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歸來》

返回書頁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作者:

紅葉似火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俏漢寵農妻:這個娘子好辣 錦繡田園:農家小地主 農門長姐 農門長姐有空間 歡喜記事 爆寵狂妻:神醫五小姐 嬌娘難養 隨身空間紅樓之林辰玉 長嫂為妻 嫡女貴凰:重生毒妃狠絕色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棄婦歸來 熱門小說網(https://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節!
    趴在洞穴里的傅芷璇聽到陸棲行的話, 頓時淚如雨下, 眼神穿過星星點點的樹葉, 落到院中那道偉岸的身影上, 挪不開眼。

    她不想死, 陸棲行還等著她, 她爹還等著她, 小嵐還等著她……傅芷璇眨了眨眼,逼退眸子中的眼淚,抬起綁在背后的雙手卡在石頭凸起的一角上, 用力磨了起來。

    因為洞穴里空間比較狹窄,又看不見,她的手腕經常撞到石尖上, 鉆心的疼, 傅芷璇不看也知道,她的兩只手腕肯定被磨破了皮, 腫了起來。這種疼伴隨著她撞到石頭上的次數加劇, 有好幾次, 傅芷璇都疼得想放棄了, 但當她看到站在院子中, 胸口的衣服都被染紅了的陸棲行,心中又突然涌起無限的勇氣。

    她不停地告誡自己, 就只差一點了,只要再堅持一會兒就行了。

    院中的陸棲行完全不知道, 他遍尋不著的人近在咫尺。他看著不為所動的蕭太后, 又添了一條籌碼:“還有你外家趙氏二百三十六人,本王也可一并饒了他們的性命?!?

    蕭太后聽了,美目一挑,涼薄地說:“用她一人換六百三十人的性命,劃算,太劃算了。只是哀家的父親下落不明,母親早已入土為安,胞弟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其他人的死活關哀家何事……啊……”

    蕭太后剛說出“關哀家何事”五字,刀尖又往她皮膚中前進了半寸,殷紅的血灑在雪白的狐皮上,看起來觸目驚心。

    初月和那群侍衛見了,焦急地上前一步喚道:“娘娘……”

    但懼于陸棲行已經劍指蕭太后,他們也不敢妄動,只能焦急憤怒地看著。

    蕭太后舉起右掌,制止了他們的話語,昂起頭,用無所畏懼的目光盯著陸棲行,食指戳著自己的胸口:“刺啊,刺啊,辰王,你覺得用死能威脅到哀家,那就一刀砍下哀家的頭?!?

    從她踏上這條路開始便明白,要么成功,要么身死,絕無第三條路可走。

    她是不怕死,但只要是人,就一定會有弱點,陸棲行冷冷地盯著她:“蕭家的族人你不在意,你母家的族人你也不在意,那陸謹嚴呢!”

    聽到唯一的兒子的名字,蕭太后臉上閃過一抹慌亂,但很快又鎮定下來:“陸棲行,你不必詐哀家,若謹言在你手中,你早祭出來了,何至于跟哀家啰嗦這么多?!?

    大家畢竟認識這么多年,彼此是什么性格,還不清楚。陸棲行斜了她一眼,忽地忽地收回了刀,往后退了兩步,召來一個副將:“傳令給章衛,就說本王改變主意了,抓住蒙丁山和陸謹嚴后,留他們一口氣,帶到云光殿?!?

    蕭太后聽到這句話,面色雖然沒任何的變化,但平放在膝蓋上的纖細手指卻不自覺地抓緊衣擺,心里顯然不如她臉上所表現的那么平靜。

    正巧陸棲行回頭,她緩緩閉上了眼,暗暗嘆了口氣,謹言,她唯一的兒子,若是落入陸棲行的手里,怎么也不可能活命?,F在也只能盼著蒙丁山能順利帶著他出京了。

    兩人都沒說話,場面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

    侯巖庭見了,走過去,輕輕拍了拍陸棲行的肩膀,勸道:“王爺,章衛那邊不會那么快,先把傷口簡單處理下吧?!?

    陸棲行瞥了他一眼,沒有拂他的好意,輕輕點了下頭。

    侯巖庭立即叫來一個軍醫給陸棲行上藥。

    蕭太后抬起頭,一雙嫵媚又銳利的眼神,恨恨地瞪著侯巖庭和陸棲行,就是這兩只攔路虎,壞了她的事。

    不過沒關系,陸棲行不讓她好過,她也不會讓他好過,即便是贏了,她也要讓他痛徹心扉,一輩子銘記于心。

    蕭太后微微側過頭,朝站在她左后側一尺遠的初月使了一記眼色,示意她執行第二個計劃。

    初月會意,緩緩往后退去。

    陸棲行雖然在上藥,但眼睛卻一直盯著蕭太后,留意著她的一舉一動。因而初月一動,他立即發現了,驀地抬起頭,目光如冰,斜了初月一眼。

    初月被他冷厲的眼神一瞪,腳步一頓,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蕭太后察覺了,扭頭看著初月,冷聲說:“還站著做什么?”

    初月馬上垂下頭,低聲道:“是,奴婢這就去!”

    陸棲行一把推開軍醫,站了起來,對身后的將士說:“把那宮女抓過來!”

    蕭太后沒料到他會突然變得這么強勢,一拍椅子,怒瞪著陸棲行:“你敢,不想要傅芷璇的命了!”

    她身后的將士也一起拔刀,形勢陡然緊張起來。

    陸棲行不理她,陰沉的目光一直盯著初月,直覺告訴他,這宮女進去定是有事,她肯定知道傅芷璇被關在哪兒。

    雙方僵持,誰也不肯讓步。

    “不好,走水了!”忽然,侯巖庭指著西側的偏殿,大聲道。

    陸棲行抬頭望去,一眼就看到,云光殿西邊的偏殿上濃煙彌漫,火光漫天。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扭過頭,飛快地下了指令:“一隊拿下他們,活捉蕭氏,其余的人跟著本王去救火!”

    “哈哈哈,沒用的,辰王,偏殿已經被本宮倒滿了桐油……”蕭太后仰天大笑,說不出的得意。

    陸棲行未理她,帶著一隊人馬沖到了西邊偏殿。

    見他朝這邊走來,傅芷璇激動得用力蹬了幾下假山,想要弄出點聲響來,引起他的注意力,無奈這些石頭太重,她把吃奶的勁兒都使了出來,石頭還是紋絲不動。

    想了想,傅芷璇忽然記起自己袖袋里藏的那把匕首,連忙用力把它從袖袋中擠了出來,匕首哐當一聲掉在地上。

    陸棲行匆忙的腳步一頓,問旁邊那士兵:“你剛才可有聽到聲音?”

    趕上來的士兵皆搖頭。

    難道真是他的錯覺?陸棲行環顧四周一眼,目光在黑漆漆的假山上掃過,隨即收回了目光:“可能是本王聽錯了,走吧?!?

    傅芷璇聽到他這話,急得眼睛都紅了,手摸黑往旁邊撈了撈,卻沒尋到匕首,也不知掉到哪個角落去了。她急得紅了眼,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陸棲行從假山旁邊沖過去。

    陸棲行甫一靠近偏殿,一股濃濃的桐油味便撲面而來,像是油窖被打翻了一般,他當即臉色大變,走過去,一腳踢向大門。

    大門紋絲不動,上面還掛著一把拳頭大的鐵鎖。

    陸棲行瞥了一眼,提起手里的刀,一刀劈開大門,沖了進去。

    偏殿中,濃煙撲鼻,火星四濺,地面上東倒西歪地躺滿了宮女和太監,一個疊一個,應是吸入了太多的煙塵,導致的昏迷。

    陸棲行瞇起眼,借著桐油引起的火光,飛快地掃了躺在地上的半死不活的宮女太監一眼,他有種預感,傅芷璇不在這兒。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一個一個翻開查看。

    “王爺,咳咳咳,這屋子里的火勢太大了,很危險,你先出去吧,小人們把他們都拖出去!”跟過來的將士焦急地勸道。

    他們也想幫忙,但無奈的是這些人都沒見過傅芷璇,因而只能找一找偏殿的各個角落,以免蕭太后把人藏在殿內。

    陸棲行充耳不聞,以最快的速度把躺在地上的人翻開看了一遍。結果不出他的預料,傅芷璇確實不在這里。

    他提起腳,躲開蹦過來的火星子,飛快地往外走去,邊走邊說:“抓兩個還沒死透的,潑醒審問他們?!?

    身后的將士忙點頭:“是,王爺?!?

    ***

    院子里,陸棲行一走,侯巖庭沒了顧忌,當場就讓人動起手來。

    蕭太后身邊跟的都是忠于她的死士,心知是活不了,秉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心理,一個都豁出去了,拼命地廝殺,一時竟沒落下風。不過到底人太少,沒過多久,就被侯巖庭的人馬給壓了下來。

    不過短短小半柱香的功夫,地上就躺了一堆血淋淋的尸體。

    初月見他們已無回天之力,眼中閃過一抹怯意,忽地雙膝一彎,跪在地上,朝蕭太后磕了個響頭:“娘娘,奴婢下輩子再伺候娘娘!”

    言畢,抓起旁邊的一柄帶血的鋼刀插、入胸口。鮮血噴涌而出,她嘴角含笑,在倒下去的那一瞬,戀戀不舍地看了蕭太后一眼:“奴婢先去給娘娘探路了?!?

    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等蕭太后反應過來時,她已經倒在了地上,再無聲息。

    “初月……”蕭太后痛心地低喃了一句,明白她這是怕禁受不住陸棲行的酷刑,會忍不住說出傅芷璇的下落,因而自盡。

    饒是鐵石心腸如蕭太后,也不禁為初月的忠心動容。

    不過這動容也不過是短短一瞬的事,很快她的臉色又恢復了平靜,安安靜靜地坐在那張華麗的輪椅上,連手擺放的姿勢都沒變。絕世唐門 www.jueshitangmen.info

    陸棲行出來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他疾步上前,蹲下身,不甘心地往初月的鼻端一探,見她徹底沒了呼吸,只能恨恨地站了起來,望向侯巖庭。

    侯巖庭知道他不高興,立即示意屬下把活捉的那幾個士兵推上去,審問道:“傅芷璇呢?你們誰能交代出她的下落,不但能保主性命,還賞金百兩!”

    他這也算是下血本了,但這幾個士兵都是后面才進來的,壓根兒不知道先前院子中發生了什么事,哪回答得上這個問題。

    見他們誰都不張嘴,侯巖庭很是尷尬,硬著頭皮瞥了陸棲行一眼。瞧見后面的士兵拖出來的兩個太監,連忙讓人往他們的頭頂潑了兩盆冷水,但這兩人還是躺在那兒,連手指都沒動一下。

    旁邊的軍醫蹲下身,翻開兩個太監的眼皮看了看,搖頭道:“吸入的濃煙太多,沒救了?!?

    毫無疑問,陸棲行的臉色更沉了。侯巖庭很是無奈,正欲說兩句話安慰他,卻看見火光已經從偏殿蔓延向主殿,整個云光殿都籠罩在了火光中,而陸棲行已經轉身往主殿奔去。

    他忙上前一步,拉住陸棲行:“王爺,這殿內殿外都搜過了沒人?;饎萏?,房梁隨時會塌,太危險了,你乃千金之軀,實不宜冒險?!?

    陸棲行用力拂開他的手:“本王心中有數?!?

    然后飛快地跑進了主殿中,一間一間屋子的尋找,每一次帶給他的都是無盡的失望。

    等把主殿也挨個尋了一遍,還是沒找到人,陸棲行急得一拳捶在了火熱的墻壁上,低低地咒罵了一聲。

    “王爺,傅夫人會不會被轉移了?我已安排人在宮里搜索,想必很快就會有消息的。你不必憂心,一個大活人,總不可能憑空消失了?!焙顜r庭走過來安慰他。

    陸棲行右手手背抵在額頭上,半閉著眼沒有說話,他有種預感,傅芷璇一定還藏在這云光殿的某個角落里,等著他去救她。

    思忖半晌,他忽然一個轉身,像一陣風一樣,沖到蕭太后面前,死死盯著她:“用她一命換陸謹嚴一命!”

    這話一出口,別說蕭太后,就連侯巖庭也吃了一驚,忙走過去,低聲喝道:“你瘋了,朝臣們不會同意的?!?

    畢竟,陸謹嚴的存在是先帝的畢生恥辱。留下他,整個皇室都要蒙羞,而且還有蕭氏的殘余反黨也會心存幻想,指不定會惹出什么幺蛾子。

    而且還有許多先前忠于先帝的一系官員,尤其是以曹廣為首的官員,定會心生不忿,于大局不利。這種禍害絕對不能留下來,否則后患無窮,以后也會成為陸棲行的污點,在史書上留一筆。

    陸棲行不為所動,看也沒看他一眼:“本王自有辦法說服他們?!?

    侯巖庭見他一意孤行,氣得悶哼了一聲,無奈地退了下去,飛快地吩咐底下的士兵尋人。再不把人找到,還不知會出什么事。

    蕭太后見了,哈哈哈大笑起來,臉上帶著一種不同尋常的興奮:“不曾想,你們陸家還真出了個癡情種。辰王啊辰王,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哀家到了地下,見到先帝,也有……”

    “你還想不想要陸謹嚴的命了!”陸棲行粗暴地打斷了她。眼看整座云光殿都要被大火吞噬殆盡,他心里越發焦急,深恐傅芷璇還留在這殿內的某一個角落,驚恐無助。

    “他若落入你們手里,哀家倒希望他速速死去,也免受你們的折磨和羞辱?!笨粗募比绶俚臉幼?,蕭太后臉上的笑容越擴越大:“陸棲行,哀家要讓你后半輩子都活在悔恨和內疚中,你記住了,你心愛的女人是因為你,活活被大火燒死。她是因你而死,是你害了她……”

    她的每一句都往陸棲行的心窩子里戳。

    陸棲行感覺自己的心被撕裂開了一個大大的口子,鮮血淋淋,疼得他面色發白。蕭氏說得對,是他害了傅芷璇,若沒有他,她一定平安地活在這世上的某一個角落,安安生生地過一輩子,哪會遭受這種無妄之災。

    “王爺,火勢蔓延到院子里了,這里也不安全,咱們先退出去?!焙顜r庭上前,輕聲勸道。

    院子里松柏葉子已經噼里啪啦地燃燒起來,被風一吹,竄得老高,火星濺到地上、花叢中,引燃了枯葉,向他們這邊逼近。侯巖庭感覺到四周的溫度在急劇上升,心知這地方不能留了。

    陸棲行抬起頭,他那雙眸子比無邊的暗夜還黑,還沉,像一譚死寂的湖水,沒有任何的活力,說出的話也令人膽寒:“把蕭氏的舌頭拔了,綁起來,投入天牢,本王要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眼睜睜地看著她的奸夫和孽種遭受千刀萬剮之刑!”

    侯巖庭心知他是以這種方式發泄心中的憤怒和傷心,索性隨他去,反正蕭氏也是罪有應得。

    他立即吩咐下面的人把蕭太后帶走。

    但那士兵一碰觸到蕭太后立即嚇得松開了手,用驚恐的語氣道:“候統領,她……她一身硬梆梆冷冰冰的,像石塊一樣?!?

    侯巖庭不信,上前兩步,碰觸了一下蕭太后的手背,發現真如這兩個士兵所說,他驚得眼珠子都掉了出來,扭頭望向陸棲行。

    陸棲行上前,彎腰盯著蕭太后,發現她咽喉處的流淌出的血都已經凍住了,神色變了又變:“她應是服了傳說中的前朝禁藥——化石散!”

    難怪自他們進來開始,她就一直坐在椅子上,沒挪動過半步。

    “這種藥不是失傳了嗎?”侯巖庭驚訝地說。

    所謂的化石散并不是真正的化為石頭,只是服下這一味藥后,人會從腳都頭,慢慢失去知覺,無知無覺地死去。而且死后很長一段時間,都能保持原貌,若不是渾身冰冷僵硬,看起來就跟睡著了沒什么兩樣。

    據說這味藥是前朝一位追求長生的皇帝在無意中煉出來的。曾一度在后宮中很是盛行,但因為濫用,害了不少人,被后來的皇帝禁止,丹方和成品的丹藥都被銷毀。這都上百年了,也不知蕭太后從哪兒弄出來的,還用在了她自己身上。

    服用這種丹藥,聽起來似乎是一種很平和的死亡方式,但這個過程會持續一兩個時辰。在這個過程中,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腳失去知覺,然后蔓延到全身,最后慢慢步向死亡,承受力稍微弱一點的,只怕都會被這種死亡的恐懼所逼瘋。

    知道是這種禁藥后,侯巖庭也不得不贊嘆,蕭氏果真是一個狠人,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見被陸棲行一語道破這藥的來歷,蕭太后勾起唇,眼神不懼不避地迎了上去,輕輕笑了:“可惜不能如你的愿了。辰王,你本來有無數次機會救你心愛的女子……”

    有什么比明知自己的心愛的人陷入了危險,卻一次次地擦肩而過,明明有無數次機會能救她,全因他一時的大意,遺憾錯過更令人痛心的呢?這遠遠比一刀殺了傅芷璇,丟一具尸體給陸棲行更讓他痛苦。

    她說到做到,陸棲行壞她好事,她也要讓他悔恨終身,日日夜夜活在自責和痛苦的深淵中,終生不得解脫。

    蕭太后的睫毛輕輕扇了扇,然后忽然定格在半睜半閉眼的模樣,再無動靜。侯巖庭見了,伸出一指探向她的鼻端,半晌后,搖了搖頭:“她死了!”

    陸棲行哪管她死不死,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地盯著院子不斷燃燒起來的火光。

    蕭氏說他本來有機會救阿璇的,也就說,他剛才曾一度離阿璇很近,那會是哪個地方?

    “王爺,蕭氏在云光殿囤了太多桐油,短期內無法撲滅,咱們先出去再說?!毖劭椿鹕嗤@邊撲來,侯巖庭再次催促道。

    但陸棲行不但沒理會他,還舉起右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侯巖庭一臉莫名:“發生什么事了?”

    陸棲行扭過頭看他:“你有沒有聽到咳嗽聲?”

    侯巖庭指著身后那群士兵:“大家都在咳啊……咳咳,這么多煙,咳嗽再尋常不……喂,王爺,你去哪兒?”

    陸棲行沒理會他的呼喚,拔腿往往假山處跑去,他剛才就在此處聽到物體掉落的聲音。他跑到假山處,在那附近轉了一圈:“阿璇,你就在這里,對嗎?”

    “嗯,陸棲行,我在這兒……”傅芷璇的聲音若隱若現,被噼里啪啦的燃燒聲給蓋住了。

    但還是沒逃過陸棲行敏感的耳朵,他終于尋出傅芷璇的位置,臉上一片狂喜,走過去用力抱起被大火烤得滾燙的石頭,丟到一邊,連續搬開了兩塊石頭,他終于看到趴在那兒的傅芷璇。

    火光中,兩人一身狼狽,臉上黑乎乎的,沾滿了灰塵,可兩人都不在意,這一刻,他們只看得到彼此,一眼萬年,時光仿佛定格在了這一刻。

    不放心跟過來的侯巖庭見陸棲行真的從石頭縫里挖出個女子,嚇了一大跳,他看著不住往這邊竄的火苗,忙張口提醒這兩個有情飲水飽的人。

    “王爺,這位夫人似乎受了傷,咱們先出去吧?!?

    他一說,陸棲行才發現,傅芷璇的雙手上全是傷口,手腕腫得老高,血肉模糊,令人不忍直視。

    再一看地上那團被磨斷、毛毛乎乎的繩子,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讓你受苦了?!标憲行⌒囊硪淼厣斐鍪?,把她抱了起來,跳下假山,飛快地往外走去。

    一跨出火光漫天的云光殿,他就再也撐不住,身子突然一歪,往地上倒了下去。

    “王爺,王爺……”

    “王爺因為失血過去暈倒了,快去請太醫!”

    此起彼伏的叫聲在云光殿外響起,然后是匆忙離去腳步聲。

    而曾經一度華麗輝煌的云光殿在火光中,同它的主人,含笑坐在椅子上的蕭太后一道化為了灰燼。

棄婦歸來最新章節地址:https://www.rmxs8.com/shu/73387.html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地址:https://www.rmxs8.com/73387/

棄婦歸來txt下載地址:https://www.rmxs8.com/txtxz/73387.html

棄婦歸來手機閱讀:https://m.rmxs8.com/7338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一百三十三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棄婦歸來》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pdhifv.live)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 棄婦歸來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中彩票图