氏現在完全沒興致欣賞這風流寫意的一幕,她兩手交于胸口,急匆匆地走上前:“夫君,范夫人有意收傅芷璇為義女?!?

    聞言,徐榮平手中的筆一頓,狼毫在白紙上一戳,印下一個大大的黑團。徐榮平濃眉一皺,左手用力抓起這張紙,在手里團了團,然后一把丟進了旁邊的紙簍里。

    再欲下筆,卻發現,自己心浮氣躁,完全沒辦法好好構圖。他把筆一擱,從書桌后走了出來,看著龐氏:“發生了何事,夫人細細道來?!?

    龐氏抓住手絹,把今日在街上看到的一幕敘述了一遍:“光送給范家三位小姐和公子的禮物都有數百兩銀子之巨,聽說還往范府送了禮?!?

    徐榮平陰沉沉的眉頭擠做一團,冷笑道:“夫人多慮了,范尚書多么圓滑老練的人物,怎會理傅芷璇這等庶民。送銀子又怎樣?不過是傅芷璇單方面想巴結范家罷了,她以為區區幾百幾千兩銀子就能打動范尚書?呵呵,別做夢了,范尚書可不是貪銀子的人,他戀的是權勢?!?

    龐氏就知道丈夫是這個反應,她拿起手帕掩面,嘆了口氣:“此事乃是傅氏與她那隨從聞方親口所說,做不得假。我在集市時,也讓人去打聽了,昨日,范夫人確實與傅氏在茶樓會面了,兩人相談甚歡。事后也有風聲傳出,范夫人想收傅芷璇為義女。夫君,空穴不來風啊?!?

    “你沒弄錯?”徐榮平還是不大相信,范尚書明明已經答應了岳父,不理會傅芷璇,也讓她吃了閉門羹,這范夫人為何又會突然想收傅芷璇為義女。

    同朝為官,范尚書又是他岳父的頂頭上司,雙方都對彼此的性子和行事風格知之甚深,范尚書就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主。范夫人也是出了名的賢惠,說話做事,與范尚書如出一轍,兩口子總是一個鼻孔出氣。

    就在這時,管家在外面叫了一聲,龐氏連忙走到門口,與他低語幾句,等回來時,臉色更不好了:“夫君,妾身剛才派人去打聽過了,傅芷璇今日給范府送了禮,范家收了,還回了稍次一點的禮物?!?

    有來有往,這下徐榮平想說服自己都沒有理由了。眼看快把苗家逼到無路可走,不得不從他,沒想到這里又橫生出這一枝節。

    徐榮平氣得差點咬碎一口銀牙,陰惻惻地說:“定是發生了什么咱們不知道的事,否則范尚書不會改變主意。我這就去找岳父,讓他探探范尚書的口風,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龐氏點頭應是:“那你去換件衣服,妾身這就去讓人準備好馬車?!?

    ***

    是夜,宮宴結束已是二更時分,諸位大臣喝得酊酩大醉,在隨從的攙扶下,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宮門,分道揚鑣,各自歸家。男女不同席,女眷宴席散得早,已被蕭太后派人送回了家中。因而范尚書獨自坐在馬車里,往家中行去。

    行至半路,范尚書的馬車忽然停了下來,他閉著眼問隨從:“發生何事了?”

    隨從忙道:“回大人,前方龐大人的馬車車軸斷裂了?!?

    范尚書掀開簾子一看,就瞧見龐司站在車前,幾個小廝隨從正在車前忙做一團。大家同僚一場,他也不好走,只得叫車夫停下,然后探頭望去,問道:“龐大人,車可修好了?有甚需要我幫忙的嗎?”

    龐司抬頭一瞧是他,連忙拱手行禮:“不打緊,只是車軸斷了,還在修?!?

    這大晚上的也不知弄到什么時候,范尚書笑盈盈地朝龐司招了招手:“龐大人不如上車,我送你一程?!?

    龐司看了一眼還不知何時才能修好的車,想了想,沒有拒絕,走過去道:“那就多謝大人了?!?

    他爬上車,坐在范尚書旁邊。

    馬車繼續在寂靜的馬路上噠噠噠前行。

    龐司先是與范尚書聊了幾句戶部的事,然后話音一轉,繞道傅芷璇身上:“范大人,恭喜了,聽說你又將添一女,實在令下官羨慕??!”

    范尚書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龐司所指為何,詫異極了,范夫人昨日才與傅芷璇提起過此事,怎么今日就傳到了龐司的耳中,他莫不是有順風耳不成。

    不過此事既已被他聽到了風聲,再否認未免惹他生疑,不如承認了。

    幾個念頭在范尚書腦子里轉了一周,他很快便想出了說辭,一副極其無奈的樣子:“拙荊與那傅氏極為投緣,憐其孤苦,故而有意收其為義女,老夫百般勸阻都無濟于事?!?

    龐司聽了,心里松了口氣,范尚書既然把這事劃到內院婦人之事,也就是說,范尚書目前還沒改變主意。他先笑了,勸解道:“夫人菩薩心腸,大人何必為了這等小事與其爭執,遂了她的愿便是?!?

    范尚書聽他這么說,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按住額頭說:“可不是,這些婦人固執起來,真是令人頭痛,還是孔夫子說得對,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兩人交換了一個心有戚戚焉的笑容。

    這只老狐貍,裝得可真像。龐司低垂都眸子中閃過一抹兇光,再抬頭時,又掛上了人畜無害的笑容:“范大人,何時認親,到時候下官也去討一杯喜酒,祝賀大人?!?

    范尚書模棱兩可地說:“這事還在商議中,等定下來了,一定請你來做個見證?!?

    他雖打了個太極,龐司心中也有了成算??磥磉@傅氏身上還有范尚書想得到的東西,否則范尚書不會是這樣一個態度,不行,此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得想辦法快速解決,否則萬一哪天范尚書變卦了,他們就麻煩了。

    ***

    把龐司送了回去,范尚書回到家,已是三更天。

    范夫人還沒睡,一直在等他,見他回來,連忙讓丫鬟奉上醒酒湯,又親自替他除了外衣,搭到一邊,然后道:“熱水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沐浴嗎?”

    范尚書擺了擺手,往椅子上一靠,兩臂抬起,擱在額頭,半閉著眼,恨恨地說:“這龐司,消息也太靈通了,他已經知道你我有意拉攏傅氏的事了?!?

    范夫人也吃了一驚,坐到他旁邊,抬起手,輕輕按揉著他的太陽穴,疑惑地說:“他怎會知道,我昨日與傅氏會面時,包間里只有我二人……”

    忽然,她停頓了一下,臉色一變,聲音驀地變得有些尖利:“問題出在傅氏身上,今日在富寧街……肯定是在街上被人看了去,走漏了風聲?!?

    她把范大小姐回來轉告給她的話再度復述了一遍,然后頗為苦惱地說:“若若說,傅氏這樣根本不像是攀上了王爺,你怎么想?”

    范尚書雖然覺得傅芷璇較之普通女子要聰明一些,但也沒太把她當回事,因而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我早就說過了,王爺怎么會看上她,你想多了。也不想想,她若真的有王爺在背后撐腰,苗家那點事還不好解決,用得著跑到咱們家門口一站就是一下午,就是為了見我?”

    這話也有道理,但她親眼所見也不可能有假。范夫人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站起身說:“也不一定,她這樣的身份入不了王府,興許只……”

    “行了,她若真攀上了王爺,也不會眼皮子這么淺,你只是隨口提了一句要收她為義女,八字都還沒一撇,第二日就送了這么多重禮到咱們家?!狈渡袝驍嗔怂脑?。

    連續被最信賴的女兒和丈夫否認,范夫人也動搖了:“那你說怎么辦?咱們今日收了她這么多禮?!?

    范尚書往后一枕,頗為苦惱地說:“今日龐司已經試探過我了。我當時不知還有這一遭,因而言語之間對傅氏多有維護,只怕已讓龐司不悅,我們前面做的都白搭了。不行,不能再與傅氏來往,未免她糾纏,明日你挑些價值相當的東西,還回去就是,以后她若再送禮來,不接便罷了?!?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一百一十四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