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農門寵妻:再嫁前夫好種田 盛寵之嫡妻歸來 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秦氏有好女 田園藥香:神醫小農女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嫡女貴凰:重生毒妃狠絕色 家養小首輔 空間農女:彪悍辣媳山里漢 良陳美錦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是夜, 夜色濃稠如墨硯, 深沉得化不開。四下皆靜, 整個燕京城都陷入了沉睡中, 只有天上遙不可及的星子在一眨一眨地綻放著些許光明, 給寧靜安詳的燕京城增添了一抹亮色。

    小嵐端來一碗綠豆湯, 放在桌前, 又伸手把燈火撥明亮了一些,輕聲道:“夫人,喝點湯消消暑?!?

    傅芷璇把賬冊推到一邊, 捧起碗,拿著調羹喝了兩口綠豆粥,然后說:“你去歇下吧, 我自己來?!?

    小嵐扭頭看了一眼沙漏, 勸說道:“夫人,晚上傷眼, 你也別熬夜了, 早些睡吧?!?

    傅芷璇站起來, 把不情不愿地小嵐推了出去:“無妨, 我把最后這幾頁看完就歇息。你留在這里也沒事做, 不用陪我了,回去睡覺吧, 明日還要早起?!?

    “嗯,那夫人也別熬到太晚?!毙共环判牡囟诹艘痪洳怕鼗亓朔?。

    傅芷璇搖搖頭, 正欲關門, 忽地一道黑影閃入了她的房里。

    終于來了,她伸手淡定地關上門,轉身就落入了一個火熱的懷抱中。

    “那小丫頭也太不識趣了,大晚上的還一直賴在你房里?!标憲胁粷M的抱怨道,手臂還使勁兒蹭了兩下。

    傅芷璇若有所悟,低頭,撩起他的袖子,果然,他的小臂上來有好幾個紅點點,應該是被蚊子叮出來的,再往上,他的臉上也沒能幸免于難,不過比胳膊上好多了,只有兩三個小紅點。

    傅芷璇再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胸膛,嗔道:“活該,你在外面等多久了?”

    “不久,也就一刻多鐘?!标憲休p描淡寫地說道,手忍不住往臉上的紅點處抓了抓。這該死的蚊子,嗡嗡嗡叫個不停就算了,叮了人還癢得很。

    “忍著,別撓!”傅芷璇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的動作,然后把他推到屏風后面,“你在里面別出來,我去給你打盆水來洗一洗?!?

    不多時,傅芷璇就回來了,手上除了一盆清水,還拿了一片新摘的蘆薈。

    “坐下!”傅芷璇把陸棲行拉到凳子上,然后蹲下身,挽起袖子,素白的手沒入清水中,輕盈靈動,好似一尾靈巧的魚兒,在水中打了個轉,撈起打濕的帕子,擰干,遞到他面前,“自己擦臉?!?

    陸棲行的目光落到她白得仿佛能反光的手指上,心念一動,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就著她的手,把帕子重重地按到了臉上。

    傅芷璇細膩的手背一碰到他臉上滾燙的肌膚,指尖一顫,一股說不出的戰栗席卷全身,她手指蜷緊,飛快地往回縮。但陸棲行不讓,握緊她的手腕,一下一下用力拂過自己的臉。與其說是在用帕子洗臉,不若是在用她的手背擦臉。

    明明只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卻被他弄得旖旎繾綣,令人臉紅心跳,連靜謐的空氣中似乎也染上了緋紅的色彩。四周的氣溫節節攀升,傅芷璇白玉般的耳根不由自主地變成了粉絲,她眼神飄移開,故作兇狠地說:“夠了沒有?”

    “不夠,遠遠不夠?!标憲杏昧ν乱焕?,她的手背就刷地一下滑到了他火熱的唇上。他火熱又飽含笑意的眼睛緊緊注視著她的眼,唇輕輕一含,咬住了她的尾指,頓時一股酸酸麻麻又帶著點輕微刺痛的感覺襲來。

    傅芷璇感覺自己的小指像是落入了一汪冒著汩汩熱氣的溫泉中,熱氣從小指瞬時沖入她的腦門,炸開,一種心癢難耐的感覺爬上心間,宛如一片輕柔的羽毛輕輕撫過她的心間,令人心悸。

    “你自己擦!”她猛地站了起來,趁機把自己的手從他的唇瓣中解放出來,然后把手帕往木盆里一扔,借著收拾桌上東西的樣子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瞧著她粉面含春的側顏,陸棲行一點都不生氣,甚至嘴上還哼起了小曲,彎腰拿起帕子,胡亂又隨意地在手臂上擦了擦,然后就把帕子搭在了木盆邊緣上,雙手撐在膝上,一眨不眨地盯著傅芷璇。

    傅芷璇瞥了他一眼,提醒道:“你的臉還沒擦?!?

    “擦過了,還是用這世上最柔軟的帕子擦的?!标憲幸庥兴傅卣f道,唇邊的笑就沒消失過。

    傅芷璇臉上才消下去的熱度又爬了上來,她嗔了陸棲行一眼,然后把那片蘆薈塞到了他手里:“擦一擦蚊子叮過的地方?!?

    陸棲行看著蘆薈上流淌出的透明的、粘粘的汁液,嫌惡地撇撇嘴:“不用,明日就消下去了?!彼粋€大老爺們怎么能抹這些娘兮兮的東西。

    傅芷璇見了二話不說,從他手里接過蘆薈,不由分說地按住他的頭,往臉上抹了上去,惡聲惡氣地說:“不要動?!?

    陸棲行不大情愿地垂下了手,冰涼的、滑滑的液體擦過蚊蟲叮咬過的地方,涼爽舒服,那股癢意很快就減輕了不少。

    陸棲行不再抗議,頭一歪,靠在傅芷璇的腹部,閉上眼,安靜地讓她涂抹蘆薈汁。

    但傅芷璇卻為難了,他臉上只咬了兩三個點,她已經翻來覆去涂抹了四五遍了,總不能再這么沒完沒了地涂下去吧。

    猶豫了一下,她還是伸手按住他的頭頂,把他推開:“該擦胳膊了?!?

    說罷,順勢蹲下了身,掀起他的袖子,在被蚊子叮咬的地方,反復涂了好幾遍。

    做完這一切,傅芷璇把余下的蘆薈放到了桌上,正準備把木盆端出去,忽然一只長長的充滿力量的手臂纏上了她的腰間。

    這人還真是得寸進尺,總愛動手動腳,傅芷璇拍了一下他的手:“讓我把水盆端出去,放在這里踢倒了會驚動小嵐,你也不想被她撞見吧?!?

    這個理由成功地說服了陸棲行,他松開了胳膊,捏著下巴,笑盈盈地看著傅芷璇窈窕的身影。

    傅芷璇沒搭理他,彎腰把水盆端了出去,放在門外的木架子上。

    一陣夜風吹來,傅芷璇打了個激靈,這才想起,她叫陸棲行過來是跟他算賬的,怎么變成了給他擦藥,完全被他帶歪了嘛。他該不會是故意被蚊子咬,裝可憐,博同情,以蒙混過關。越想,傅芷璇越覺得有這個可能,否則如何解釋他一個大男人,能跑能跳的,知道蚊子多還不跑,乖乖待在那里讓它們叮咬。

    傅芷璇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傍晚積攢起來的那點不高興也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人真是讓人無法生氣,她暗暗嘆了口氣,推門走進去,站在還乖乖坐在矮凳上的陸棲行面前,開門見山地問道:“你就沒有什么要給我解釋的嗎?”

    陸棲行伸出左臂,圈著她的腰:“你應該明白我的用意?!?

    他還真是吃定她了,傅芷璇氣得牙癢癢的,低頭朝他肩膀上,泄憤一般地咬了一口:“破皮之災,這個你猜到沒有?”

    還真是個睚眥必報的女人。陸棲行眉也不眨,左臂往上移,勾住她的腋下,用力把她整個人抱入懷中,抵著她的額頭,面帶笑容地問道:“氣消了嗎?”

    傅芷璇是真的沒脾氣了,翻了個白眼送他。

    見狀,陸棲行笑了,托起她的手,再次表明了他的決心:“阿璇,我絕不許你進宮。蕭氏那個惡毒的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待在她身邊太危險了?!?

    傅芷璇斜了他一眼:“你不想讓我進宮,與我好好商量便是,咱們之間的事何必扯上別人?!?

    最后一句話取悅了陸棲行,他的眉眼舒展開來,幽深不見底的眸子中漾開淺淺的笑意,聲音轉柔,輕撫著傅芷璇的頭:“好,以后我都聽你的,不會再擅作主張了?!?

    看在他態度良好的份上,傅芷璇也不想與他多計較,抬起頭,苦惱地看著他:“你好心辦壞事,現在苗錚把善堂和義學都交給我打理,你說,我要怎樣才能合情合理地還給他?”

    非親非故的,傅芷璇實在不想受苗錚這么大的好處。筆趣閣dm www.zhaidm.com

    苗夫人當初的算盤,大家都心知肚明,即便沒戳破,但這樣來往,彼此也著實尷尬。因而,傅芷璇心里早萌生了與苗家劃清界限的想法,若是沒有陸棲行這橫插一手的做法,她應該已經向苗錚提出了解契的要求,雙方橋歸橋,路歸路,鮮有往來。

    如今苗錚把善堂和義學托給她,哪還能撇得清。

    陸棲行掰著她柔軟的手指,細細地在手上摩挲把玩:“不必還給他,阿璇,善堂和義學在你手中比在苗錚手里更好,更有用?!?

    “你的意思是……”傅芷璇抬起下巴,仰望著他。

    陸棲行松開她的手,捧住她的臉,直視著她半是明了的眸子,點頭確認了她的想法:“阿璇,善堂和義學會成就你,你也會成就善堂和義學,我相信你會把善堂打理得更好。至于苗錚,我會額外補償他,等他孝期過后,出去游歷時,我會安排人保護他的安全。及至他回京,若有長進,我會提拔,若不能,我也會保證他的子孫后代安享榮華。同時,往好里想,讓苗錚遠離京城這個漩渦,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他們能在這場巨變中取勝。

    傅芷璇這才明白,陸棲行為何會拐著彎,讓苗錚心甘情愿地把善堂和義學交給她打理,讓她遠離蕭太后只是順帶的,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她出身平平,又是和離之身,勢必會被人看輕,但若贏得了滿燕京城百姓的愛戴,善名遠揚,那她以后的路勢必會好走許多。

    她也不是沒有動過這樣的念頭,但終究是臉皮不夠厚,心不夠黑,實在做不出拿苗家的萬貫家財替她鋪路這種事?,F在這兩個男人背著她達成了協議,她也著實不應該辜負他們的好意。

    “嗯?!备弟畦兆∷氖?,重重地點了點頭,“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他現在忙得不可開交,還能抽空出來,想辦法提高她的名望,以期減少他們在一起的阻力。她為何不能與他一起奮斗努力呢,哪怕她能為他做的有限,但她至少可以做好手頭的事,讓他沒有后顧之憂。

    兩人相視一笑,陸棲行把傅芷璇摟入懷里,低聲說道:“其實我今天過來還有一件事要你幫忙,朝廷已經定下了來與苗家交接的官員,是戶部的一主事習力。此人乃是龐司的心腹,他來交接,你想辦法,把時間拖長一點,絕不能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掌握了南北的河運通道?!?

    就是陸棲行不提,傅芷璇也不打算乖乖配合朝廷。她握緊他的手,笑得很是篤定:“這個好辦,你放心,拖他個三五月不成問題?!?

    苗家的港口和船只,連同這些財富都要進入戶部的賬冊,光是清點,對賬就頗廢功夫。這其中每個關節都要苗家配合,現在苗錚一走了之,這些便全落入了她的手里,她在其中動動手腳,增加一些交接的難度,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

    陸棲行的消息極為靈通,果然,才過幾日,這位習力習大人便領著戶部下屬到苗家,要求交接處理此事。

    彼時,傅芷璇還待在城南那塊地頭,與工頭商議建善堂和義學的事。

    苗家在城南有塊地頭,坑坑洼洼的,那邊人又少,相對繁華的城北蕭條了許多,因而便空置了下來。傅芷璇先前與苗錚商議過,決定拿這塊地出來建善堂和義學。

    因為工程較大,傅芷璇又對建房子一知半解,未免疏漏或者被人蒙蔽,她干脆把城里好幾個出名的工頭都請了過來,詢問他們的意見。

    要建房,首要之事便是平整土地,這么大片地方,需要的泥土不少,只能從城外運進來,無論是單靠人力或是用馬拉,都費時費力,而且這一項開支也不小。

    有個李姓工頭給傅芷璇出了個主意:“夫人不妨群策群力,發動周圍的百姓幫忙?!?

    他出的辦法很簡單,不是讓工頭找底下的工人來做這件事,專程去城外運土進來,而是采取收購制,無論男女老少,凡是能收集齊一筐土的給兩個銅板,若是石子,則給四個銅板。

    這樣一來,城里無事可做的孩童可以走街串巷,撿上半筐石子,換兩個銅板買上一串糖葫蘆。還有偶有空閑的男人在回家的路上也可以提一筐土過來換兩個銅板,給晚飯多添兩個饅頭,舉手之勞,也不耽誤正事。

    同時,城里許多人家的院子里,屋檐下就種了不少果蔬花草樹木,勻個幾筐出來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正所謂集腋成裘,積土成山,幾百戶,幾千戶,一家出幾筐,就足以把這些坑洼填平。

    這樣一來,所耗不過幾十上百兩銀子,大大節約了成本。而且還能調動附近百姓的積極性,宣揚善堂和義學,為她和苗家贏來美譽,一舉數得。傅芷璇非常滿意這個主意,決定把這件事托給李工頭來辦,兩人協商好了具體的日期和細則。

    等這個辦法真正實施后,出乎傅芷璇的意料,竟有許多憨厚實誠善良的百姓愿意免費為善堂和義學盡一分力,獻土獻石,分文不取。不過短短五天,七八畝地的坑洼竟被填平了一大半,以這進度算,頂多時日就能把地面平整完,

    傅芷璇備受感動,她也不愿意白占街坊鄰居們的便宜。既然他們不愿接受錢財,她轉而讓人準備了一些饅頭和糖果,代替銅錢,發給這些善心的街坊鄰居。

    經過這件事的啟發,傅芷璇茅塞頓開,意識到螞蟻雖小,也可撼石。她決定以后善堂和義學的修建,也盡量發動周邊百姓,一來省錢,二來也能提前把善堂和義學的名聲打出去。

    商討完這邊的事,傅芷璇就接到了米管家派人來請她回去的消息。

    馬車一路疾行,穿過長長的大街,由南而北,走了許久,終于在午時進入芙蓉巷。

    苗錚去給苗夫人守墓了,偌大的苗家大宅只剩苗管家和幾個奴仆,更顯蕭條冷清,院子里的落葉鋪了厚厚一層也沒人打理。

    米管家聽到傅芷璇回來的消息,連忙跑了出來,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傅夫人,你可算來了,習大人都等了一個時辰了,他脾氣恐怕不大好,你待會兒忍一忍,別跟他們起了沖突?!?

    傅芷璇看著他額頭上不停往外冒的汗珠,搖搖頭,好笑地說:“謝謝米管家提點,我明白的,民不與官斗嘛?!?

    她的態度良好,一副極其好說話的樣子。但米管家卻總有種不大好的預感。

    米管家的這個猜測在習力說出他的要求時得到了驗證。

    米管家非常周到地招待了習力及其隨從,把他們安置在通風明亮,視野風景都是最好的大堂,又著人奉上好茶并一些時令糕點果子,還安排了兩個漂亮伶俐的丫鬟給習力扇風。

    但他這幅殷勤到幾乎諂媚的的態度并未讓習力滿意。

    傅芷璇走進去時,習力拉長著臉,不悅地瞥了傅芷璇,理也不理她,輕輕一招手,他身后的那個小吏立即上前,趾高氣揚地說:“傅夫人,小的奉命來與你交接,把港口和船只的賬冊拿出來吧?!?

    傅芷璇沖習力福了福身,禮貌周全得讓他挑不出一絲錯來,然后略過這小吏,笑道:“習大人,港口和那一百多艘船上,做事的都是苗家的伙計和船工,他們的父輩甚至祖輩都在苗家做事,祖祖輩輩為苗家付出良多,在沒安排好他們的出路前,民婦恐怕不能把賬冊交出來?!?

    習力輕蔑地斜了她一眼:“傅氏,你這是抗旨?!?

    傅芷璇不受他的恐嚇,不疾不徐地說:“這頂帽子,民婦可不敢擔。習大人,民婦并不是想與大人作對,只是嘉義伯把這事托付給了民婦,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民婦既做了苗家的掌柜,自是得替下面的伙計謀一條生路。否則,民婦被人戳兩下背脊骨是輕,嘉義伯也得跟著被人辱罵,甚至于苗家的先輩和大人你也會受牽連,讓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變成壞事。傳出去,于大人的官聲也不好,你說是也不是?”

    習力被她這一通軟硬兼施的話給堵得啞口無言,哼了兩聲,口氣軟了下來:“那你說怎么辦?”

    傅芷璇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說辭道:“民婦建議,大人連同這些伙計一并接收了。港口和船只歸于戶部,以后也一樣需要人做事,咱們苗家港的長工與伙計都極為出色,船工也多是熟手,接過去就能用,大人意下如何?”

    習力被她說動了,因為北地少水,熟悉水性,適應遠航的船工并不多,若是要從頭培養,定要費一番不小的功夫,時間上也來不及,確實不如把苗家的熟手拿過來用方便。不過這些伙計、船工都在苗家做了許多年,成分復雜,說不得還有辰王的人,到底不如自己人來得放心。

    思忖良久,習力終于松了口,只是仍舊沒把事情給說死:“苗家港和船上的伙計有好幾千人,茲事體大,本官需回去稟告上峰,再做定奪?!?

    聞言,傅芷璇笑了,只要習力愿意考慮這個可能,她拖延時間的目的就達成了,至于他最后答不答應這一點都不重要。

    事情辦成,心情頗好的傅芷璇從善如流地拍了拍習力的馬屁:“大人英明,民婦替苗家的伙計、船工們謝謝大人,靜候大人的佳音?!?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一百二十二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中彩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